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中洲云月录 > 章节目录 第66章 ,刀非刀
    萧云青警觉了起来,收起剑带上面纱便到院外打探。

    见一个中年宦官着一群御用军正往院内闯。

    “你们干什么?”萧云青吼道。

    中年宦官怪气地说道:“你哪来的?没见到我们在办案吗,滚一边去。”

    萧云青见此人如此嚣张,又见眼前有一伙御用军,心头的怒火顿时燃烧得烈了起来。

    中年宦官见萧云青迟迟不肯退开,便大声呵斥起来:“还不滚开,莫非你与那贼厮是同党?”说罢便叫那些御用军去捉拿。

    见御用军提刀向自己扑来萧云青立马挥刀迎了上去。

    只见他左右游走,脚步如风,剑如云流水般刺向御用军。御用军也不题省油的灯,躲过剑锋,挥刀劈向萧云青。

    萧云青脚步实实虚虚,躲了开。

    忽然一名御用军从背后袭了过来。萧云青顿觉背后生风,脚步向旁一摞,顺势将剑向后一刺。瞬间血溅天地剑正刺中了敌人的喉头,那人当场气绝而亡。

    那宦官见出了人命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叫喊“此人是同党。”

    其余的御用军见同伴死了便不敢上前。

    萧云青见了御用军的血,想到自己死去的爹娘不禁杀意大起。

    中年宦官见状发疯似的催促御用军。而御用军却并不将宦官的话放在眼里任其喊叫唤却始终不敢上前。

    萧云青此刻己如走火入魔般步步紧逼御用军。忽然一名御用军惶恐地冲到了上来。萧云青挥剑挡住刀刃,一拳击在了来者的面颊。那人顿时眼冒金星,趁此刻萧云青挥剑横劈将此人毙于剑下。

    众人见此情景早己失了魂。还未等萧云青回过神来早已逃之夭夭。

    中年宦官吓得两腿发抖,跪在地上直呼饶命。可萧云青并未理睬提剑便朝御用军追了过去……

    舒莺一直远远地躲着她也痛恨御用军,可见到萧云青如此杀戮也不免心痛。

    待萧云青回到院中瞧见他满身鲜血,舒莺自然吓着了。

    但更让她受惊的是,那老乞丐又出现在了房间里。

    萧云青见其神出鬼没心想此人定是武功了得,随及拔剑便去试探。

    剑直逼过去,就在千均一发之际连清子终于出手了,只见两指一挥一股气流直冲向萧云青。萧云青还未反应过来那剑己被连清子用手指钳住。

    萧云青赶紧弃剑,一拳打了过去,可连对方一丝发须都未碰到。定睛一看老乞丐己经消失在了眼前。

    回头一看连清子己到了门口。

    “前辈留步!”萧云青喊道。

    可连清子丝毫没有答理,将手里夺取的剑扔到地上便快步走了出去。

    萧云青立马上前追去,可无论怎么始终也追不上。

    第二天邻舍的公鸡刚打完一遍鸣,那院子门人便传来了动静。萧云青一惊赶忙从休憩的大槐树上跃了下来。

    此刻他发现自己已被一群黑衣人包围了在来!

    萧云青提剑在手,气氛凝重。

    “少侠。”忽而一个阴气的声音传了来,萧云青一瞧正是昨日的中年宦官。

    “少侠不要惊慌,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中年宦官说罢从黑衣人后面走上前来。

    萧云青见其目光诚肯也就放下了戒备。只听那宦官说道:

    “有人要见少侠,还望少侠赏脸走一趟。”

    萧云青啍啍一笑:“你一个阉货有什么脸面。”

    那宦官一听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冷冷地笑了一声,然后狠狠地说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毕只见他手一挥顺着他的手望过去,两个黑衣人正将舒莺从房间拖了出来。

    萧云青骂道:“卑鄙。”

    ……

    萧云青只能听从了中年宦官的话。在宦官的引领下他被带到了另一处大院中。刚一进院便围上一伙宦官,不仅缷了他的配剑还将他全身搜了个遍,直到确定他没了兵器方才放过他。

    萧云青被那中年宦官领到了一间屋内走进屋内萧云青一眼便见一个着红袍的老宦官闭着眼坐在了里面。

    老宦官正是禁衙督主左千秋。

    “老祖宗,人来了。”一个小宦官小声地在一旁提醒到。

    “嗯。”左千秋应道。只见他睁开眼睛朝萧云青走了过来。

    “你们都出去。”左千秋哼了一声命令道。

    屋内所有的人便利索地退了出去。

    “听说你昨日追杀了好几名御用军?”左千秋问道。

    “御用军都该死。”萧云青说道。

    “好!”左千秋忽然朗声呼道,“难道你不知道与御用军为敌的下场吗?”

    萧云青哼哼一笑,说道:“我与御用军有仇,他们杀了我爹娘我恨不得杀光他们。”

    只听左千秋又说道:“你手上已经沾了御用军的血,那杂家就有话直说了……”

    萧云青听左千秋说来方才知道这禁衙与御用军素来不和,两边私斗得严重。

    “你以后就替我禁衙卖命吧。”左千秋说道。

    萧云青听完之后并未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

    “以你一人之力对付得了御用军吗?”左千秋在一旁问道。

    不能!萧云青心里回答道。

    “你以为你武功高就能逃出御用军的魔爪?”左千秋又说道。

    不能!萧云青心里又回答道。

    “你能保证身边那位姑娘的安全?”左千秋再次说道。

    萧云青心里彻底失去了顾忌,跪再地上拜了一拜:“晚辈愿听公公号令!”

    ……

    萧云青就这样入了禁衙。

    在往后的日子里萧云青死心踏地地为左千秋卖命,而那老宦官左千秋见他办事果断出手干净极为喜欢,不仅给了他丰厚的赏赐还收了他为干儿子。

    虽然想拜左千秋为干爹的人很多。但对于萧云青来说却是极不愿意的可左千秋偏偏有意收他萧云青也无力违背。

    “原来你是萧天行的儿子。”一日左千秋忽而对萧云青说,“?把你原来的名字忘掉,从今日起改作’刀非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