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打斗!
    “是是是,宛儿,打三斤竹叶青上来。”劳德诺连忙点了点头,朝身后的岳灵珊喊了一声。

    随后,又进厨房把碗拿了上来,说道:“不瞒众位客官,小老儿姓萨,原是本地人氏,长年在外做生意,可后来,儿子媳妇不幸遭难,心想着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这才带着孙女儿回故乡来。哪知道离家四十多年,家乡的亲戚朋友一个都不在了。刚好这家酒店的老蔡不想干了,三十两银子卖给了小老儿。唉,总算回到故乡啦,听着人人说这家乡话,心里就说不出的受用,可惭愧得紧,小老儿自己可就不会说啦。”

    说话的功夫,岳灵珊低头托着一只木盘走了出来,将三壶酒放在桌上,又在林平之等人面前放了酒杯筷子,随后低着头走了开去,始终不敢向客人瞧上一眼。

    林平之见这少女身形婀娜,肤色却黑黝黝地甚是粗糙,脸上似有不少痘瘢,容貌甚丑,想是她第一次做这卖酒的勾当,因而举止甚是生硬,当下也不在意。

    另一边,史镖头拿了一只野鸡、一只黄兔,交给劳德诺,说道:“萨老头,你且拿去洗剥干净喽,炒上两大盆,拿来给我们下酒。”

    劳德诺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爷们要下酒,且先用些牛肉、蚕豆、花生。”

    岳灵珊也不等劳德诺吩咐,便将牛肉、蚕豆之类端上桌来,

    郑镖头指了指林平之,说道:“这位林公子,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少年英雄行侠仗义,挥金如土。你这两盘菜倘若炒得合了少镖头的胃口,你那三十两银子的本钱,不用一两个月便赚回来啦。”

    “是,是,多谢,多谢!”劳德诺连连道谢,接过野鸡、黄兔回到厨房内。”

    劳德诺与林平之几人扯皮之时,林云本听得有味,忽然,林云眉头微皱,微微侧耳听了听,听到门外官道上有马蹄声响,抬头望去,只见两骑马自北边官道上奔来,林云眼中精芒一闪,知道领盒饭的来了。

    “真是有够悲催的,才一出场就被干掉了。”林云心中暗自嘀咕,随后微微一笑,不再理会,继续喝酒。

    “这里有酒店,喝两碗去!”须臾之间,两骑马便奔了过来,其中一个汉子用川蜀口音喝道。

    声音落下,便见两个头上缠着白布,身穿青布长袍似是斯文打扮,却光着条腿,脚下赤足,穿着无耳麻鞋的汉子,在将坐骑系在店前的竹子上后,便走了进来。

    向林平之和林云等人晃了一眼后,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其中一个年轻汉子喝道:“拿酒来,拿酒来,格老子福建的山真多,硬是把马也给累坏了!”

    “是川蜀之人。”郑镖头在林平之耳边轻声说道。

    林平之看着走进来的两个川蜀汉子有些诧异,福州怎会突然出现两个川蜀人呢?

    “要什么酒?”看到来了客人,扮成酒女的岳灵珊走了过去,低着头低声问道。岳灵珊面容扮的丑陋,可声音却没变,棚是清脆动听。

    那年轻汉子一怔,突然伸出右手,托向岳灵珊下颏,笑道:“可惜,可惜喽!”

    岳灵珊吃了一惊,急忙后退几步。另一名汉子笑道:“余兄弟,这花姑娘身材硬是要得,一张脸蛋嘛,却是钉鞋踏烂泥,翻转石榴格老子好一张大麻皮!”

    那汉子一翻话语说的余姓男子哈哈大笑。

    林平之听在耳中,气往上冲,伸右手往桌上重重一拍说道:“什么东西,两个不带眼的狗崽子,却到我们福州府来撒野!”

    而一旁的林云却是连头都没抬,继续喝酒,毕竟知道这一段剧情。不过心里却是暗暗点头,满意不已:“自已刚出来闯荡江湖之时不就是这样的吗,虽然现在稳重了不少,但那份热情依旧不减。”想着,心里有了一些想法。

    “贾老二,人家在骂街哦,你猜这龟儿子在骂那个!”那余姓汉子听到林云之的喝骂,先是脸色一变,随即似变脸一般,撇了一眼林平之,笑嘻嘻的说道。

    林平之听到那余姓汉子的话,抬手拿起桌上的小酒坛向其砸去,那余姓汉子跳起一脚踢出,踢碎酒坛,皱眉看了林平之一眼,随后突然一笑,说道:“你这个小子,上台唱花旦还可以,打架嘛,还差那么一点点。”说着,转身跳在凳子上,还比了比手指。

    余姓汉子话音刚落,郑镖头‘哼’了一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说道:“这位是福威镖局的林少镖头,你好大的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说完便纵身一跳,从桌上踏过,向那余姓汉子踢去。余姓汉子跳在桌上躲过这一脚,随后二人斗在一起,没斗上几招,郑镖头被一脚踢出店外。

    余姓汉子看了看郑镖头,抬脚踩在桌子上,拍拍鞋说道:“福威镖局是干啥子的哦,从来没听到过。”接着看了才平之一眼喝道:“看啥子看!看啥子看!”

    林平之看了一眼郑镖头,转过头来看向余姓汉子说道:“福威镖局是专打狗崽子的!”接着一拍桌子,站起来,飞身向余姓汉子踢去,余姓汉子翻身躺在桌上和林平之对踢了几脚,林平之借着力道跃于阁楼上,余姓汉子随即也跟着跳上来,和林平之打斗起来。

    林云坐在桌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二人打斗,已经无力吐槽了:“这林远图也真是有够可以的,不说为儿孙留下点拿的出手的功夫,唯一留下的还是本阉割版的辟邪剑谱,让林家高不成低不就的,就算不是亲生的也不用这么坑吧!”

    “喂,书生,你不害怕吗?”原本关注着二人打斗的岳灵珊,突然看到林云,见他不仅不害怕,还饶有兴致的看着,不禁有些好奇,走过来问道。

    突然传来岳灵珊的声音,让林云微微一怔,看了岳灵珊一眼道:“你一个姑娘家都不害怕,我堂堂七尺男儿又有何惧?再说,又不是我打架,我怕什么!”

    “哼!”原本对林云还有些钦佩的岳灵珊,听到最后一句话,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林云,快步走到劳德诺身边。林云则是笑笑,继续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