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揭露!辟邪剑谱!
    林云转头看了看已脸色大变的劳得诺问道:“不知我说的可对?”

    “二师兄?”岳灵珊看着脸色大变的劳德诺,心中疑惑。

    岳灵珊的一声二师兄,让劳德诺也无法继续演萨老头,不过还是强压住心头的慌乱,沉声说道:“公子说笑了,我只是华山派岳不群二弟子,不是什么嵩山派左冷禅的三弟子。”劳德诺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而且,公子既然知道我和小师妹的身份,只怕也不是普通人吧,莫不是魔教中人来挑拨离间的?”

    劳德诺只几句话便将问题引到了林云身上,戴上了魔教这么一顶帽子。岳灵珊一听,顿时一惊,急忙拔出长剑,指向林云。毕竟现在正魔两道都不怎么对付,虽然还没到喊打喊杀的地步,但也差不多了。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即能道出你的身份,自然知道你的一切。这些年来你为左冷禅传了不知多少华山之事,你当真以为没人知道?”林云冷冷一笑,其实林云也并不是非要揭穿劳德诺的身份,只是不知为何,一见到劳德诺,林云心中就极不痛快。

    见劳德诺不知所以,林云继续刺激道:“其实岳不群早已知道你的身份,只是为了麻【痹】左冷禅,再加上你还有些利用价值,这才留着你,不然,你早就死了。”

    “什么?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次劳德诺沉不住气了,不禁惊呼出声,神色惊恐。想想岳不群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随时都会杀了自已,只因还有些利用价值才留着,而自己还蒙在鼓里,不禁脖子发凉,冷汗直流。

    “二师兄,你真是卧底?”岳灵珊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又听到劳德诺的惊呼,顿时气极,质问道。

    “小师妹千万不要相信,这人定是魔教派来挑拨离间的。”劳德诺急声说道,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寒芒,手悄悄的伸进衣袖之中握住剑柄。

    “是吗?那你为何如此慌张?”岳灵珊如何肯信。

    “这是因为……去死吧!”劳德诺话未说完,便拔剑刺向岳灵珊。

    虽有多年同门情谊在,但岳灵珊心中早已警惕,看见劳德诺刺来的剑,抬手挥剑挡去。

    “我杀了你!”愤怒的女人是可怕的,愤怒的岳灵珊同样可怕。岳灵珊一剑挡开劳德诺的剑,又顺势向劳德诺的脖子削去。劳德诺急忙向后躲去,可终究躲避不急,被一剑削断咽喉,不多时,便已气绝。

    随后岳灵珊转身,剑指着林云问道:“你到底是谁?”

    “嗯!这个嘛……不告诉你!”说完,也不理会气闷的岳灵珊,径直向往走去。

    …………分割线…………

    “岳姑娘,你跟着在下做什么?”西门大街酒楼前,牵着马的林云无奈的转头看去。只见身后一个清秀可爱,相貌娇美,拿着剑的女孩,正愤愤的看着林云。

    这女孩便是岳灵珊了,突然被林云转身这么一问,岳灵珊梗着脖子道:“谁跟着你了,这路又不是你家的,本姑娘不能走?”

    “可是你已经跟了在下几条街了!”林云微微无奈。

    “本姑娘只是来吃饭而已,你管的着吗?”岳灵珊看了看一旁的酒楼,眼珠一转,巧笑嫣然的说道。

    看着岳灵珊的得意样,林云已经不想理会了,现在的他饿的要死,只想吃饭。在将马交给店小二后,便径直向二楼走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而岳灵珊紧跟着上来,在林云不远处另一张桌子上坐下,就这么看着林云。

    “岳姑娘,你这么一直盯着在下看,很容易让人误会的!”林云嘴角微微一扬说道。

    岳灵珊听了,当即俏脸一红,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

    “客官,您的菜饭!”这时跑堂的伙计将两人的菜饭端了上来,岳灵珊顿时松了口气,吃起眼前的菜饭来。

    林云好笑的看了看岳灵珊,摇摇头,低头吃饭。

    一刻钟后,林云吃完,放下银子,便起身向楼下走去。岳灵珊见状,也赶紧扔了块碎银在桌上,跟着林云向楼下走去。

    福州城内百姓众多,街道纵横,林云在街道上左转右拐,走了近一刻钟后,这才来到了向阳巷之中。

    “你这是要去哪里?”一旁的岳灵珊跟着林云转来转去,有些迷糊,出声问道。

    “林家老宅。”说完,便向着小巷内走去,不多时,林云便在小巷的尽头看到了一座老宅。

    只见老宅的围墙坑坑洼洼,灰色的围墙斑驳不堪,多有雨水冲刷的痕迹,许多藤蔓盘绕于墙上,更添几分荒凉。

    若不是老宅门上的匾额上写着‘林宅’两个落漆大字,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这座如此破败的宅子,竟会是威名赫赫的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家的老宅,也没有人能想到这个宅子里面竟然还藏着一本能引起江湖腥风血雨的剑谱。

    只见老宅的大门突然自动打开,林云径直走了进去,随后又突然自动关上。看了看四周,宅内一个人都没有,这让跟着进来的岳灵珊很是好奇,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要告诉你?”林云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你还有没有君子风范了。”岳灵珊有些愤愤的说道。

    “我?”林云指着自己,转头看了看岳灵珊,摇摇头,很干脆的说道:“没有!”

    “你……哼!”岳灵珊冷哼一声,狠狠在地上跺了一脚道:“你这书生太可恶了,简直就是无耻混蛋!”

    没有理会岳灵珊,林云打量了下宅子,这老宅早已荒废多年,宅内杂草从生,寂静异常。林云虽然没有看过小说,但是小说改编的影视剧他却有看过。知道《辟邪剑谱》就藏在一间佛堂中。

    神识向四周扫去,不过一息时间,林云便在一个小角落内找到了一间小小的佛堂。

    佛堂前很是普通,前面放着一个极旧的蒲团,后面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叠整理好的佛经,一个木鱼,一个钟磬,正对着桌子的墙上,挂着一张陈旧的水墨画,画的却是一张背对众生的达摩老祖之图。

    虽然知道这图的用处,但林云也不去细看,因为他已经在屋顶的瓦片中‘看’到了一件红色的袈裟,微微一笑,林云伸手一招,在瓦片‘咔咔’作响间,袈裟已然飘出。

    岳灵珊见一旁的书生先是闭上眼睛,随后又向一个方向伸手一招,像是要接住什么一般。顺着方向望去,只见一红色物件从远处飘来,落于书生手中,岳灵珊细细一看,是一件袈裟。“这是什么功夫,竟能隔空取物,还是这么远的距离。这书生难道是什么不出世的绝世天才?”岳灵珊心中震惊。

    林云自是不知岳灵珊心中所想,将袈裟打开一看,入眼便是稍大点的四个字《辟邪剑谱》。后面则是一排排蝇蝇小字,而第一句便是:“若练此功,必先自宫!”看的林云跨下一凉。

    “辟邪剑谱,这不是百年前威震江湖的剑法吗?怎么会在这里?”岳灵珊捂着小嘴惊呼。

    “自……自宫?难道你要练这个?”岳灵珊问道。

    看着岳灵珊那怪怪的眼神,林云一脑门的黑线,没好气的说道:“不练!”

    “那你拿来做什么?”岳灵珊一脸的不信。

    “给别人练啊!”既然决定了要帮助林平之一家,自然要帮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