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余沧海!
    “福威镖局!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麻烦!”

    “他们惹你了吗?”

    “没有!”

    “那你干嘛要找他们的麻烦!”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多问题!”

    “不能!”

    福威镖局前,一男一女正说着话,男的一脸的无奈,女的则笑嘻嘻的。这两人正是从林家老宅内出来的林云和岳灵珊了。

    找了处人少的地方,林云纵身一跃,进了府内。

    忽然,林云眉头一皱,快步向前走去。岳灵珊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一片小园内,林震南、林平之等十几个人正围在一起。地上躺着一人,林震南正在检查。

    只听其中一个趟子手说道:“身上已经冰凉,可是一点伤都没有,看起来也不像中毒。”

    林震南拍拍手,起身说道:“嗯,通知账房料理一下,先给他们家送一百两银子去。”

    “是!”先前说话的趟子手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咦!这不是今天来喝酒的那人吗?怎么死了!”岳灵珊走上前去,看了看躺在地上那人,顿时认了出来。

    “被人杀的!”一旁的林云面无表情的说道。同时神识涌出,探向整个镖局。

    “被谁杀的?”岳灵珊疑惑道。

    “请问二位是什么人,来我福威镖局有何事?”这时,听到声音的林镇南众人也发现了林云二人,沉声问道。

    林云却是理也不理,抬头向屋顶望去,右脚轻点地面,飞身跃起,落于左手边屋顶上。只见屋顶上面正趴着一人,这人身形消瘦,一身的黑色长袍,头戴高冠帽,正是余沧海。

    不等余沧海反应,林云就闪至余沧海身旁,一脚踢出。

    “嗷!”

    岳灵珊,林震南等人只听见屋顶上一声嚎叫,抬头望去,却见一黑影落下,众人一惊,急忙闪开。

    砰!

    “啊……”

    “啊!是余观主,你这是……”见黑影落地,众人望去,是一个人。林震南细细一看,却是认出了此人。而此时的余沧海却是正捂着跨部哀嚎不已。

    “快,快扶余观主起来!”林震南吩咐道。几个趟子手听后,连忙上前,将余沧海扶起来。

    “林震南,若你知道此人是来灭你满门,为的就是得到‘辟邪剑谱’,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去扶他呢!”林云从屋顶跃下,对着林震南说道。

    “这……”林震南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信。

    “你,你是白衣剑神林云?”余沧海强忍疼痛,恐惧的盯着林云,颤声问道。

    “什么?白……白衣剑神林云!”林震南等人听后,惊骇不已,一旁的岳灵珊捂着小嘴,一脸的不敢置信,瞪大了眼睛,盯着林云。

    “咳咳……哪个,岳姑娘,你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林云嘴角一翘,戏谑的说道。

    岳灵珊脸上一红,嗔怒的瞪了林云一眼。

    虽然林云说的轻松,但余沧海却不敢有任何的放松,他本就心中有鬼,想想此次前来的目的,现在被这杀神知道了,心中更是发颤。

    因为,林云除了有个白衣剑神的名号外,还有个白衣杀神的称号。

    当初林云游历到广东琼州府,那里有一个帮派,名为长乐帮,帮众数百人,此帮派乃属魔教一派,整日为非作歹,常常将附近郡县漂亮的女子抓来淫乐,折辱致死。所以不论百姓,还是官家,无不痛恨。便是正道门派也来围剿过几次,只是这长乐帮虽不如五岳剑派和青城松风观那样强大,但也差不了多少,再有其他魔道教派相助,几次都无功而反,所以这长乐帮更是嚣张,一直逍遥到现在。

    而林云知道后,大为震怒,当即一人一剑便打上门去,经过一翻撕杀后,长乐帮数百人无一幸免。众魔教知道后,派了数十高手前来追杀,却都被林云一一击杀。

    至此,林云每到一处,若有山贼,或帮派为恶,不论分属正魔,尽皆击杀,至今为此,林云所杀之人也有数千人了,这才有了白衣杀神的称号,之所以没有被说成是杀人魔头,那是因为林云每次都是证据确凿才动的手,正道人士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人家也是在除魔卫道嘛,但是也不会有多欢迎林云。

    “不知林公子到此有何贵干?”林震南拱拱手,小心的问道。

    “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地上这人便是被余沧海的摧心掌所杀,你自可验证。”林云瞅了余沧海一眼道。

    “这……拿刀来。”林平之将身上匕首递给林震南,林震南拿着匕首将白二心腹剖开,将心脏拿出一看,果然,心脏碎成了七瓣。

    “余观主,哼!”林震南怒哼一声,几个趟子手见是真的,赶紧扔下余沧海,来到林震南身边,戒备的看着余沧海。

    而余沧海则是扶着一旁的假山,艰难站立,毕竟林云那一脚踢的太重,应该是碎了。

    “可是,我林家辟邪剑谱……”林震南又有些疑惑。

    林云抬手打断了林震南的话,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林家的辟邪剑谱之所以如此的弱,一代不如一代,完全没有林远图使出的那般威力,那是因为你们所修练的辟邪剑谱有所缺漏,之所以会如此,则是当初林远图传下辟邪剑谱之时,故意漏掉了其中的几个关键之处。”

    “这是为何,远图公为何要这么做?”林震南不明白。

    “其他的几点到没什么,只是这第一关可就难过喽,不仅难过,简直是不可过不能过,若流传后世,实非子孙之福。因此林远图这才隐去其中之关键。这袈裟上记有完整的辟邪剑谱,你拿去看看就知道了!”林云拿出袈裟,递给林震南,而一旁的余沧海呼吸急促,盯着袈裟的眼中充满了贪婪。

    “哼!余沧海,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过我这关吧!”林云看着余沧海冷哼一声。

    余沧海却是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眼神闪烁。

    “自……自宫,这,怎么会这样!”林震南接过袈裟,展开细看,却是被开头一句给吓着了。

    林云耸耸肩说道:“这就是林远图不把真的剑谱传下的原因,这……”

    “啊,小心……”岳灵珊突然惊叫一声,原来余沧海趁着林云说话之间,突然拔剑刺向林云。

    “哼,不知死活!”林云冷哼一声,扇子在手中挽了一圈,拍打在剑身之上,将剑拍开,随即又顺势点出,点在余沧海额头,一股劲力直透余沧海脑内,将其大脑绞成浆糊。

    “呃呃!”余沧海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林云,眼中充满了不甘,随后缓缓闭上双眼,软软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