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灭青城派!
    看着远去的岳不群父女二人,林云摇摇头,不再多想,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这一次,林云却是要去兑现自己的承诺,解决青城派一众弟子。

    ……

    “福威镖局那帮龟儿子我看是不想活喽,竟敢杀我们青城派的人,这次一定要将那帮龟儿子杀个片甲不留!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西城门外,一个小山坳中,数十人正围在一起。这些人头戴草帽,腰围草裙,光着两条脚,足穿无耳麻鞋,正是青城派松风观一伙人。

    “师傅去的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于人豪说道。

    “是不是玩的高兴,赖着不走了,哈哈……”洪人雄哈哈大笑。

    “是极,是极!”方人智摇着折扇,悠悠哉哉的说道。

    “你们不用等了,余沧海已经去见阎王了,不如你们下去陪他吧!”忽然,一道声音传来,由远及近,青城派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白衣青年快步走来。

    “那个龟儿子在这里胡说八道?”候人英怒声喝道。

    “你就是青城四兽之一的候人英?”青年自然是林云,听到候人英的怒骂,走上前去,似好奇的问道,然而,其手上却是不停,也不等候人英回答,就抬手一巴掌扇在候人英脸上,将他打的一个踉跄,止不住的侧身倒去。

    随后,林云又是一脚踏在他的后脑上,‘砰’的一声,脑袋砸在地上,地面都似颤了颤,候人英口鼻溢血,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其他几人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候人英已躺在地上,顿时大怒。

    “你个龟儿子,好大的胆子,给我死!”贾人达大怒骂一声,拔剑刺向林云。

    林云看着刺来的剑,不为所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众人以为他是被吓着了,纷纷取笑道:“哈哈,你看这个龟儿子被吓傻了,这么小的胆子,还学别人打架?”

    听着众人的取笑,林云只是冷冷一笑,待得剑刺到眼前,林云右脚一退,身子一旋,侧身差之毫厘的让过。不等贾人达再出招,林云左手抓住贾人达手腕,用力一捏。

    “啊!”贾人达只感觉手腕一阵钻心的痛,手上无力,握不住剑,掉落下去。

    林云右手一捞,抓住剑柄,顺势就往贾人达的脖子削去。

    “嗤”利刃入肉之声响起,鲜血一阵狂涌。

    “嗬!嗬!”贾人达捂着脖子,竭力想呼吸,却怎么也呼吸不了,最后只能不甘的倒下。

    “你个先人板板的,一起上,杀了这个龟儿子!”其余人纷纷拔剑,一拥而上。

    看着冲在最前的于人豪,林云一抖长剑,剑身贴上于人豪的剑,劲力一发,一绞,于人豪手中之剑顿时崩碎,断成几截。于人豪一惊,便要向后退去。

    林云却是不给他机会,反手握剑,向前大步踏去,速度之快,犹如闪电般,一闪而逝,与于人豪擦肩而过。

    于人豪心中疑惑,怎么走了?心中暗自高兴,正待再退,却感觉脖间一阵剧痛,伸手摸去,触手温热,正要低头去看,却是眼前一黑,便无知觉,倒在地上,一颗头颅‘咕噜噜’滚了好远。

    击杀于人豪后,林云手腕一转,向紧随而至的罗人杰斜向上削去,罗人杰急提剑挡在身侧。

    “叮!”

    “嗤!”

    两剑相撞之声响起,罗人杰的剑应声而断,胸膛上一道巨大的伤口,正鲜血狂涌。

    这时罗人杰才看到倒在地上,身首异处的于人豪。纵使心中不甘,也无可奈何,缓缓倒地。

    “怎么可能,便是我要击败罗师弟和于师弟其中一人都要费上许多功夫,这人是谁,怎会如此厉害,竟能将两人一起击杀。”洪人雄心中惊骇,连忙道:“方师弟,你先带众师弟挡住此人,老子去叫人。”说完也不等方人智答话,向外跃去,脱离战圈。

    “洪人雄,你个龟儿子,我曰你先人板板!”看到洪人雄竟想让他缠住林云,好自己逃命,方人智破口大骂。看着已近在眼前的林云,和刺来的利剑,方人智将一旁的一个师弟拉过来,挡在身前。

    ‘嗤’

    那弟子不可置信的看了方人智一眼,不甘的倒下。

    “呵呵!好一个青城派,竟拿门下师弟挡剑!”林云嗤笑道。随后夺下那倒霉弟子手中的剑,向洪人雄掷去。

    战圈外的洪人雄正自高兴,能够活命时,却感胸腹一痛,低头看去,一把明晃晃的利剑将他刺了个对穿。

    “到你了,准备好了吗?”林云戏谑的说道。

    “不,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不要杀我啊!”看到众师兄弟毫无招架之力便身死,方人智崩溃了,连连跪地求饶。

    “呵呵!求饶吗?那又如何?”林云似自语般说道,一剑削断方人智咽喉。

    随后林云连连踏出,手中长剑挥舞,似白光般,每到一处,白光闪过,便有一人身死,鲜血喷涌间,犹如一朵朵凄美的鲜花在绽放。

    …………

    群山逶迤,林茂竹修,雾漫云飞,山泉汩汩,气象万千,山巅有一泓清泉,在五、六十丈高的悬崖上,飞瀑而出,宛如一条白龙,从青翠的幽谷中溜出;中间,飞瀑泻在两旁层层凹凸不平的峭壁上,最后倾泻入深潭,落在一块如距虎的顽石上,轰鸣作雷声、溅起千万碎珠。潭中,浪起汹涌,雨滴落个不停。四周雾气朦胧。终日毛毛细雨,阳光斜照,彩虹成双,显得光怪陆离,变化多端。

    瀑布下,顽石上,一赤衤果着上身的少年正顶着瀑布,挥舞着手中之剑,将瀑布或削、或劈出道道白痕,却又很快消逝,少年也不在意,继续练剑。

    这少年正是林云,自福州灭了青城派那一伙人后,至今也过了半月有余,林云一路游游走走,途经此处,见此处山清水秀,风景甚美,便稍作停留,练练剑。

    至于为何会在瀑布记下练剑,则是因为林云将扶风剑法练至出神入化的境界后,便停滞不前了,若无法领悟风势,便无法达到超凡入圣之境,不过林云知道,领悟风势并不容易,他需要一个契机,而在此之前,林云想将自己出剑的速度提升。

    三天之后,林云这才继续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