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回雁楼!
    “哈哈哈……”突然,自山岭间传来数声大笑。似是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般,开怀大笑。

    “小心,他要出来啦!”随后,又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好像是在提醒谁。

    “多谢姑娘提醒,不过他追不上我,他轻身功夫不行。”那大笑之人出声说道。

    “狗贼,你我来比比轻身功夫!”又一声音传出,语气有些恼怒。

    行至此处的林云听到这些话语,脑中细细一想,良久,恍然大悟,一拍额头,有些无语的说道:“原来是那三人。”

    不过林云也没有过去,毕竟这大晩上的,四周黑漆漆的,也没什么看头,现在他只想快点赶到衡阳,找个客栈好好的休息一下。

    ……

    第二日天明,林云起身,洗漱完毕后,便来到前堂,要了些菜饭后,自向二楼行去。刚刚坐下没多久,便见一男子带着一尼姑往楼上走来。

    看着那尼姑,林云眼前一亮,但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窈窕娉婷,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林云不免摇头叹息:“可惜!可惜!”

    这两人自然就是田伯光和仪琳了。田伯光早就注意到林云的目光了,见林云叹息,笑道:“书生,你也觉得这样的美人当了尼姑可惜了?哈哈!”

    林云只是摇头笑笑,也不接话,自顾自的饮酒吃饭。田伯光见林云不说话,自觉无趣,便也坐下,点了一堆的酒肉,惊的一旁的仪琳连连念‘阿弥陀佛’。

    不多时,一个腰悬长剑,脸色苍白,满身都是血迹的少年往楼上走来,径直走向田伯光那一桌坐下,一言不发,端起酒碗便一饮而尽。又自己斟了一碗,举碗向田伯光和仪琳道了声‘请’!又一饮而尽。

    仪琳面露欣喜之色,而田伯光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下少年道:“是你!你不是劳德诺吗?劳德诺是个糟老头子,哪有你这么年轻潇洒?”

    少年笑道:“我不是劳德诺,令狐冲才是我的真名。”

    “哦!你是令狐冲,我听说过你,乃是江湖上的俊侠豪杰,华山派的令狐冲令狐少侠!”林云来到令狐冲身旁,似惊讶的问道。

    “不敢当,不敢当!不知少侠是?”见林云听过他的名字,以为林云是江湖中人,便抱拳问道。

    “那里什么少侠不少侠的,在下只是一读书人,姓林名宇。到是令狐少侠,怎么弄的一身是血,受伤了吗?”林云说道。

    “无访,一点小伤,不碍事!多谢林兄关心!”令狐冲无所谓的晃了晃身子说道。

    田伯光出声说道:“喂,书生,坐下喝酒,喝酒!”

    又道:“令狐冲,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便交个朋友如何?令狐兄既看中了这个美貌的小尼姑,在下让给你便是。重色轻友,岂是我辈所为?”

    令狐冲一愣,随既反应过来后笑道:“哎,田兄,这小尼姑脸上全无血色,整日只吃青菜豆腐,相貌决计好不了。而且田兄,我生平一见尼姑就生气,恨不得杀尽天下的尼姑!”

    田伯光笑道:“那又是为什么?”

    “不瞒田兄,小弟生平有个嗜好,那就是爱赌如命,只要是瞧见了骨牌骰子,连自己姓什么也忘记了。可是只要一见到尼姑,那就不用赌啦,赌什么输什么,当真是屡试不爽!”令狐冲摇头晃脑的扯道。

    “哎?不对啊,我前些天去赌访的时候,路上遇见了好些个尼姑,后来到了赌访,那是赌什么赢什么,那天我赢了好些银两呢。再说了,令狐兄,你看这小师傅容貌清秀绝俗,窈窕娉婷,有倾城之姿啊,怎地说不好看?”林云反驳道。

    “哈哈,还是书生有眼识,这尼姑有如此容貌,令狐兄怎地说不好看。”田伯光哈哈大笑道。

    “他夸我好看咧!”而一旁的仪琳则是红着脸想道。

    令狐冲暗自着急,这书生捣什么乱啊!不过还是说道:“林兄,你只遇见了一回,许是其他原因这才运道好,我可是遇见许多次了,次次倒霉。田兄,咱们学武之人,虽武艺高强的占便宜,但归根结底,终究是在碰运气,田兄,你虽轻功独步天下,但要是交上了倒霉的华盖运,轻功再高,也逃不了。”

    田伯光看了看仪琳,摇摇头说道:“令狐冲,我知道你是想救她,才说这些话语框我,但我田伯光独往独来,横行天下,哪里能顾忌得这许多?这小尼姑嘛,且让她在这里陪着便是。”

    就在这时,一个青年忽的跳出,拔出长剑,指着田伯光怒喝道:“你就是田伯光?”

    “怎样?”田伯光看也不看他,饮了碗酒道。

    “杀了你这淫贼!江湖中人欲杀你而后快,你今还敢嚣张?”说罢,青年挺剑刺向田伯光。

    田伯光只将身子一晃,手中已多了一栖单刀,笑道:“坐下!喝酒,喝酒!”随既将刀还鞘。

    再看那青年,胸口已中了一刀,深入脏腑,鲜血直流,青年摇晃了几下,倒向楼板,再无声息。

    一旁的林云看了也不免惊讶,心道:“好快的刀!”

    “书生,你不怕?”田伯光见林云依旧喝酒,眼中没有丝毫惧怕之色,不由问道。

    “怕什么,不就是死个人嘛!”林云无所谓的说道。

    “百城……田伯光,受死!”一道人纵身抢到田伯光身前,连声喝道,出剑疾攻,天松道人攻势虽猛,但田伯光却连身都未动,一直坐在椅子上,天松道人攻了二三十剑,田伯光便挡了二三十招。

    令狐冲见势不对,便立刻提剑向田伯光疾刺而去,田伯光回刀挡开,站起身来说道:“令狐兄,我当你是朋友,你出兵刃攻我,我如仍然坐着不动,那就是瞧不起你,我武功虽比你高,心中却敬你为人,因此不论胜败,都须起身招架,至于这牛鼻子,却又不同。”

    令狐冲冷哼一声道:“承你青眼,令狐冲脸上贴金。”说罢,连攻三剑,一剑比一剑凌厉,剑光将田伯光上盘尽数笼罩。

    “好剑法!”田伯光见这三剑如此凌厉,不由赞道。

    “牛鼻子,你为什么不上来夹攻?”自令狐冲一出剑,天松道人便退开,站于一旁。

    听见田伯光的话,天松道人冷冷一笑道:“我是泰山派的正人君子,岂会与这淫邪之人联手?”

    躲在一旁的仪琳听了,忍不住说道:“你莫冤枉了这位令狐师兄,他是好人!”

    天松道人嗤笑道:“他是好人?嘿嘿,他是和田伯光同流合污的大好人!啊……”天松道人突然捂住胸口,痛哼一声,指间渗出许多鲜血。

    “坐下,喝酒,喝酒!”田伯光还刀入鞘道。

    “别……别杀他!”仪琳以为又要死人,惊叫道。

    “小美人说不杀,我就不杀!”田伯光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