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杀田伯光!
    天松羞愤,捂着胸口冲下楼去。令狐冲想追下楼去相救,却被田伯光一把拉住道:“令狐兄,这牛鼻子骄傲得紧,宁死也不会要你相帮,又何苦自讨没趣?”

    令狐冲苦笑着摇摇头,只是低头喝酒,也不接话。

    “不过……”田伯光语气一转,拔出单刀,钉在林云面前道:“刚才我等打斗,刀来剑往的,还死了人,书生却一点也不惊慌,自顾自的饮酒,如此镇定自若,只怕不是什么读书人吧?”

    “嗯?”便是令狐冲仪琳二人也转头看着林云。

    看着面前的单刀,林云弹了弹指甲道:“告诉你也无访,只是我怕你不想听。”

    “哼,你且说说,这世上还没有什么能让我田伯光怕的。”田伯光一拍桌子,冷哼道。

    林云轻语道:“林云!”

    “什么?”田伯光肝胆一颤,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跑,毕竟‘林云’这个名字太出名,也太吓人了。但又瞧见林云一脸笑意,以为林云是在哄他,顿时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嫌我好欺?讲个假名来哄骗我?”说罢,提刀劈向林云,这一刀又快又疾,眨眼之间,白光闪过,刀已劈到林云面门前。

    “叮”

    林云抬起左手,伸出中指食指,将刀夹住,田伯光拔了拔刀,却是纹丝不动,林云手上运劲,两指一折,将刀折断,田伯光一惊,颤声说道:“你真是林云,白衣剑神林云?”说罢,也不等林云答复,就扔下手中的断刀,自楼上跃下,奔逃而去。

    林云撇了眼田伯光道:“逃?逃的了吗?”随后左手手腕发力,将手中半截单刀刀尖掷向田伯光。

    “啊!”

    正在奔袭的田伯光惨哼一声,自屋顶上落下,摔在地上,抽搐几下,便不动了。

    令狐冲下去查看,只见田伯光仰面躺在地上,身下尽是血迹,将其翻过身来,只见那半截刀尖正中后颈,尽数刺入体内。

    “此处距酒楼有近十丈,可他却能轻易击杀田伯光,且这半截刀尖尽数刺入体内,可见其功力之深厚,而江湖上功力如此深厚,又如此年轻的,只有那‘白衣剑神’林云林前辈了。”

    一念至此,令狐冲起身,来到林云身旁,行了一礼,说道:“华山派令狐冲见过林前辈,此次多谢林前辈相助,否则我和仪琳师妹不知何时方能脱身。”

    “仪琳多谢施主相救!”一旁的仪琳谢道。

    林云点点头说道:“无访,你能不顾自身安危,明知打不过田伯光,也要救这小尼姑,倒是让我很是倾佩!”

    “只可惜令狐冲武艺低微,让前辈见笑才是。”令狐冲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知前辈此次前来,可是要去参加刘师叔的金盆洗手的?。”令狐冲抱拳说道。

    “嗯,来这里有些事情要办,正好听见了此事,便来看看。”林云点头说道。

    “我和仪琳师妹也要去,不如一会同行?”令狐冲说道。

    “也好,不过先坐下吃饭,吃饱了再说,小二,上些素菜来。”林云想了想说道。

    令狐冲也不客气,端起酒就饮了起来。待酒足饭饱后,三人向刘府走去。至于地上的尸体,自会有人收拾,用不着他们管,倒是仪琳念了好一会的经文,这才跟着离开。

    ……

    “令狐冲呢?叫他给我滚出来!”

    刘府门前,点着四盏大灯笼,十多人站在门口,点着火把,撑着伞,正迎接往来的宾客。林云三人刚进大门,就听到一声大喝传来,当真有如半空中打了个响雷,便是在大厅上的众人,也是远远的就听到这声暴喝。

    “这是天门师伯的声音,他怎么如此愤怒!”令狐冲心中疑惑。

    “我想定是你那天松师伯在般弄是非吧!毕竟田伯光伤了他,而天松又认为你与那田伯光是一伙的,现在他打不过田伯光,就只能来找你的麻烦了。”林云说道。

    “还真是麻烦,不管了不管了,麻烦天天都有,喝酒喝酒。”说完,便想去找酒喝。

    “大师兄……大师兄!”几声呼喊响起,却是岳灵珊等人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令狐冲,立刻围了上来。

    “大师哥,你身上怎么都是血?你受伤了!”岳灵珊自怀中拿出手绢,将令狐冲手臂上的伤口包扎好。可看着令狐冲身上还有好些伤口,心疼不已。

    “小师妹不用担心,都是些皮外伤,已无大碍。”令狐冲一边说,还一边耍了几下。模样甚是搞笑。

    “仪琳师妹,你没事吧?”另一桌的恒山派众人亦是发现了仪琳,也跟着围了上来。

    其中一个中年尼姑眼神不善的盯着令狐冲说道:“你就是令狐冲?为何掳走我仪琳师妹?”

    “仪光师姐,令狐大哥没有掳走我。”仪琳见她们误会令狐冲,急声解释道。

    “仪琳师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一小尼姑问道。

    “师妹,师傅在后厅呢,她老人家见不到你,很是着急,快去吧!”仪光见状,恐仪琳将一些不堪之事说出,急声说道。

    “啊,师傅!我知道了,师姐,我这就去!”说罢,行了礼,便向后厅跑去。

    林云笑道:“走吧,我们也去瞧瞧,而且,我也可以给你做个证人什么的!”说完,举步向后厅走去。令狐冲见状,苦笑着摇摇头,无奈只得跟了上去。岳灵珊等人跟了几步,就又停了下来,毕竟,五岳剑派最重规矩,若无长辈传唤,便不能进去,因此岳灵珊等人只得在原地干着急。

    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座花厅之中。只见上首五张太师椅并列,四张倒是空的,只有靠东一张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那红脸道人便是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

    两旁坐着十几位武林前辈,恒山派定逸师太,浙南雁荡山何三七都在其内。下首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正是此间主人刘正风。厅中央放着两块门板,上面躺着两人,正是泰山派天松和那被杀的弟子。因青城派被林云所灭,倒是没有来,而劳德诺则是换成了三师弟梁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