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木高峰!
    “令狐冲!”林云说道。

    “这令狐冲我见过几面,倒是个侠义之辈,只怕他知我是魔教中人,不肯帮我!”曲洋叹道。

    “而且令狐贤侄也不在这里啊!”刘正风接过话茬说道。

    “不,他就在这里!”林云早就发现了躲在一旁的令狐冲和仪琳两人,不过让林云疑惑的是他二人怎么会在这里,到底是电视的修正力还是仅仅只是巧合。

    而一旁的令狐冲见自己被发现了,只得走出藏身之处,来到刘正风面前行礼道:“令狐冲见过刘师叔、林前辈、曲前辈。”

    “仪琳见过刘师叔、林施主、曲施主。”仪琳也是上前来行礼道。

    刘正风抬手虚扶道:“二位师侄不必多礼!”

    顿了顿又道:“令狐贤侄,你即然在这里,那刚才的话想必你也听到了,不知你可愿意?”

    “这?”令狐冲有些迟疑,寻思道:“这曲洋是魔教中人,那绿竹老翁多半也是魔教的人,我若送这小姑娘去洛阳,只怕会有一翻纠缠,若让他人知道了我与魔教的人在一起,传到了师傅那里,于他老人家不好交代,且也败坏华山派名声。但这曲洋与刘师叔相交,他二人现在命在旦夕,我若不答应,只怕他二人心中失望,死也不会瞑目,教我日后良心难安啊。”

    仪琳看着曲洋那凄惨的模样,再看看静立一旁沉默不语的曲非烟,一时心中不忍,上前说道:“令狐大哥,你便答应了吧!”

    看着令狐冲一脸的纠结,林云笑道:“你是担心你师傅知道了,不好交待吗?”

    令狐冲说道:“正是!”

    林云说道:“这事你不必担心,我去给你师傅说说,便说让你去洛阳办些事情,到时再让非非姑娘打扮一翻,想来也没人能认出,小心一些,应该能到洛阳。”

    刘正风轻拍手掌道:“好主意!”

    令狐冲想了想说道:“即是如此,那晚辈明日一早便出发,护送非非姑娘去洛阳!”

    见令狐冲答应了,曲洋高兴不已,连连说道:“多谢令狐少侠,老朽感激不尽!”

    “前辈不必客气!”令狐冲说道。

    眼见事情已了,再无牵挂,曲洋刘正风相视一笑,双手握在一起,内息鼓动,震断了主心脉,二人立时毙命。

    “爷爷,哇……”看到爷爷去世,曲非烟一直压抑着的悲伤情绪立刻暴发,扑倒在曲洋身上,痛哭起来。

    仪琳在一旁看的眼眶红红,心中难过,道了声‘阿弥陀佛’后,便念起经来。

    半小时后,想来是哭累了,曲非烟哭声渐渐弱了下去,林云上前说道:“非非姑娘节哀,现在应该将他二人埋葬,入土为安!”

    “嗯!”曲非烟擦擦眼泪,站起身来点头应道。便开始搬动曲洋尸身,令狐冲见状,也上前帮忙。

    …………分割线…………

    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山水景色犹如百里画廊,让人沉迷。

    林云骑着高头大马,行走在这如画般的景色中,深深的被这景色吸引。

    自那日将曲洋等人的事处理好后,林云将那《笑傲江湖》曲谱自己记录了一份后,便交给了令狐冲,随后转身离去。如今已过去五日,不知不觉间游走到这里。

    正当林云沉浸在这画一般的景色中时,突然从前面林中跳出一个身材矮胖,面貌丑陋的驼背老头,拦住林云去路。

    “塞北名驼木高峰?久闻大名啊!”林云轻笑道。

    “嘿嘿!不敢,不敢,倒是少侠大名远扬,我便是在那塞北之地也是有所耳闻啊!”木高峰嘿嘿笑道。

    “为何拦我?”林云看也不看木高峰,只是低头玩折扇。

    看到林云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木高峰暗怒,冷笑道:“嘿嘿,夸你两句,便得意忘形了?不过是个黄口小儿,即便有些名声,又能有什么真本事!”话虽如此说,但木高峰也没有太过放肆,活到他这个岁数,自然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名,因此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

    林云撇了眼木高峰说道:“你拦住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你……哼哼!”木高峰气极,阴声道:“那日在刘正风府上,我看到你和岳不群鬼鬼祟祟的走进一片竹林内,那岳不群递给了你几本书,驼子虽然老了,可眼睛还不花,看的清楚,是那华山派的剑法秘籍!”

    林云笑问道:“哦!你是想要那几本秘籍?”

    “嘿嘿,好东西自然是要分享的。拿来吧!”见林云如此上道,木高峰很是高兴,直接伸手便要。

    “哈哈哈……”看到木高峰那急不可耐的模样,仿佛吃定了自己一般,林云就觉的好笑。

    “你笑什么?”木高峰怒喝道。

    林云戏谑道:“木高峰啊木高峰,你说你都活这么一把年纪了,不好好呆在塞北,跑到中原来干什么?如今更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哼,黄口小儿,我看你才是找死,你既然不给,那我就自己来取。”说完,木高峰跳起身来,一杖砸向林云脑袋。

    林云瞅了木高峰一眼,右手抬起,手中折扇点向砸下来的木杖。

    砰!

    嘶嘶!

    林云座下白马承受不住这股力道,登时嘶叫起来,四蹄一弱,差点跪倒下去。

    见林云轻易接下自己这一杖,木高峰心中一惊,立刻拔出杖剑,刺向林云胸膛,同时又一脚向白马脑袋踢去,心想即便刺不中林云,也能将他踢下马。

    见木高峰如此,林云那能让他如愿,右手手腕一震,将木杖弹开,手向身前一收,折扇打在杖剑剑身。

    铛!的一声,杖剑震颤着偏向一边。此时木高峰空门大开,林云也不去管他踢来的一脚,紧握折扇,重重的点在木高峰胸膛上。

    啊!

    噗!

    木高峰受此一击,惨叫一声,向后飞去,还在半途,便一口血喷出。半空中,木高峰便奋力转身,刚落到地上,拔腿便跑。

    “哼,还想跑!”林云左手向下一抓,将地上一颗石子吸附于指间,然后弹出去。

    咻!

    砰!木高峰还未跑出几步,便被石子击中后脑,登时摔倒在地,抽搐几下,便不在动。

    见木高峰已死,林云神识涌动,将木高峰移到从林中,随后真气运转,双手抱圆,只见木高峰周围泥土快速涌动,将其掩埋。

    “此处好山好水,倒是个好地方,你便安息吧,下辈子还是做个普通人的好。”说完打马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