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七十七章灭绝到来!
    “无忌哥哥,你没事吧!”

    “咳!咳!没事,雅儿妹妹,你且让开,莫要让她伤着了你。”张无忌自地上起来,将雅儿护在身后。

    一个弓腰曲背,一身金衣的老妇柔声笑道:“小小年纪就懂得怜香惜玉,不错。”说罢,又缓步向二人走来。

    一旁,胡青牛和王难姑脸色苍白,嘴角还挂着血迹,显然已受了伤。此时正相互依偎,半坐在地上,见到老妇的举动,胡青牛急道:“金花婆婆,你来这里全是因我,我就在这里,来杀我好了,不要为难他们两个小孩子。”

    金花婆婆不急不缓的说道:“放心放心,等我教训了这两个小家伙,就轮到你了。”

    听得金花婆婆之言,雅儿犹自哼道:“哼,等我哥哥回来了,一定让他教训你。”

    金花婆婆冷哼道:“牙尖嘴利。”随后向前踏出一步,忽的到得二人身前,一掌拍出。

    “雅儿妹妹小心!”张无忌急呼一声,慌忙提起长剑使出‘破掌式’,破了金花婆婆的招式,然而终究是实力太过悬殊,张无忌还未能收剑,肩头已中了一掌,向后摔去。

    “无忌哥哥……”雅儿见状,急忙跑上前去,查看张无忌的伤势,又从腰间小袋内取出疗伤药,喂张无忌服下。

    张无忌服了药,安慰道:“雅儿妹妹不必担心,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确实如此,那金花婆婆见张无忌和雅儿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又都手持宝剑,一时间摸不准,到也没出多重的手,否则,便是有‘独孤九剑’,张无忌连一招都接不下。

    “都怪雅儿不好,平时不认真练武,现在帮不了无忌哥哥。”说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见雅儿要哭,张无忌连忙安慰道:“雅儿妹妹不哭,你已经很厉害了,只是这金花婆婆太厉害了,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无忌哥哥,雅儿姐姐,你们在玩什么?我也要玩。”却在这时,一小女孩自丛林中走出,出声叫道。

    而在小女孩身后,一年轻女子也走了出来,看到金花婆婆,脸色变的惨白,颤声道:“婆婆,你不可为难小孩。”这两人便是纪晓芙和杨不悔母女了。

    金花婆婆见到纪晓芙,冷笑道:“你还没死啊,我的事,要你多嘴?你走过来,让我瞧瞧?”

    听得金花婆婆言语,纪晓芙胆颤,心中惧怕,正欲后退,却听得一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说道:“晓芙,怎地如此不争气?走过去便走过去!”

    纪晓芙心中惊喜,回身叫道:“师父!”但见远处一个身穿灰布袍,约四十多岁的尼姑缓缓走来,正是峨嵋派的掌门灭绝师太。其身后还跟随着两名弟子。

    纪晓芙迎上去跪下磕头,低声道:“师父,您老人家安好。”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说道:“总算还好,没给你气死。”

    金花婆婆咳嗽两声,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久仰大名!”

    灭绝师太打量着金花婆婆,说道:“你不在灵蛇岛上纳福,却到中原来干什么?”

    金花婆婆说道:“一个人在岛上闲得无聊,因此出来到处走走,顺便找找晦气。”说罢,向胡青牛瞧了瞧。

    胡青牛和王难姑见状,也只得无奈的苦笑,都心生绝望。光是一个金花婆婆,便已不是他二人能对付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灭绝师太,更是毫无希望。

    灭绝师太也跟着望去,顿时认出是谁,冷声道:“哼,原来是魔教妖人,那个小孩,赶紧给我让开,我要斩杀邪魔。”

    见灭绝师太转移注意力,金花婆婆带着阿离退到一边,她虽不惧灭绝师太,但也不想多惹是非。一时间,场中呈三角之势,有点僵持之意。

    而雅儿在给张无忌服下疗伤药后,便来到胡青牛和王难姑身旁,也拿出疗伤药喂与二人服下,现听到灭绝师太的话,转头向其望去。见得灭绝师太凛冽的模样,有些生畏,不过还是说道:“胡伯伯不是邪魔。”

    灭绝师太说道:“孩子,你快让开,魔教中人都是些为非作歹的恶人,不可与他们掺和,快过来。”在她看来,似雅儿这般年龄,若能好好的教导一翻,还是能回到正途的。

    胡青牛听到灭绝师太的话,说道:“孩子,你快让开,莫要让她迁怒于你。”又对灭绝师太说道:“师太,这小女孩并非我明教中人,还请高抬贵手,莫要伤害他。”

    雅儿见灭绝师太神情不像先前那般吓人,鼓起勇气,说道:“胡伯伯不是恶人,他人很好的,是个好人。”

    一旁的丁敏君瞪视着雅儿说道:“不知好歹,我师父叫你走开就快走开,否则连你一起斩杀!”

    雅儿见丁敏君凶恶,吓的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这时,张无忌调好伤势,起身护在雅儿身前,对灭绝师太拜礼道:“张无忌见过师太!”

    灭绝师太上下打量着张无忌,说道:“你是张翠山的儿子?你怎么在这里?”又见他的位置,显是想维护身后几人,道:“怎么,你也要护着他们?”

    张无忌将来此的原由说与灭绝师太听,道:“无忌虽然年幼,但也能辨是非,与胡先生相处两年,所见所闻,知他是个好人,因此还请师太放过他们。”

    丁敏君大喝道:“放肆,你是说我师父不辨是非,滥杀无辜?”说罢,跃上前来,举剑刺向张无忌。

    张无忌暗暗叫苦,只得拔剑抢攻,使出‘破剑式’与丁敏君对打。丁敏君武艺虽比张无忌高了数筹,却也高不了多少,因此凭借着‘独孤九剑’,张无忌也与她打了个旗鼓相当。

    然而武者之间比的不仅是武艺,还有心志,丁敏君见拿不下张无忌,自觉脸上挂不住,心急之下,连连抢攻。然而急躁之下,破绽更多,张无忌连连使出‘破剑式’,破了其剑招,一剑削在其小臂上,丁敏君手上受伤,心慌之下,握不住剑,掉落在地上。

    失了兵器,丁敏君心中惊骇,连忙向后一跃,退出战圈。见张无忌并未趁势追击,松了口气,放下心来,不过见自己竟输给了一个小孩,心中恼怒,恶狠狠的盯着张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