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黑雾!
    “到底是个有大毅力之辈!竟能忍住。”从任务的喜悦中回过神来,林云感知了下张三丰的实力,入微初期,不禁暗暗点头,原本张三丰突破后,那灵气茧至少能将其推到入微后期,但那样一来,根基便会不稳,再无突破的可能,而现在张三丰将那庞大的灵气纳入体内,并未用于突破修为境界,而是用于巩固基础,如此,若能彻底消化此次突破所得,只怕十年之内,便能再次突破,达到宗师之境。

    当天晚上,张三丰所住的院子里,摆了张大圆桌,张三丰命人做了丰盛的晚宴,取来了好酒,众人围桌而坐,一边饮酒,一边畅淡,一直喝到半夜,这才散去。

    “林大哥,你慢点,小心!”林云的房间内,张无忌扶着已喝的大醉的林云,小心的将林云扶上床,盖好被子,随后退去,而林云,仍自说着酒后的胡话。

    一个月后,林云向张三丰等人告辞离开,毕竟已经出来两年了,是时候回去看看了,而且当初林云走之前,留了一枚传讯符给沈丘,以便沈丘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时,可以通知自己,而就在今天早上,林云收到了沈丘传来的消息,而且张三丰也打算闭关修炼。

    “好了,走吧!”武当山下,与张三丰等人道别后,林云便牵着雅儿的手,乘云而去。

    “好一个奇人啊!”望着林云远去的身影,张三丰感叹道。

    张无忌点点头,很是赞同,随后从怀中拿出两本书,递给张三丰道:“太师父,这是林大哥让我交给你的。”

    “《九图炼体》,《太上真言》?这?”张三丰稍稍一看,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的苦笑。

    “林兄弟是怕我不肯接受,这才借你之手转交给我的啊。”

    相比上次,林云这次到是轻松了不少,只是载了两人,因此不过小半个时辰,林云便来到了‘雅仙居’的上空,随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降下云头,这才牵着雅儿向居所行去。

    “老爷,您可回来了!”才刚进院子,沈丘便跑上前来,焦急的说道。

    林云笑道:“说罢,怎么回事?”

    沈丘道:“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来了一位张员外,带其女儿来看病,小人询问之下得知,是一个月之前外出郊游之时,突然得的病,当场便昏倒过去,至今未醒,老爷虽教了小人些许医术,但小人切脉之下,却没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听张员外说,他们找了不少大夫,都是如此。”

    林云细细听完,道:“你先带我去看看吧!”

    “是,老爷!”

    药堂的右侧,建有几间厢房,想来是沈丘后来所建,此时一间厢房外,正站着七八个人,其中一对中年男女,穿着华丽,经沈丘介绍,那男子便是张员外,另外一个妇女则是张员外的正室李氏。其余几人都是些婢女护卫。

    许是听到了林云二人的谈话,因此张员外等人对林云到也客气,将林云迎了进去,为其女儿诊治。

    厢房内,床榻上,躺着一个少女,身着白裙,肤如白玉,五官精致,如一个睡美人一般,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让人不由的心生怜爱。

    林云一言不发,走到少女身旁,开始为其把脉。半晌,林云微微皱眉,他并未看出少女身上有何病症,无奈,林云只得将神识扫向少女。

    紧接着,林云恍然:“原来如此!”林云细细探查之下,感觉到少女泥丸宫有异样,不解之下,向少女泥丸宫内探去。

    只见窄小昏暗的识海内,入眼的是一个漆黑如墨篮球般大小的黑雾,此时,黑雾散发出阵阵威压,即便是林云,都感到有些胆颤,而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少女瑟瑟发抖,惊恐的望着黑雾,显然,便是这团黑雾夺取了少女对身体的控制权,但为何没有夺舍,林云就不清楚了。

    即然知道了原由,林云当即对沈丘吩咐道:“子扬,你去取个葫芦来。”

    “是,老爷!”沈丘领命退了出去。

    “大夫,怎么样了!”一旁的李氏紧张的问道。

    “放心吧,没什么问题!”林云安慰道。

    “这就好,这就好!”李氏见状,安心了不少。

    这时,沈丘取来了一个葫芦,递给林云:“老爷,您要的葫芦!”

    林云接过葫芦,取出一符咒贴在葫芦底部,将葫芦口对着少女的眉心。

    “这?”张员外和李氏对视一眼,有些疑惑。

    林云却是不管,左手持着葫芦,右手捏了个印诀,往少女眉心一印,随后向上一引,接着,便有丝丝黑气从其眉心冒出,随后又被葫芦吸了进去。

    “啊…老爷,这,这是什么啊?兰儿不会有事吧!”李氏有些惧怕的问道。

    张员外拍拍李氏的手,安慰道:“没事,没事,林大夫即然能治,兰儿肯定没事。”虽是如此,张员外亦是很紧张。

    此次林云并未用真气,而是用灵力催动符咒,随着灵力的运转,葫芦内的吸力越来越大,不过半个小时,少女眉心之中,就再没有一丝黑气冒出,见此,林云取出一张符,封住葫芦口,而后又取了一张安神符,置于少女头下。

    “你女儿已经没事了,稍后便会醒来,只是身子有些弱,需要静养一番,你们有什么事,找我这管家便可。”说罢,也不等张员外开口,林云便拿着葫芦向山顶的休息室走去。

    “嗯!”

    林云走了没多久,床上少女发出一声清脆的嘤咛,缓缓醒来。

    “啊,醒了,醒了!太好了。”李氏欣喜上前,拉着少女的手哭道:“兰儿,你可醒了,吓死娘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兰儿说道:“娘,我没事,只是感觉头有些晕,还有使不上劲。”

    “好,好,你先躺着,娘去煮点粥给你喝啊!”

    “嗯!”

    李氏走后,兰儿说道:“爹爹,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张员外拍拍兰儿的手,故作严厉道:“你这丫头,以后不许让我担心了,啊!”声音虽严,眼中却闪着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