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九十七章教义!
    “哼,打的好,最好都自相残杀,死绝了最好!”见到这一幕,灭绝师太冷哼一声,大声赞好。

    杨逍、韦一笑、五散人自是怒视着灭绝师太,只是身受重伤,没那个力气说话,否则以周巅、韦一笑的性子,早就咒骂出口了。

    林云则是闭目养神,不去管他们。

    而在光幕之中,在冷谦的劝说下,杨逍答应罢斗,与韦一笑和四散人约定同时撤手,那知几人刚刚撤开,便遭到一灰袍僧人的袭击,未曾防备之下,尽皆受了重伤。

    而冷谦在与那和尚斗了几招后不敌,亦被打倒在地,受了重伤。

    圆音说道:“这是圆真师兄!”

    空智说道:“嗯,是圆真师侄,咱们继续看下去。”

    只听杨逍说道:“少林神僧空见大师慈悲厚德,门下出了你这种不肖弟子,行那偷鸡摸狗,偷袭暗算之事,你是圆字辈的了,叫作圆什么?”

    灰衣僧人惊讶道:“了不起,竟能认得出我来,贫僧圆真。至于你说贫僧偷袭暗算,哈哈哈,日后若他人知道了,也只会说:少林僧英勇神武,独指灭明教,光明顶七魔归西天,哈哈哈…”说罢,得意的笑了起来。

    “啪!啊!”

    正在圆真得意大笑之时,‘啪’的一声响起,同时传来圆真的痛哼声,原来是韦一笑突然暴起重重的一掌打在圆真的后背心上,将其重伤。

    圆真到也厉害,反手一指点在韦一笑心口,这才摇摇晃晃的跌坐在地上。而韦一笑又中了圆真一指,更是伤上加伤,奄奄一息。

    情势瞬息万变,原本对杨逍五散人来说必死的局,因韦一笑的拼死一掌,圆真的受重伤,而变的微妙起来。

    便是空智、灭绝师太等六派高手也是看的紧张不已。

    宋远桥说道:“现在就看谁恢复的快了。”

    “肯定是圆真师兄!”圆音哼道。

    “快看,情况有变,原来那布袋中有人。”殷梨亭指着光幕说道。

    众人立即向光幕望去,只见一旁随意放置的袋子立了起来,其中传出人声,在说不得的劝说下,向圆真走去,要将正在疗伤的圆真打死,好解救大家,不仅六派高手吓了一跳,圆真更是心如死灰,心生绝望。到是武当六侠听得袋中人的声音,面露古怪之色,忍不住向场中的张无忌望去。而张无忌听到光幕中自己的声音,面上一滞,偷偷的向武当派的方向望去,见到自己几位叔叔伯伯面色古怪的望着自己,当即脖子一缩,嘿嘿笑了几声。

    “这孩子!”俞岱岩瞪了张无忌一眼,没好气的嘀咕道,其余五人也是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没去揭露他。

    “唉,这小兄弟到是个正直之人,可惜了!”这时,六派众人叹了口气,直道可惜。原来那袋中人不忍伤害圆真,便与明教众人商量,只点其穴道,不伤他性命,事后要将圆真送下山去,明教众人答应之后,这才向圆真走去,那知圆真面上做无奈苦笑状,暗下却已做好了准备,在那袋中人手指点向自己时,奋力抬起手亦是点向袋中人,袋中人被此一指击中,立刻后退数丈,摔倒在地。

    “唉呀!”见得这一幕,杨逍,韦一笑,五散人皆是叹了口气。

    时间慢慢逝去,眼见着圆真气息越发平缓,七人更是着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听说不得说道:“唉,我等大业未成,今日却要死在这里,好不甘心啊!彭和尚,咱们处心积虑,想要赶走蒙古鞑子,那知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彭莹玉说道:“说不得,我早就说过,单凭咱们明教之力,是无法驱逐蒙古鞑子的,须联络天下的英雄豪杰,一起动手,才能成事。你师兄棒胡,我师弟周子旺,当年造反起事是何等的声势,却是一败涂地,不就是因为没有外援吗?”

    “说不得大师,贵教宗旨到底是什么?可否说与我听听?”却在这时,布袋中传来一声音问道。

    说不得说道:“哈,你还没死么?小兄弟,你莫名其妙的为明教送了性命,咱们很是过意不去。反正你也没几个时辰好活,本教的秘密就是跟你说了,也没什么关系。”

    袋中少年说道:“好,晚辈洗耳恭听!”

    说不得想了想说道:“小兄弟,我明教乃是源于大食国,我教教义是众生平等,若有金钱财物,须当救济贫众,不茹荤酒,崇拜明尊。只因历朝贪官污吏欺压我教,教中兄弟不忿,往往起事,自北宋方腊方教主以来,已是算不清有多少次了。”

    “阿弥陀佛”空智高喧了声佛号,说道:“想不到这魔教教义竟如此的光明正大,我等惭愧!”

    “哼!”灭绝师太冷哼一声道:“指不定这是他们说来哄骗他人的鬼话!”

    宋远桥说道:“师太此言差矣,以当时的形势来看,乃是必死之局,将死之人,又何必说慌去骗另一个将死之人呢?”

    灭绝师太也并非蛮不讲理的人,想了想,点头说道:“那到也是!”

    只听光幕之中,说不得继续说道:“只因本教素来和朝廷贪官污吏作对。朝廷便说咱们是魔教,严加禁止。咱们为了活命,行事不免隐秘诡怪了些,以此避开官府的耳目。而正道门派和本派积了些怨,日子一长,积怨成仇,更是势成水火。当然,本教教众之中,也不免有那些个不自检点,为非作歹之徒,与江湖豪杰,正道门派结下仇怨,于是本教之声誉,便如江河之日下了。”

    “而自从我大宋亡在蒙古鞑子手中,明教更成朝廷死敌,历代教主,均以联络江湖豪杰,驱除胡虏为已任。只可惜自杨教主死后,明教群龙无首,没了约束,教中高手为了争夺教主之位,闹得自相残杀。终于有些洁身自好,翩然归隐,有些另立支派,自任教主。教规一堕之后,与名门正派结的怨仇更深,才有了眼前的事。圆真和尚,我说的可有半句假话?”

    圆真冷哼了一声,说道:“不假,不假!你们都要死了,还说什么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