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一百章渡劫!
    “无忌,你要清楚,这种事成功的几率极低,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二人现怎么样了。”

    “无妨,不试过又怎么知道呢,还请林大哥开始吧!”

    “好吧,把手伸过来!”林云取了些许张无忌的血,以及几根头发,拿着这些,林云走到了法坛前,法坛之上除了必要的东西外,还有两个小人,上面写着名字和生辰八字,正是张翠山和殷素素。

    林云将血滴入引魂灯中,又分别将血抹在小人身上,随后,又将头发置于符中,在张无忌紧张的注视下,开始念动咒文。

    自从知道林云的本事后,张无忌就一直存了心思,想再见父母一面。

    然而,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仍然毫无动静,这让一旁的张无忌失望不已。

    “公子一定会再次见到老爷和夫人的。”小昭见张无忌一脸的失望,心中不忍,安慰道。

    “是啊,无忌哥,哥哥一定会将伯父伯母的魂魄招上来的。”一旁的雅儿也跟着咐和道,到是赵敏,带着一脸的好奇盯着林云。

    “难道已经投胎了?”地府之事,林云所知不多,不过似张翠山、殷素素这般横死之人,经判官审判之后,若无罪,会在阴间生活,直到将“阳寿”耗尽,方才能投胎转生。

    不过林云倒也没放弃,再次取了些张无忌的血,以血画符,念动咒语,以符为引,摇动引魂铃。

    只见血符化作一道红光,飞射出去,没入地面之中。

    过得半晌,地面上一道黑红色的雾气旋涡显现,散露出道道阴冷的气息,旋涡之中,飞出两团黑气,黑气在半空中绕了几圈,落地化做两人,一男一女,正是张翠山、殷素素。

    “爹?娘?”见得两人,张无忌激动不已,情难自禁,张口喊道。

    “你是无忌孩儿?”张翠山两人听到有人叫自己,有些疑惑,仔细的瞧了瞧,惊疑不定的问道。

    “是无忌,是无忌,爹娘,孩儿好想你们。”张无忌似个孩子一般哭喊着,冲向了张翠山、殷素素二人。

    “唉!”林云叹了口气,即替张无忌高兴,也同情他,当下摇摇头,转身离开,让他们一家子可以好好的聊聊,而雅儿三女也一样跟着留了下来,必竟丑媳妇还是要见见公婆的。

    “谢谢你,林大哥!”一个时辰后,张无忌走了过来,谢道。

    “嗯!”林云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张无忌的肩膀,笑了笑。

    正待林云要回去收拾东西时,一股强大的威势袭来,冷不防的林云被压的差点跌倒,张无忌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林云稳住了身子,惊疑不定的望向后山,那里,是张三丰闭关的地方。

    “太好了,太师父要突破了。”张无忌奋力站直了身子,张口叫道。

    武当上下众弟子亦是被这股威势惊动,一时慌乱不已,实力弱些的,尽皆受了不轻的伤,实力强些的,亦是举步维艰,惊慌的四处张望。

    宋远桥、俞岱岩、殷梨亭等六人心中清楚这股威势来自何处,在安抚了众弟子后,便急急忙忙的向后山跑去。

    “林前辈!”宋远桥等人向林云行了一礼,便也跟着向张三丰闭关的石室望去,神情中有些激动,亦有些紧张。

    时间慢慢逝去,不觉间,天已是清晨,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驱走了宋远桥等人身上的寒意。

    此时,张三丰散出的那股威势在达到顶峰之后,便开始回收,由慢到快,不过几个呼吸间,原本充斥在四周的强大威势,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正待众人松了口气之时,一股更加强大的威势涌来,让原本还能站立的张无忌、宋远桥等人支撑不住,纷纷跌倒在地,而林云也仅是凭借着强大的神魂支撑着,否则定与他们差不多。

    在这股气势之下,天空中一朵黑云显现,随后,黑云开始扩大,不过数个呼吸,便笼罩了近半的武当山,黑云内银蛇乱舞,威势骇人。

    “一九天劫开始了,退!离开这里。”看到天空上的劫云,林云脸色一变,立刻叫上众人,赶紧离开,否则若是雷劫将他们亦是当成渡劫之人,那后果将极其严重。直至远离了雷劫,众人这才停下,再次望向了劫云,以及劫云之下的那座石室。

    “轰!”

    一声轰鸣,石门粉碎,一道人影从石室内爆射而出,腾空而起,飞向高空,悬空而立。

    抬头望了望雷劫,张三丰神情坚毅,冷哼一声,原本就强的威势瞬间涨了数倍,直冲雷劫而去。

    似是受到了挑衅,劫云猛的一缩,一道银色、婴儿手臂粗的劫雷劈下,向张三丰劈去。

    张三丰并未拿出武器,而是双手一划,一个阴阳鱼出现,护在手上,随后一抬,握拳向劫雷砸去。

    砰!

    张三丰身子一颤,似要后退,却是强行止住,手上再次使劲,将劫雷轰散。

    轰散了劫雷,张三丰脸色不变,再次向劫云望去。

    很快,第二道、第三道劫雷降下,一道强上一道,张三丰却都是一拳轰散,后果仅是气息有些散乱罢了。

    劫雷并未再落下,天上的劫云也并未消散,而是开始收缩蓄势,直到收缩了近三分之二,这才停下。

    张三丰神情凝重,也开始蓄势,身后一个巨大的阴阳鱼显现,逐渐凝实,随后,张三丰手上一挥,身后的阴阳鱼飞起,护在其头顶。

    一刻钟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劫雷再次落下,直轰向张三丰。

    轰!

    一声巨响,劫雷轰在阴阳鱼上,阴阳鱼不停的颤动,几近溃散,不过到底是挡了下来。

    真元涌动间,阴阳鱼瞬间便被修复,且更加的凝实。

    轰!

    轰!

    轰!

    轰!

    劫雷一道道落下,一道比一道强,到得最后,已有成‘人’手臂大小,将张三丰头顶的阴阳鱼打的剧颤不已,身形狼狈,身上增添了许多焦痕。

    “还有最后一道雷劫,他该如何抵挡?”林云望着已几近力竭的张三丰,喃喃自语,担忧的说道。

    众人正自担心,却见张三丰从怀中拿出一枚玉坠,愣愣出神。

    此时,第九道劫雷已经落下,声势骇人,向着张三丰劈去。

    见劫雷落下,张三丰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玉坠抛出,玉坠发出明亮的毫光,化作一柄紫色的长剑,溢出缕缕凌利剑气。

    张三丰手一指,长剑立刻飞出,斩向劫雷。

    轰!

    剑雷相撞,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长剑虽然凌利,却也敌不过劫雷,被轰碎,重新化作玉坠,落入张三丰手中。

    虽未能成功挡住劫雷,却也抵消掉了劫雷的大部分威力,剩下的劫雷,也被张三丰轻易轰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