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尸变!
    “九叔,这尸体有问题!”林云看着棺材内的尸体,凝声说道。

    “你也看出来了!”九叔点点头,轻声说道。

    林云沉吟道:“死而不腐是为僵,只怕……”

    九叔眉着眉头惊疑道:“你是说……”

    林云点头,示以肯定。

    “爹!”

    “爷爷!”

    在林云与九叔小声交流之时,任发与任婷婷跪于任老太爷棺前,任发说道:“爹,孩儿不孝,惊动了您老人家!”

    一番叩头祭拜之后,任发起身看着九叔说道:“九叔,这个穴还能用吗?”

    “蜻蜓点水,一点再点,肯定不能点在同一个位置,这个穴已经没用了。”九叔摇了摇头说道,眼睛却是一直没离开任老太爷的尸体。

    任发问道:“那怎么办!”

    九叔想了想,说道:“我提义就地火化!”

    任发听到九叔的话,立即摇头拒绝道:“火化?不行,先父生前最怕的就是火,我不能这样做!”

    见任发拒绝,九叔急道:“任老爷,不火化,会有麻烦的?”

    林云亦是跟着说道:“是啊,任老爷,若不火化,只怕会出事啊!”

    “会出事?林道长,会出什么事?”任发惊疑道。

    林云解释道:“任老太爷逝世二十年不腐,俗话说死而不腐是为僵,只怕任老太爷会尸变!”

    “啊,这这……”任发也是吓了一跳,伸着脖子望了望棺材内的尸体,脸上犹豫不决。

    “胡说八道!”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阿威突然站出来说道:“表姨父,你别听他们胡说,这个世界是讲科学的,哪有什么僵尸,我看他们不过是想要吓唬你,然后想要骗钱。”

    阿威虽然说的正义凛然,林云却是理都不理,只是静静的看着任发!

    “呦呵!”阿威见林云看都不看自己,立即毛了,指着林云说道:“我在跟你说话你听没听见,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现在怀疑你利用封建迷信敲诈勒索!现在双手抱头,跟我去一趟警察局!”说着,自腰间拿出枪指着林云。

    “喂,你干什么!”九叔等人见阿威竟拿出了枪,顿时怒道。

    林云眉头一皱,心中暗怒,这阿威还真不是一般的嚣张,微微撇了撇头,眼睛向阿威扫去!

    “啊……”阿威只感觉尸山血海般的杀气涌来,一时承受不住,惊恐的摔倒在地,连连后退。

    “哈哈,就你这胆子,还当警察!”看到这一幕,口快的文才直接说道。众人也是疑惑,不明白这阿威为何会突然如此惊慌。一旁的九叔到是看出了门道,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暗自骇然!

    “表哥,你没事吧!”任婷婷急忙扶起阿威,关心的问道。

    阿威木然起身,身上的汗已湿了衣裳,眼中仍露出惊恐之色,看都不敢看林云,愣愣回道:“没,没事!”

    不再理会阿威,林云再次向任发望去。

    任发脸色变幻不定,思虑良久,任发咬了咬牙,说道:“林道长、九叔,你们再想想办法,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能火化!”

    林云皱眉,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强迫你,至于后果如何,我想任老爷也明白!”

    “我知道!”任发点点头表示明白。

    “只怕你不知道!”林云暗叹,却也没再劝!

    九叔无奈,叹了口气说道:“那就先将棺材抬到义庄,我会尽快找到墓穴,让任老太爷重新入土安息!”

    “好好,谢谢九叔,谢谢林道长!”任发感激的说道。

    九叔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但神情尽是担忧之色,林云虽然知道剧情的发展,但却又没办法直接开口提醒,因此也只得闷声不语。

    不一会,任家父女离去,帮工也抬着棺材离开,九叔回过神来说道:“秋生文才,你们两个在任老太爷坟前点个梅花香阵,烧成什么样子回来告诉我!”

    随后又看了看四周说道:“每个坟头都要上香啊!阿云,我们走吧!”

    “嗯!”林云点头应声,随后将一缕神识留于任老太爷的墓穴之内,他总觉得事情不会简单,若是真有什么事发生,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回到义庄,天已近黑,二人来到停尸房,只见停尸房内摆放着一副新的棺木,上面还有些泥土,二人推开棺材盖,看到任老太爷还躺在里面,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他们最怕的就是在抬回来的途中就发生尸变。

    “九叔,已经开始尸变了!”林云指着任老太爷的指甲说道。

    九叔看向任老太爷的指甲,发现原本修剪整齐的指甲现在长了数寸,且还变的黑油油的,一看就知道是剧毒之物,而其嘴中也长出了两厘米如犬牙般的牙齿。

    “这可怎么办?”九叔担忧道。

    林云无奈的说道:“唉,要不是已经答应任老爷了,我还真想一把火烧了,最是省心!”

    九叔听了,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正要说话,就见文才和秋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喊道:“师父,不好了,不好了……”

    “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九叔瞪了二人一眼,问道:“怎么了?”

    文才将手中的香递给九叔说道:“师父,你看!怎么会这样?”

    九叔接过文才递过来的香,叹了口气,说道:“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偏偏就烧成这个样子哎!家中出此香,肯定有人丧。”

    “师父,你是不是在说任老爷家?”文才说道。

    九叔瞪了眼文才说道:“废话,难道是说这里啊。”

    “事不关己,己不操心!”一听不是义庄,文才立即说道。

    “那任老爷的女儿任婷婷会不会有事?”秋生瞅了眼文才说道。

    “哎呀,总之姓任的都……啊,婷婷。”文才说到一半突然惊觉,连忙说道:“师父,快想想办法!”

    九叔指了指任老太爷的尸体说道:“这不是在想嘛!”

    刚才没注意,秋生文才现在才发现任老太爷的变化,不由的惊道:“哇,发福了。”

    九叔皱着眉头说道:“行了,别惊讶了,赶紧去准备黄纸、符笔、菜刀、木剑、墨斗!”

    听到师父的吩咐,秋生文才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准备东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