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回义庄!
    吼吼吼!

    伴随着阵阵的怒吼声,林云纵身一跃跳出洞口,随即将一块较大的石块搬来压在洞口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咳咳咳……”

    林云脸色苍白,轻轻抚了下胸口,缓了缓气,此次被白毛僵尸一拳砸在胸口,五脏六腑都受到震荡,受伤移位,若不及时医治,只怕会留下隐患,一念至此,林云也不另寻他处,而是就地盘膝坐下,服下一粒疗伤丹药之后,便立即运功疗伤。

    铛铛铛……

    “任家出事了,任老爷昨天晚上被人杀死了!”镇子街道上,一人提着铜锣一边敲打,一边高声喊着,街边众人听到后,都是心生惊讶,纷纷嚷嚷着要去看看。

    不多久,消息亦是传到了九叔那里,正前往任宅的九叔听到后,心下一惊,来不及多想,就带着秋生与文才急忙向任宅赶去。

    “表妹,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真凶,为表姨父报仇的!”

    待九叔三人赶到任宅时,见大堂内坐着许多老人,任婷婷正在其中,双眼通红,脸上还留有泪痕,阿威在一旁安慰着。

    而在大堂中央,则是躺着一人,或者说是尸体,正用白布盖着,想来就是任发了。

    九叔上前,掀开白布,看到任发脖子上有数道恐怖的伤口,细看之下,心中有了计较,对文才和秋生小声的说道:“你们两个快回去看看棺材还在不在!”

    文才有些疑惑,秋生到是立刻明白了九叔的意思,说道:“师父,你是说…?”

    九叔说道:“嗯,有可能!”

    “好!”秋生不再迟疑,拉着文才便急忙离去。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此时,阿威发现了九叔,立刻呼喝道。

    九叔重新盖上白布说道:“哦,我在查看任老爷是怎么死的!”

    阿威笑了笑,神态轻挑,说道:“那你有没有看出什么?”

    九叔刚要张口说话,但看到此处人太多,若说出真相,只怕会引起恐慌,只得说道:“我看任老爷是被手指甲掐死的!”同时还伸出双手比划着。

    想到上次被林云一眼吓退,让自己成了笑话,阿威心中就是一阵的恼恨,对于和林云一伙的九叔自然是一同恨上了,因此阿威眼珠子一转,当即抓住九叔的左手,指着九叔那长长的手指甲说道:“哦,也就是说手指甲要很长才行喽!你的手指甲这么长,我看你就很有嫌疑,现在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吧!”说着,便叫来手下将九叔给拷了起来。

    九叔立即说道:“哎,警官,你不能冤枉好人啊!”

    阿威笑道:“是不是冤枉,我自会判断,带走。”

    ……

    “哇~”

    山坡下,洞口旁,林云吐出一口死血,随即缓缓收功。

    吐出这口血,林云脸色好了许多,但仍旧苍白没有多少血色,

    “还好,此次五脏六腑受伤不是太重,否则还真麻烦。”林云内视了下脏腑的伤势,估计三天内应当能够痊愈,便立刻松了一口气。

    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沉吟了下,林云立即起身,往义庄走去。

    “哎呀,让开让开,别在这儿挡路,还有,你老拿着根竹竿做什么?”

    “你懂什么,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对付僵尸的办法。”

    才刚到门外,林云便听到义庄内秋生和文才斗嘴的声音,好笑的摇摇头,推门走了进去。

    “今天不做生意……啊,阿云,你去哪里了?”秋生文才见有人进来,以为是来找见九叔的,抬头一看却是林云。

    咣当!

    二人见林云脸色苍白,扔了竹竿便走上前来,望着林云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受伤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林云摆摆手说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到是你们两个,一个拿着竹竿,一个拿着饭,做什么?”

    “哦,你说这个啊!”文才左右瞧了瞧,见林云真的没什么事,便放下心来,重新捡起竹竿,得意的笑道:“这可是我用来对付僵尸的。”

    “僵尸?”林云虽然知道,却也装做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我跟你说,那任老太爷变成僵尸了,……”见林云不知,文才便将事情说与林云听。

    “这样啊!”半晌,林云了然,点点头,望着秋生手中热腾腾的糯米,笑道:“这糯米是用来对付僵尸的,你煮熟了就没用了。”

    秋生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原来是用来对付僵尸的啊,我还以为是师父想吃呢,我这就去换。”说着,秋生又急急忙忙的跑开了。

    看了看跑开的秋生,文才恍然,急忙问道:“对啊,阿云,你懂这些东西,你看我还要准备什么?”

    林云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今晚我和你一起去任宅!”

    一听林云要和自己一起,文才高兴的连连点头说道:“好啊好啊!”

    望着文才那兴奋的样子,林云好笑的摇摇头,暗叹其胆子小。

    天渐渐暗了下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秋生带着黑墨鸡血等东西早已经离开,而林云陪着文才也已经到了任宅。

    望着不请自来,又说是保护自己的林云二人,任婷婷虽然疑惑,却并未拒绝,将二人请了进去。

    进了大堂,林云只是随意扫了眼任发的灵位,便寻了个椅子坐下闭目养神,文才见了,也是有样学样,找了个椅子坐下。

    “来,来了,阿云,来了……”许久,文才慌张的声音传来,林云睁开双眼,向着大铁门外望去,那里,一道身穿清服的身影一蹦一蹦的跳来。

    “什么来了?”一旁的任婷婷到是有些疑惑,不明白文才在说什么,顺着文才手指的方向望去,只听到砰的一声,铁门被推开,自己的爷爷正从外面蹦跳着进来,心中一惊,“啊”的一声惊呼出来。

    “不用怕,我保护你!”文才见任婷婷害怕,赶紧护在其身前拍拍胸脯说道,不过看他手抖的厉害,也不似表面那样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