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穿越系统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寻宝盘!
    “回归!”收取完极阴幽莲,林云并未多留,直接默念回归,离开了僵尸先生的世界,至于女鬼小玉,林云却是不想多管,而且以九叔的实力,也能够解决。

    “欢迎少爷历练归来!”雾管家依旧如常的问候道。

    “嗯!”林云笑着点点头,随即盘膝坐下,取出一个玉盒,玉盒内装有极阴幽莲,林云准备现在就服用,增强神魂。

    自上次炼化火煞帝君的元神之后,林云的神魂已达到一个临界点,这次正好可以借助极阴幽莲,让神魂再进一步,蜕变为元神。

    林云默念太上真言,一番调息,待神魂状态达到最佳之后,林云将玉盒打开,望着玉盒中的极阴幽莲,想了想,林云觉得还是先试试药效,便只取下一片莲花,置入口中。

    轻轻嚼了嚼,莲瓣瞬间化作一股冰寒的灵液,径直往识海中涌去。

    随着灵液的进入,一股冰寒之感传遍神魂,林云只觉得神魂在颤抖。

    只见莲瓣化作的灵液,融入神魂之中,而神魂在灵液的刺激下,开始缓缓收缩鼓荡,缕缕黑雾自其中升起,随后被林云碾碎,最后消失于虚无。

    一刻钟后,药效耗尽,林云再次取了一片莲瓣,吞入口中。

    随着一片又一片的莲瓣被林云吞服炼化,林云的神魂也越发的纯粹,发出丝丝星辉般的光芒,神魂也由原本足球大小增长至篮球大小。

    随后神魂又开始自我压缩,更多的黑雾排出,被林云碾碎。

    一个时辰后,神魂停止了自我压缩,变成了一枚约有半个足球大小的珠子,珠子呈深幽色,却散发着银白色如星辉般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识海。

    珠子之中,隐约间有一个轮廓,似乎是在孕育着什么,雾气翻腾间,若隐若现。

    随即,珠子又是一颤,识海之中原本散乱的神魂受到了召唤一般,蜂拥而至,融入珠子之中,而珠子之中的轮廓也越发的清晰。

    与此同时,在元神凝炼成功的瞬间,林云感觉到眼球一阵的麻痒,涨痛,随后,又是一股冰凉舒爽之感传来,如此来回不知多少次后,眼睛的变化逐渐停了下来。

    林云知道,他的青冥灵眸进阶了,达到第一境第三阶,此境界可看破虚幻,定真假,可看穿山石,可看透屏障,寻龙定脉。

    “呼!当真是双喜临门啊。”许久之后,林云长出一口气,甚是欣喜。

    稍稍运转青冥灵眸,林云低头向自己望去,只见五脏六腑清晰的呈现在眼中,还有血管中活力十足奔腾的血液,便是经脉和丹田中的灵力都能够看的一清二楚,这更让林云欣喜万分。

    “不过消耗还真是大啊!”随即,林云望着光秃秃的莲蓬,无奈苦笑。

    随后,林云将莲子取出收好,起身来到抽奖盘前,开始抽奖!

    一分钟后,一个圆形的盘状物随着金光落在林云面前。

    圆盘呈紫色,直径约有十五寸,厚两寸,底部秘纹密布,正面则嵌着一个玉白色似镜子的东西,约有九寸,玉镜之外,则是繁杂的阵文,最外侧则是八卦方位。

    寻宝盘:顾名思义,此盘用于寻宝,方圆千里内,无论是天材地宝,还是灵器法宝,古修洞府,皆可被寻宝盘感知到。

    “好宝贝!哈哈,有了这寻宝盘,以后寻找宝物就要方便多了。”林云眼前一亮,欣喜的叫道,拿在手中,有些爱不释手。

    “不过此物肯定也有诸多限制。”好半晌,林云回过神来,暗暗想到。正如林云所想,这寻宝盘七日之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还只能探查到无主的宝物,若是被炼化的宝物,即使品阶再高,离的再近,也感知不到。

    随后,林云拿着寻宝盘出了系统空间,想要试试效果如何。

    来到忘忧台,林云左手执宝盘,右手捏了个剑指,竖于胸前,口中念动咒语,咒语念完,剑指轻轻点在阵文上。

    顿时,阵文缓缓亮起,随后,玉镜上宝光升起,显现出一句话:

    震位,五十里处,幼儿执宝珠。

    同时,玉镜中还显现出了那宝珠的模样。

    “震位便是东方,五十里,那不就是青州省吗(以后z省改为青州省,林云家所在的h市改为德华市,为青州省辖下市区),雅儿在那里读书,到是可以顺带去看看她!”

    林云收起寻宝盘,回修炼室修炼了一会,待天亮后,才起身向山下走去。

    “林兄弟…林兄弟,等一下。”

    山道上,林云正走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呼叫声,便停下脚步,转身向后望去,却见李岩正从一旁的小路赶来,神情有些焦急。

    不由好奇的问道:“原来是李大哥啊,不知李大哥叫我有什么事?”

    李岩微微喘了口气说道:“林兄弟,还请帮帮忙啊!”

    林云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岩说道:“是关于我弟弟的。”

    “李震?”林云眉头微皱,说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李岩见林云如此,心中一喜,暗道有门。

    “是这样的,我弟弟原本是在青州省给人当私人司机的,过的还算自在,然而,就在昨天晚上,我弟弟打电话给我,语气极是虚弱惶恐,他告诉我,说他遇到了一些怪事!”

    李岩顿了顿,似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才又说道:“我弟弟说,二十多天前,他陪老板及其家人重阳节去爬山,可回来之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感觉到脖子上有冷风吹来,当时他也没在意,只当是窗外吹进来的,毕竟已是深秋,有些冷风也没什么。可随后几天脖子上吹来的风越来越冷,就是关上了窗户也没用,身体也开始虚弱,神情恍惚,而且还听到女人的哭声,或是笑声,有时还看到有小孩的影子闪过,我弟弟猜想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忙找个先生。”

    李岩说完,生怕林云不高兴,又补了一句道:“林兄弟,我并没有将你的事告诉他,只是若我弟弟真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我知道的有本事的就只有你了,这才来找你的。”

    林云笑了笑,点头说道:“无访,只要不到处乱传就好,你弟弟在哪里?”

    李岩说道:“在青州省!我这就打电话叫他回来。”说着便要拿手机。

    林云摆摆手阻止道:“不用了,我正要去青州省一趟,正好顺路,我们走吧!”

    “好好!谢谢林兄弟。”李岩心中欣喜,连连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