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征策 > 正文卷 变天
    大唐神龙六年,北疆战事进入胶着状态

    “大将军,羯族这次是铁了心要赖着不走了,”征北军中军大帐里,一名副将对正在看着地图的王勋说道,“大都督的援军此刻还在北平,按理说已经出发半个月了,早就应该到了,我听后方来的压粮队说,好像是中都出了些乱子,大都督突然就让大军待在北平不走了。”

    “你知道动摇军心的后果吗?”王勋抬起头用一种很冷漠的眼神看着副将,“大战在前,少嚼舌根,大都督自有他的决定,右都督不是今天要过来了吗。”

    副将连忙告罪,可王勋心里也的确有些担心,他这几天都睡不好,倒不是因为战事,以往什么没有经历过,可就是这几天,心里一直碰碰的跳,总觉着有些不对劲。

    “右都督到!”账外传来一声通告,王勋和一众将领赶紧列队出帐准备迎接。

    右都督方悦,起于行伍,是一刀一枪,一个人头一个人头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方悦年近五十,力能开七石弓,早年间经常冲锋陷阵,斩将夺旗,是不可多得的猛将。在军部素有万人敌之称。

    “仲平,给我老方备好酒了吧,哈哈哈!”王勋一出大帐就听见方悦豪迈的声音,不禁苦笑,全唐国的人都知道,方都督平生就两个爱好,一个是带兵冲锋,还有一个就是喝酒。

    “看来这次又得舍命陪君子了。”王勋摇头想到。

    “仲平,怎么愁眉苦脸的,咋的,不欢迎老子啊,还是你小子被羯族给打怕了?”方悦一看王勋愁眉不展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

    “都督,你就别开我玩笑了,这次羯族来之不善,准备充分,奴儿干想在辽东不走了!”王勋苦笑道。

    “怕什么!老子这次就是来帮你的,看看,我把白虎营给你带来了!”

    白虎营,是都督府下属的精锐骑兵,人数维持在5000人,里边的人大部分来自于大唐的边军以及投靠大唐的各族人,各个骁勇悍战。曾经在漠北大破鞑靼,生擒酋长也先。

    “白虎营都带出来了?那其他四营也来了?”王勋顿时有了一丝喜色。

    “其他四营都在北平待命,你就放心吧。”方悦哈哈笑道。

    众人都在暗自高兴援军的到达,没人注意到方悦偷偷朝身后的侍卫勾了勾手,

    “你们干什么!都督!这是干什么!”王勋被方悦带来的侍卫死死的按在地上,大声叫道。

    “陛下驾崩,太子和越王意图谋反皆已伏诛,陛下遗旨令秦王监国,行摄政王事。王家和张家俱为谋反逆党,论罪诛九族!”方悦突然变了气势,威严的对着众人说道。

    说罢,手里拿出了都督府和兵部的虎符金印以及中都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圣旨。

    “方都督,阵前斩将,有乱军心啊!”一名参军上前劝谏道,“不如先暂行扣押军中,待大战结束,再押送回中都,不然,这征北军上下可就寒了心了!”

    方悦自然知道阵前换将是大忌,中都送来消息的时候,别说他了,大都督姬烈都不信,一连等了三天,第二道圣旨下来的时候他们才确信是真的。

    王勋此刻已经心如死灰,他知道王家这次是完蛋了,太子一死,王家势必要遭到毁灭,可他不甘心,他可以死,可他不想王家从此断了传承。

    “都督!请看在我王勋和王家为朝廷效力多年的份上,为我王家向朝廷留一丝香火。”王勋的头碰碰的砸在地上,不一会就满脸的鲜血。

    “仲平,你我曾经一起在北疆共过事,我们是莫逆之交,可是,上命就是上命,我不能违抗,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方悦轻声说道,多年的好友沦落无此,他也有些不忍。

    “老方,那你帮我做一件事,我王勋,愿意带着征北军我王家所有族人和家丁,编成敢死营,先锋,诱饵,先登,通通交给我们,只求不把王家赶尽杀绝,妻儿充入教坊司。”说罢,王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行了,起来吧,我试试。”方悦扶起王勋,终究有些不忍。

    “都督,大都督可是命令我们就地”身后一名副将提醒道。

    “大都督那里有问题,我担着,先扣押起来,给中都和大都督去信。”

    “诺。”

    中都,大明宫太极殿

    “众卿,今日有何要报。”龙椅上,一个稚嫩的幼童奶声奶气的问着在大殿上的文武百官。

    距离太子和越王的多嫡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朝堂上发生了不少变化。

    原本位列第二第三的太师王靖和楚国公张扬,已经死在这场动乱里,大学士朱骥依旧为朝堂之首,太傅于青为第二,工部尚书张恩也一样的死在动乱里,韦銘和崔昕顶替了兵部尚书和工部尚书的位置。

    一口气死了三名宰辅,再加上那天各自党派大大小小的官员,大殿上的文官一脉去了一半。

    当然,武臣也好不到哪里去。骠骑将军王炎州自尽,镇东大将军张岳被阵斩于朱雀大街。听风阁统领袁朗被夺去一臂,车骑将军刘平身受重伤,还昏迷不醒。卫将军姬承是唯一能主事的高级将领。

    其余各上直亲军指挥也折损了三分之一,中都军力更是减员的厉害,可战之兵只剩三万余人。

    中都更是一片狼藉,死伤无数,京兆府和五城兵马司加起来还剩百把号人。

    东南西北四城,被趁火打劫的民户更是数不胜数。

    要说在这场动乱里获利最大的人,秦王肯定是却之不恭,在所有人都陷入混战的时候,秦王联系了宗人令,把所有的皇族力量集合起来,以天策卫为中心,一口气突进了大明宫,和姬承取得了联系,没人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交易,只知道之后秦王以遗旨任托孤摄政王,统领四卫营和勇士营,迅速平定了中都之乱,同时在14天内,清理了太子和越王一党,并以国家动乱为由,把天子驾崩的消息压下了七天。

    最后,在第八天的时候三皇子被秦王牵着登上了帝位,所有人都知道,新的时代来临了,秦王的时代。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次的动乱,彻底葬送了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