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骨傲天极上物语 > 正文卷 第十七章歧路
    一路踱步的回到自己的家,坐在城堡大殿的王座上,回想着拉提斯临终的话语,久久不能忘怀。

    李奥瑞克这一路,早已压制住了内心蠢蠢欲动的毁灭欲望,暂时恢复了平静。

    惆怅的端坐在高座上,大厅里有一个摆放了三年的长桌。

    桌子上是自己准备的餐具,还有一个华丽的蛋糕。

    “阿黛尔……”

    无神的喃喃了一声,突然暴起,大步走到桌前,抬手就把桌子给掀倒在地,愤恨的踩踏着碎掉的蛋糕。

    “骗子!骗子!说什么是为了我好!别开玩笑了!”

    扯下斗篷,死死的盯着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装备介绍,陷入一种偏激状态的李奥瑞克开始怀疑起了阿黛尔的目的。

    “你利用我对你的爱!什么祝福!这就是诅咒!为什么连你也要欺骗我!”

    “没错!”

    突然安静下来的李奥瑞克,双目一阵红光闪过。

    “这世上所有的爱意都是虚假的,爱换不来爱,只有掠夺”

    “你想利用我对你的爱,那么……如你所愿!”

    与此同时,净土之中。

    一身清凉装扮的阿黛尔,正狠狠的瞪着面前一位和自己装扮差不多的女人。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咬牙切齿的看着对面的白衣女子,阿黛尔没想到对方会利用李奥瑞克来威胁自己。

    “何必生气呢,姐姐。”

    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女子漫不经心道。

    “好久没回来了,看来姐姐你打理的还不错,我还以为你会和当时一样,不知所措的手忙脚乱呢,我的笨姐姐。”

    “不要叫我姐姐维伦!”

    阿黛尔厉声打断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过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

    维伦不在意的一笑,反驳道:“我可不觉得一个普通人可以窃取这个宇宙的本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好姐姐。”

    “就算……就算他不是普通人,那你也……你也不能去这样刺激他,他现在很不稳定,你会毁了他的!”

    被抓住把柄的阿黛尔有点不知所措,果然还是被对方发现了。

    “你可别冤枉我呀姐姐,这一切可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把他逼疯的,我还从来没见过灵魂这么强大,心灵却那么脆弱的人~”

    “你说什么?是我?”

    阿黛尔有点没懂她的意思。

    维伦撇了撇嘴,真是个傻子。

    “你根本就没有去真正了解他,就连我都嫉妒你的好运,那个家伙虽说是个和你一样的傻子,但是对你的执着,还真是不怕死呢……”

    “哎呀,这么热烈的爱意,就连我都要心动了,既然姐姐你看不上,不如送给我吧?”

    “你想都别想!我要扯烂你的嘴!”

    恼怒的尖叫一声,就如同普通的女人一样,扑过去就开始拉扯起她的头发。

    “啊!你个笨蛋!不许扯我头发!想打架?好啊!上次你就没打过我,输了神位,这次你输了,那就把他给我吧!”

    急切的攥住拉扯着自己头发的手,另一只手也下意识的去拧对方的耳朵。

    两个宇宙中最高贵的女神,现在却如普通女人打架一样又拉又扯,在这“无人”能见到的地方,无所顾忌的尖叫怒骂着,简直就是俩泼妇……

    这种行为可以说是她们默认的一种解决纷争的方式了,毕竟是代表宇宙规则的两位最高位的神明,第一次为了一个“最美”称号争斗,都把宇宙直接搞的破灭重启了。

    虽然不知道她俩长一模一样,怎么会因为这件事打的起来。

    反正是先动手的阿黛尔输了,理亏的她也就和维伦互换了身份,让她过过创造的瘾。

    途中也因为接受不了被凡人厌弃的感觉,想要换回来,却一直没有打过维伦,也就不了了之。

    真的操蛋……

    不提这俩嫌的很的女神,李奥瑞克已经收拾好了心情,打点好了行装,看着眼前的一到裂口,现在的他,似乎明白了那些狱中多年的囚犯出狱时候的感觉。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被关了这么久?

    不对不对,不是这个,是…惆怅,对!是惆怅,是一种面对未知的迷惘。

    取下自己的王冠,脱掉身上的装备,褪下戴满十指的戒指。

    他还是不想让阿黛尔因为自己惹上麻烦,或许这就是舔狗吧

    凝神的看了看逗留在身上的斗篷,不发一言的取下,放在指尖摩挲着。

    就算没有触感,也能感觉到一种滑腻。

    片刻后,这片荒芜的大地上,再次恢复了平静,只余下一块黑色的影子,随着不知从何而起的风儿,漫无目的的飘荡飞舞着。

    ——

    “哈哈哈!喂!在跑快一点啊!怪物!你这样怎么行呢,本大爷可感受不到一点讨伐怪物的欣喜呢。”

    “哈哈哈,是啊是啊,你这怪物是没吃饭嘛?昨天明明才给你送了几只老鼠,怎么?你难道没有吃饱嘛?”

    一个骑在一头马上的年轻小伙子,嬉笑着把手中的马鞭对着躺在地上的一个满身布满红色鳞片的人型生物就是打了过去。

    人型生物被打的鳞片绽开,身上还有多处血肉模糊,那几处地方的鳞片全部都不翼而飞,可见这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虐待了。

    附近劳务归来的大人们,笑着看着孩子们“玩闹”,瞅了眼地上的怪物,厌恶的躲得远远地。

    “喂,尼尔!别把它打坏了,不然的话以后我们就没得玩了。”

    另一个小个子上窜下跳的看着骑在马上的尼尔,提醒着他。

    “切,这种不祥的东西,死了才好呢。”

    骑在马上的尼尔毫不在意的一口痰吐在地上的怪物身上,翻身下马,把手中的马鞭递给一旁早就急不可耐的小胖子手里,道:“没意思,给你玩吧。”

    “嘿嘿,早就该轮到我了。”

    迫不及待的接过鞭子,像模像样的挥舞了几下,费力的翻身上马。

    “跑起来!你这懒货!”

    “啪!”

    骑上马背,扮演者讨伐怪物的勇士的小胖子,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的鳞甲怪物,毫不犹豫的一鞭子甩在它身上,打的它鳞片翻飞。

    痛呼一声,躺在地上的怪物费力的支起上身,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骑在马上的小胖子,一头和身体色调格格不入的杂乱黑发下,是一副还算俊俏的脸,不过脸颊上的细密的红色鳞片,和一双如野兽般,夹杂着野性的金色竖瞳毁了这张脸。

    被这双眼睛吓的从马上掉下来的小胖子,听到了同伴的嘲笑,愈加觉得恼怒。

    “你这怪物,竟然敢吓唬我,我今天一定要抽死你!”

    “啪!”

    “啪!”

    “哈哈哈,你们看!皮克恼羞成怒了,哈哈哈!”

    刚才的尼尔看到这一幕,笑的愈发开心了。

    “加油啊皮克!”

    “加油皮克!教训教训它,让它知道知道人类的厉害!”

    “人类的厉害?我想见识一下,人类有厉害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