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汉明 > 正文卷 第九百十一章 君可欺
    春和殿。

    一脸憔悴的朱慈烺,看着趴伏着的钱谦益,喝斥道“年初至今,前后四百六十万两了吧?加上国库拨给的三百万两,近八百万两银子……你说说,朕就征召八万新军,怎须耗费如此多银子,这还不包括粮秣。”

    钱谦益“呯呯”磕头道“臣有罪,臣有罪,臣罪该万死!”

    “死不死的另说,你且讲讲,这银子花在何处?”

    “回陛下话,有会稽郡王的粮饷标准在先,如今朝廷征召新兵,皆仿效北伐军的粮饷补给,由此单就饷银,就比往日高出了一倍。还有,士兵平日里吵着要顿顿有肉……这哪能办得到啊?没奈何,只能三天一顿肉食,陛下,这算下来,八百万两估计也撑不过啊。要不……削减二万人?”钱谦益一副万般无奈的样子,向朱慈烺叹着苦楚。

    “满口胡吣!”朱慈烺厉声道,“箭在弦上,焉能不发?如今朝廷多出六府之地,皆需要驻军,渡江北伐更是需要大军,岂能因为这区区银子而削减军队?”

    “可朝廷财力……顶不住啊。臣无用,无能替陛下分忧,请陛下罢了臣的户部尚书职,另选贤能!”钱谦益正气凛然地摘上自己头上的纱冠,放在向前左上侧。

    朱慈烺被顶得噎了下,他脸色忽白,眼见雷霆之怒就要暴发。

    可钱谦益面不改色地直视朱慈烺。

    朱慈烺颤抖着手指,指着钱谦益,“你……你……。”

    “你”了半天,朱慈烺慢慢放下手指,脸色慢慢缓和下来,竟安抚道“朕知道爱卿为难,可这是国事,关乎北伐大业,先帝在天上看着朕呢,也看着爱卿呢……要不,再从钱庄挪用些?”

    钱谦益摇摇头道“陛下,不是臣不肯,而是这钱庄银子,都是天下储户所存,从去年到今年,朝廷挪用银两已过千万两,再这么下去,恐怕……会惹大乱子,到时天怒人怨,臣……臣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啊。况且首辅等人一直盯着臣,臣若再遵从陛下的意思,挪用钱庄储银,怕是明日又是雪花般的弹劾状……。”

    “钱相,钱爱卿……再取一百万两,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如何?”朱慈烺已经在恳求了,他从顺天府离开时就明白,军队没粮饷会是什么情况,那就是一支乱军,不,盗匪啊。

    什么君臣纲常,全是个屁!

    钱谦益喟叹道“既然陛下已有决意,臣自然得遵从旨意,那……那就再破例一次?”

    “对,对,破例一次。”

    看着钱谦益稳步而出,朱慈烺突然掀翻了面前的案台,他嘶声嚎叫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自己殚精竭虑,每日仅睡三个时辰,一门心思扑在政务上,可结果呢?

    扩军有错吗?

    湖广、江西多出六府半之地,部得驻军吧?

    廖仲平部是京卫,必须调回来,总得有军队替换吧?

    太平候夏完淳部也得回原驻地,也得有军队替换吧?

    再则,北伐更需要军队,朕扩军八万有错吗?

    黄道周、钱肃乐等一应重臣在朝堂上抵制朕,这也就罢了,如今连这钱谦益也来顶撞朕,要不是朕当日硬保,你早被吴争给逐出朝堂,恐怕连京城都没地待。

    想到这,朱慈烺开始转变方向,怪起杭州府的吴争来了。

    这个不识臣道的混帐,生生把忠贞营十二万人全掳到了江南去了。

    这要是给朕留下个五六、七八万,朕也无须重新在京畿周边征召良家子啊,这让满朝文武驳朕“穷兵黩武”不说,京畿周边确实也劳耕不足。

    朱慈烺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这时他的脸色慢慢好转,朕是天子,天下共主,只要渡江北伐,收复失地,到时,一切都有了。

    吴争不也是这样崛起的吗?

    他当时仅杭州一府之地,不也照样养了三万大军吗?

    朕如今有十三府半的土地,养十八万大军,没什么不可以的。

    朕也绝不会欠天下子民的,等赋税收上来,再将这挪用的窟窿填上就是。

    ……。

    可惜啊,朱慈烺虽说在外流亡了三年之久,可他终究还是不食人间烟火。

    他一再地效仿着他爹的勤勉、克俭,却不明白,其实皇帝是用不着这些的。

    一国皇帝,如果靠自己一人的勤勉、克俭,能让这天下子民安居乐业,那他爹也就不用在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朱慈烺的怨天尤人,只会加剧他心中对吴争的不满,只会撕裂自己与朝臣之间的分歧,于事无补。

    他不想欠天下子民,可他却忘记了,义兴朝赋税结余,一年才三百多万两,而挪用的储户银子,至今已经多达千万两,怎么还?

    先不说利息,就说本金,也得不吃不喝三、四年才能还清。

    而新召大军,每天都得顾着吃喝拉撒,一旦出征,还得大把的银子往里填,出现伤亡又要大笔抚恤……。

    恐怕也只有象朱慈烺这样不识柴米油盐之人,才能天真地以为他能还得清。

    ……。

    十里秦淮。

    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桨声灯影。

    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

    秦淮河畔,来燕桥南端。

    有一处三进两院的河房建筑,叫媚香楼。

    它就是传说中秦淮八艳之一柳如是的住所。

    不过此时的柳如是也已经三十二岁,徐娘半老了。

    可说是徐娘半老,相比于钱谦益这老帮菜,那也是嫩豆芽一根。

    钱谦益如今就在此楼落脚,倒不是钱谦益如今穷得连宅邸都置办不起。

    恰恰相反,钱谦益有得是银子。

    钱谦益在书桌前奋笔疾书,柳如是在边上红袖添香。

    此时,柳如是的丫环进来禀报,有客来访。

    来者叫黄大湛,兵部侍郎,是黄毓祺长子。

    这黄毓祺说起来有些来头,天启年间恩贡生,崇祯年间与缪尊素成立“江上九子社”,主张“广言路,行改良,正朝政”,与钱谦益有往来,交情还算不错。

    他与周延儒早年同窗共学,一日两人议论天下事,话不投机,黄毓祺随手拿起桌上砚台掷去,可惜没打中,遂叹“恨不杀此误国儿!”。

    说来也怪,之后周延儒在朝为官,果然庸懦贪鄙,最后因延误军机之罪,被崇祯勒令自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