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如果重来,我确定 > 正文卷 第三章,暗堂高主
    二楼,一上来就看到一张木制大圆桌,隔着很远也能闻到一缕清香。

    里面的人也都在闭目养神。

    “哈哈!初弦来了啊,好久不见了,来,坐过来咱聊聊。”还没见到人就听到了那豪迈粗狂的声音。

    “好久不见,荣牧哥,你还是一样啊,没变,依然是那么刚气。”江初弦看向那出声的人,轻声且含着高兴的语气说道。

    那人名叫荣牧,力部的部首,专门管理打架的。他是一个地地道道舒海人,他有接近两米的身高,硕大的肌肉,来海堂之前是一个地下拳击手,但为人十分的好,也健谈,与大多数人关系都很好,而且家里还有很多小动物,也有很多人吐槽他这个爱好与他的形象根本不匹配,但人家就是喜欢小动物嘛。

    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出江初弦才经常去他家里做客,主要是去看小动物们。

    “哈哈,那必须的啊,我这人只要在家就会健身,我那些小动物们就喜欢看我健身的样子,有时候我做俯卧撑的时候还在我的背上睡觉呢。”

    “哦?你说的是哪几个这么调皮?”江初弦问道。

    “我那几只爱豆啊,它们正好给我增加点负担呢。”荣牧哈哈地说道。

    “爱豆们啊,也是。”江初弦觉得也是,荣牧家里也就那几只特别调皮,毕竟是雪橇犬三兄弟嘛。

    “初弦啊,别怪老头子我多嘴哈,但我不得不说,你看我们都来齐了你才到,虽然时间还没到,但作为最小的那一个你确实应该早点来,对吧,这是礼貌,对吧,这是你作为晚辈应做的,对吧。”正在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突然冒出来说出了一大串的话,江初弦也根本没来得及听。

    这老人名叫慕狰,别人一般称呼他为狰老,是商部的部首,是一个话痨,特别喜欢教育小辈,有着长辈的身份却没有长辈的威严,经常和孩子打成一片,但有时他的话特别多所以孩子们在做错事时会躲着他避免被他唠叨。

    “好啦好啦,知道了狰老,我每次来你每次说,我真的是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江初弦哭笑不得地说。

    每次江初弦来的时间都是会议正式时间的前五分钟以里,别人想说他都没理由说,但就他一个人老是说这件事。

    “哈哈,狰老啊,你也别说他了,这不是还没到时间嘛,无所谓了啦对不对。”荣牧也说了起来,毕竟狰老唠叨起来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我还没说你呢,荣牧,你就不能早点要孩子啊,30的人啦,没点数吗,我都怕你再过几年没能力了。”狰老一看荣牧就来气,因为他一直觉得荣牧不干正事,连最重要的孩子都没有,真的是操碎了心了。

    狰老也跟其他长辈一样喜欢催小辈早点结婚生孩子。

    “哈哈,狰老啊,我早就知道你要说这件事了,不过答案我等会儿跟你说,哈哈哈哈哈。”荣牧一听不知为何笑的特别大声,连最角落的那个都被吵醒了。

    “啊?什么意思?”狰老刚想追问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喂喂喂能不能让我安静的睡一会儿啊离开会还有2分24秒呢你们一把我吵醒我就要浪费几十秒的时间跟你们说话,很浪费的啊喂哦,初弦好啊。”那声音像是连续修了好几个晚上仙快要飞升的人临走时的语气一样样的,有气无力的。

    “陈眠哥晚上好。”江初弦笑着回了一句

    那人叫陈眠,情部部首,爱好是睡觉,就算一天不干什么事情依然是有气无力的。

    “陈眠!你给我起来!一天天的就知道睡,用不用我让你直接在棺材里睡啊!还有,你是熊猫还是熊猫的亲戚。脸上那副墨镜有多大你自己怕是不知道吧,还穿得这么邋里邋遢的,要不是看你那么瘦我真想说你一句网上流行的那个词,叫什么肥宅?对,就那个。”狰老又开始唠叨起来了,而陈眠却并没有听,又睡过去了。

    “唉,不是有句老话吗,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啊,这孩子才20出头就这样了,以后还能找到媳妇吗。”狰老无奈道。

    “狰老,您快坐下休息休息吧,润润嗓子,别伤着喉咙。初弦,好久不见啊。”一个看着温柔似水,声音也温柔似水的男人说到。

    “清颜啊,还是你好,行吧,我就歇歇,等会儿再跟你们聊。”接着坐回原位喝茶去了。

    这位温柔似水的男人叫吕清颜,容部部首,有着一头及腰的长发,对任何人都浅浅的笑着,很是好看,对,就是好看,第一次见到吕清颜的人都觉得他是女的,他也一直被误会,但从来不恼,依旧温柔的笑着。

    “清颜哥。”江初弦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虽然面前这位人特别好,也非常好看,但江初弦怕他的爱好被掰弯所以一直躲着他,又是受了一点小伤都不敢去容部找他,因为他的手很软很好看,包扎的也很细心,但就是太好了让他害怕。

    在战场上不怕死的江初弦却怕这位美男,可能就是一物降一物吧。但两人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咚咚咚”一阵敲击桌子的声音想起众人才安静下来,连睡觉那个也不睡了。

    “既然人都齐了,那会议就开始吧。”首座上的女人发话了。

    “堂主!”众人齐呼。

    “嗯。”堂主轻轻应了一声。

    堂主叫唐冰漠,冷傲无双的女人。

    “先将各部一个月的情况汇报出来,然后开始这次的主题。”淡淡的语气里包含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虽然平时的月底汇报不会在首部会议上说,但正巧赶上了嘛。

    “我先来。”荣牧站了起来。

    “力部这个月依旧是和往常一样在扫除其他团伙残留势力,仍在保护那些弱小群众,也加强了对各个区域的管理。”荣牧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但其实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文可管理近万人的力部,又可以带头领人拼杀。

    “嗯,做的不错,就这样继续办。”

    “接着是我。”狰老接着说道。

    “商部正在做一个大项目,关于沉龙湖那块儿地皮规划建设的我们认为最大额度要上亿。”狰老在工作上却没有半点废话,只抓重点。

    “可以,海堂里的可流动资金都归你们管,可以不用过问我。”

    “情部依旧是做着找奸细派卧底的工作,而且没有一人被发现。”陈眠稍微打起精神地说。

    “嗯,不错,继续。”

    “容部这个月初在国中部地区找到一些落后村庄,准备实施支援和管理教育,以海棠基金会里的流动资金足以。然后医疗组由于长期没有事情做比较闲,所以我想让他们一部分跟着去偏远地区行医,一部分去正规医院做医生护士,一小部分留在组里。”

    “嗯,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最后是暗堂。暗堂长期没有大活动。”江初弦简单的说了一句。没办法,暗堂可是最高一级战力,虽然说是十项全能但也不能什么都让他们干不是,而且如果有活动那真的就是大事了。

    “好,你坐吧。”唐冰漠轻轻的说了一句,接着才说道。

    “接下来是这次会议的主题,两件事,第一件事,关于荣牧的,第二件事,关于初弦的,你们自己说吧。”

    “哈哈哈哈,其实吧,这件事对你们来说不大,对我来说可大了。”荣牧哈哈地笑着,江初弦等人懵懵的听着。

    “你这个语气的话有屁快放!”狰老朝着荣牧说了一句。

    “哈哈,就是你经常催我的啊。哈哈。”荣牧不紧不慢地哈哈笑着

    “我经常催你的?嗯你有孩子了!!”狰老顿时瞪大了眼睛,站了起来,好似腰都直了起来。

    “对,而且已经有八个月了,我本来想再晚点告诉你们的,哈哈。”荣牧说到。

    “哈哈,好事啊,恭喜了。”吕清颜笑得更美了。

    “怪不得你今天晚上一直笑呢,恭喜啊。”陈眠睁了睁眼,无力地说。

    “恭喜了荣牧哥。”江初弦也很是高兴,因为去荣牧家里时经常能看到荣嫂,所以提前知道也正常的。

    其实也就他有这闲工夫了,其他人都忙的要死,哪还有个空啊。

    “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好啊,荣牧,做的不错,虽然瞒着我了但不碍事,等我干孙子出来孙女出来我肯定要乐死,哈哈哈。”狰老真的是很喜欢孩子,也喜欢做爷爷。

    “狰老,您这是占我便宜啊”荣牧哭笑不得的说。

    “切,别人想被占都占不到呢,看把你难受的。”狰老不在意地说。

    “好好,那我就替我家孩子谢谢您啦。”荣牧想了想也是好事,虽然已经有他这一个坚硬的后盾足够了,但多一个也好不是吗。

    “等小宝宝出来我一定给他送上一份大礼,哈哈。”狰老笑着说。

    “我们肯定也是啊。”吕清颜笑着说。

    “嗯。”陈眠也嗯了一声。

    “嗯,我们都会的。”江初弦也说了一声,毕竟在海堂的两年里还是有些资金的。

    “接着,就是初弦的事了。”这时堂主唐冰漠出声说道。

    “嗯。我的事很简单。就是我要上高中了,而我的高中阶段对我很重要,可以说是什么都比不上这段时间,所以我这三年不会再来一次海堂。”

    “啊?不会吧,就一个学没必要这样吧。”荣牧特别的惊讶,因为从江初弦来海堂开始就没拉下过一次活动,还经常帮忙做别的事,所以现在就让人十分的奇怪。

    “抱歉,虽然很无奈,但我有我的坚持,因为不管是我来海堂之前还是来了海堂之后我都没有过一个朋友。”

    “”

    一众沉默,因为事实就是这样。

    “我同意了。”唐冰漠忽的开口说到。

    “他只是去上个学,还在舒海市里,只是离着这个本堂远罢了。而且初弦有什么需要就帮他不就行了,毕竟是海堂亏待他的。”

    “没有的事,只是因为我的性格的原因,而且我是真想找几个真真正正的好朋友,和我同龄的。”江初弦说出了自己的理由&039;其实我只是想要找她罢了&039;江初弦没有说出他真正的理由。

    “哈哈,也是,毕竟又不是十年八年见不到,该见面时依旧会见面的。”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都走吧。初弦留下。”唐冰漠开始赶人了。

    “想好了吗。”“想好了。”“嗯,你去吧。”“墨冰姐,再见。”“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