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火鳞大王 > 第四卷 北海 第0173章血洒
    “……”

    掌中长枪飞刺,寒冰凝结的长枪在一瞬间便气化了,无声无息。

    “吼!”

    火龙张嘴,径向敖睺要来。

    避不了,躲不开!

    敖睺的牙咬的更紧,他似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拼了!

    眼底里一丝狠色闪出,在火龙临身的那一瞬,敖睺双手一合,周身的法力在一瞬间提到了最好,经络超负荷的承受,他的脸上痛苦的神情闪出,双手用力,猛地使劲往上一推。

    扩散!

    霎时间,一大片冰晶成型了。

    深青色的冰晶,火龙在同一刻烧到了,火光下,这冰晶闪着奇异的光,就像是一块澄澈的翡翠。

    凝雾成冰!

    这是祖龙经天仙卷记载的最强一篇防御术法。

    冰与水同源,但却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形态,将普通的流水凝成冰棱已属不易,就更遑论是水汽了。

    天赋和修为缺一不可。

    正常而言,龙属的修为至少需要达到天仙后期,才可以施展这术法。敖睺境界不够,他纯是以法力的质量堆积,也才堪堪的勉强施展了出来。

    事后于身体必有反噬!

    火龙和冰幕相持,陡然间空气都好像震了一下,一股强绝的法力波动朝四下里掀去。

    几名天将追着敖睺,身形正要靠近,却不妨劲风忽起,一下子就被掀飞了出去。

    一瞬。

    “咔擦!”

    忽然轻微的破碎身响起,敖睺的眼神猛地一变,但他还未来的及反应

    “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却是青色的冰幕已经被击碎了。

    敖睺的身子被一下拍下。

    “噗!”

    身子还在半空,他就忍不住张嘴喷出了一股鲜血。

    无数的破碎冰凌往四下里溅射,有些打在敖睺的身上,将躯体洞穿,顷刻间,他那一身红袍便变得千疮百孔了。

    更多的冰棱,则飞向了火龙。

    灼灼的火焰炙烤……

    “砰!”

    猛然间,忽的又是一声爆响,却是冰与火交融,爆起了一大蓬的蒸汽!

    火龙也无法再往下了。

    青红两色的光芒交织着,水汽往上,连带着众多的火星也纷纷偏离了。

    弥漫……

    ……

    金虹桥。

    天蓬已经无心再继续了,事实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再想要继续也不可能了。

    嫦娥使劲将自己的手腕从天蓬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一把抱起小玉兔。

    直到身体被搬动,小玉兔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鱼……鱼儿……”

    小玉兔喃喃,随即便忽的在嫦娥的怀里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鱼儿!”

    她大喊。

    脑海中有一幕,总是不由自主的被忽略,却又常常的会被想起。

    是天河边的那一晚。

    一个红衣青年,他对月而立,眼神中是冷漠的深邃。

    曾经以为这一幕只是梦境。

    但现在

    梦境的碎片被打破了,所有的一切都真实在无误的展现了出来。

    不是梦,是真的!

    “鱼儿!”

    小玉兔喊的更大声,挣扎的更加剧烈,却冷不防嫦娥忽然用上了法力,身子一下被禁锢了,声音也被锁死在了喉咙里。

    嫦娥抱紧了小玉兔,不顾一切的往瑶池的方向奔去。

    “火鳞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叫这个名字……”

    远远的,有隐约的声音出来……

    火鳞……么?

    视线渐远……

    ……

    足足过了半刻钟,南天门边蒸汽终于散尽了。

    不知何时王恶的身子也已摔在了地下,周生气机紊乱,那一身的金甲也残破不堪,他勉强站着,嘴角一丝血线低落。

    而在他的对面还有一道人影站着,敖睺的样子比王恶还要凄惨,发髻已经被削断了,乱发飞扬,那一身全由法力幻化的红袍破破烂烂的,却是已经无力修补,浑身上下处处都是伤口,血在不停的往外洒……

    而围着他们两人的,天将们已经集结完毕,几百名天兵阵式列好。

    “起!”

    千里眼一声低喝,几百名天兵举枪,同源的法力在汇集,只一瞬,千里眼身上的法力波动就开始飞快的提升。

    “天禁功法果然玄妙……咳!”

    王恶咳嗽一声。

    “区区真仙境界,竟已不比我弱上多少了……咳!”

    他又咳了一声,嘴角的血线滴落。

    而另一边,敖睺虽然还能站着,却已经说不出话了,嘴角的血线自然滴落,不用任何的动作。

    一招之间,胜负已分。

    敖喉到底还是比王恶要弱了那么一分。

    眼底里,绝望闪出。

    逃不掉了……

    不。

    不要说逃,此刻,便连移动都已是奢侈的事情了。脑海里一阵阵的抽搐,这是灵魂即将昏厥的前兆。

    “唔……”

    敖睺忽的伸手捂住了嘴巴,鲜血从指缝中流出,他握紧了拳头,放下手,然后将手背到了身后。

    摊开。

    “嘀嗒!”

    一滴鲜血顺着指尖滴落,肉眼不可见的,在这滴血里还藏着一丝黑点,极不起眼的一粒黑点。

    “咿呀!”

    意识海中,小家伙焦急的叫着。

    敖睺看了他一眼,只觉的脑袋愈发的昏沉。

    一阵的天旋地转……

    天仙后期,顶峰……

    气机的攀登微微一顿,然后继续,一转眼,千里眼的竟跃过了天仙!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天仙之上,金仙未满。

    “刷!”

    千里眼挥枪,甚至没有刻意的调动法力,枪尖便自然流转出一抹金色的幻影。

    完了!

    敖睺抿紧了嘴唇,他强提起最后一口气,紊乱的法力无法凝结,他试了好几次,才终于在掌中凝出了一柄枪。

    一柄近乎透明的,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冰枪。

    敖睺深吸了一口气。

    困兽犹斗!

    “嗤!”

    对面,千里眼不言,他面上没有丝毫的波动,掌中伤在摆过之后,狂猛的法力贯入,随着他一挥间,一道硕大的金色枪影从天而降,金影横空,强横的法力波动中,光枪直往敖睺身上落去。

    就要将他钉死在地上!

    完了!

    脑中念头闪过,敖睺举枪,掌中透明的枪冰枪被金色的光影映着,便连原本的颜色都失去了。

    暗淡……

    可笑而又悲凉。

    “轰隆!”

    枪影终于落下,巨响声爆开,敖睺的身子被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