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龙玺血印 > 修罗狱现 大风将起 第十四章 筹谋
    满天的黄沙,被山顶的茂密的大树隔绝在外,令人不寒而栗的惨叫声,在山顶回荡,脚下的地面,隐隐有些潮湿,竟都被鲜血浸透,变得暗红。

    萧戈浑身不由自主开始战栗起来,耳边传来墨渊低沉的话声,“小子,以为你是个死大胆,怎么害怕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萧戈看着眼前那犹如人间炼狱般的景象,摇了摇头,眼睛紧紧盯着山顶那一片开阔之地。

    山顶约莫数百人,此时赤身裸体,脚下悬空,被细长的铁钩,勾住颈部,那铁钩竟然就悬空挂在空中,胸口被划开一道长长的伤痕,身体内竟然被掏的空无一物,背上皮开肉绽,仔细看来,竟然刻画着复杂的铭文,如此模样,竟然还有意识,嘴中发出痛苦的哀嚎,眼神露出恐惧之色。

    一群身着漆黑长袍,胸口绣着一轮玄月,玄月上隐隐有些鲜血缓缓流淌着,为首之人漆黑长袍上,绣着三轮流血的玄月,那人脸上带着一个深蓝色面罩,眼神冷漠的看了看地面,伸手捏了一把血红色的泥土,放在鼻孔前闻了闻,摇了摇头头。

    旁边一人开口说道:“毒执事,还不够吗。”

    那身穿三轮血月黑袍,脸上带着深蓝色面罩的毒执事,胸口一阵颤动,发出嘶哑的声音,“事关元大人的计划,谨慎为好,墨渊没有什么异动吧。”

    旁边那人摇了摇头,“没有,一直装着不知道我们血月殿来这萨摩城一般,与往常无二。”

    “那就好,我答应他,拿了东西就走,不动萨摩城百姓,桀桀,到时可由不得我啊。”毒执事眼神中透着阴冷,胸口一阵起伏,那话声竟从胸口传来。

    墨渊脸上一阵翻腾,低声骂道:“血月殿,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狗杂种。”说着,脸上闪过一阵愤恨。

    毒执事手中结出一道印记,手中一股深蓝色气体向那些被勾起之人飘去,周围身着黑袍的众人,眼中露出恐惧,赶忙屏住呼吸,那深蓝色被那数百人吸入口中。

    原本那些被勾起之人,精神萎靡只是口中发出无意识的惨叫,此时随着那深蓝色气体被吸入口中,浑身青筋爆起,身体开始剧烈抽搐起来,原本慢慢往下滴的血液,猛然加快,开始流了起来。

    毒执事看着眼前惨叫的众人,发出沉闷的笑意,“明晚,血煞敝天阵成,血月殿绸缪许久的计划,看看异果到底能否进化,而你们一百三十六人,作为此次实验的物品,应该感到荣幸,哈哈。”说着,眼身中露出疯狂的神色。

    墨渊看着那飘散而来的深蓝色气体,脸色一变,瞬间捂着萧戈的口鼻,脚下轻点,往山下掠去。

    萧戈端着一杯热茶,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墨渊,笑道:“这茶我还没付钱吧。”

    墨渊摇了摇头,脸色凝重,开口说道:“你小子确定是不走是吧,不过现在想走也是走不了咯,那血月殿肯定已经将这萨摩城封锁。”

    萧戈脸上笑意一滞,“刚刚山顶怎么回事啊。”

    墨渊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这萨摩城即将出现出现异果,本应上个月就应该出现,不过这血月殿果真无比疯狂,竟然想要拿这异果做实验,看是否能令这异果进行进化。”

    萧戈脸色一变,这异果乃是集天地精华蕴养而生,本就神奇异常,这血月殿竟然想将这异果进行进化,不知是异想天开还是天才之作。

    “不过凡事都是有代价的,看今天情形,这令异果进化,是利用人来布下阵法来将不知何种力量凝聚,强行灌入这异果当中。不过凡事都是有代价的,先不知这异果能否成功进化,不过这阵中的一百三六人的下场你也看见了。”

    萧戈想到哪山顶阵中那些人,被开膛破肚,将体内掏空,但却还诡异的活着,不由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眼中泛起不忍。

    “我不知你为何来到这萨摩城,不过事已至此,如果那实验成功,血月殿顺利得到这进化的异果,恐怕我萨摩城百姓,包括你我二人,都会被屠戮一空。”墨渊说着,眼神泛起愤怒之色。

    萧戈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墨渊前辈,可有自保之法。”

    “哈哈,先前血月殿答应我,不动萨摩城残留百姓分毫,我倒也不管他们做任何事,可现在既然血月殿打的如此如意算盘,那我墨渊也不是任人宰割,此事还需你的配合。”墨渊盯着眼前萧戈,不紧不慢说道。

    “墨渊前辈有什么计划,小子萧戈全力配合。”萧戈拱了拱手,说道。

    “好,萧戈,此时如果成了,你也不是没有好处,我只要我萨摩城百姓安然无恙即可。

    那毒执事,乃是血月殿副殿主元的麾下,无上武念境七重的实力,不过修炼元赐予的地阶高级功法,圣元毒体诀,足以匹敌无上武念境九重,天人合一境一下,几乎不可将之斩杀。我虽是无上武念境九重实力,不过与那毒执事,也只是勉强战个平手而已。

    不过机会就在明晚,明晚那血煞敝天阵成,异果进化与否,就在明晚,毒执事必然要控制阵法令那异果进化,到时,我拖住血月殿众人,你去抢夺那异果,之后,就看你造化了,能成功带着异果逃出血月殿追杀,还是被血月殿抓住,你之后的遭遇,与我无关。”墨渊眼神闪烁着异芒,缓缓道来。

    萧戈表情微微一滞,看似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不过他夺得那异果之后,血月殿肯定不会再与墨渊纠缠,全部怒火,肯定会向自己撒来,到时,墨渊拍拍屁股回到他这萨摩客栈,而自己一个生死境被无上武念境强者追杀,那有顺利逃脱的希望。

    萧戈摇了摇头,眼中露出讥讽之意,开口说道:“墨渊前辈,怕不是认为我萧戈没见过世面,被那异果冲昏了头脑是吧。我拿了那异果,之后事情再与你无关,血月殿怕是瞬间会把我撕成碎片吧。”

    墨渊眼中露出一丝尴尬,缓缓开口说道:“小子,那你想怎样。”

    “我要你再拖住那血月殿三个小时,到时我逃出这萨摩城,就算血月殿追踪而来,而我却也远离这萨摩城,到时你可带着你萨摩城百姓从容离开。”萧戈开口说道,三个小时,恐怕这墨渊肯定不会答应,最少一个小时,估计是极限了,一个小时不知自己能否顺利逃脱。

    果然,墨渊闻言,一拍桌子,嘴里喝道:“三个小时,你怎么不说让我拖住那血月殿,让你炼化那异果呢。最多半个小时,否则咱俩各走各的。”

    “墨渊前辈,半个小时,估计我还在这萨摩城打转,到时血月殿抓住我不说,你萨摩城百姓肯定还是难逃这一劫啊。”萧戈带着笑意,说道。

    墨渊表情一沉,手指在桌上不断敲击,过了半晌开口说道:“最多一个小时,时间再久我没有办法,那血月殿肯定会有强者赶来这萨摩城。到时,都难逃一死。”

    “好,成交。”萧戈端起茶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