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十五章:吃醋
    一个月的时间,白橡每天都会定时去给冷月过渡部分魔力,不过每天过渡的魔力都会减少一些,使她逐渐适应没有魔力的支持。

    终于一个月后,冷月完全适应了失去魔力的支持,一个月里,冷月也并没有在发生什么白橡担心的事情,白橡也就暂时放下了心,暗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一切照旧,白橡依旧做着他的学生兼死神兼冷月的死党,白橡对死神能力的应用已经达到完全得心应手,据冷月说,白橡的魔力还会继续增加,随着魔力的增加,他还会拥有其他的能力。

    冷月的男朋友白橡对他的了解也略有加深,古辉虽然是个富二代,但却并没有目空一切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这倒让白橡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偶尔见面也会打个招呼,不过和他的关系也就仅限于此,白橡并没有和他做朋友的打算。这也就为后来发生的事埋下了一点伏笔。

    一切都照旧的一天,白橡在完成死神的任务回到自己的出租屋,突然收到一条冷月的消息:“我对象不理我了怎么办?”“?怎么搞的?”“他今天看了我的qq,我和另一个男生的聊天记录,就和我吵了一架。”白橡眼瞳闪烁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原状,“他都和你说过什么?”

    “他说既然他是我男朋友,为什么我和别的男生聊天记录那么亲密!”“我就和他解释说那个男生只是我认得干哥哥,结果他又说,那我也找这么个女生行不行?”看到这里,白橡眼神瞬间一冷,一股淡淡的杀意宛如刀锋一般刺破了空气,使得另一个房间里的白灵猛然惊醒。

    白橡察觉到白灵的异状,收敛了自身死神的杀意,虽然通过屏幕聊天,白橡还是感觉得到屏幕背后,冷月满满的委屈,冷月失去魔法后变得太过于的单纯,在为人处世方面很多问题考虑不到,虽然这件事错误主要在冷月,但是,白橡是个极度护短的人,而且,冷月是他深深喜欢着的人,尤其冷月最后转述的,古辉的那句话,在白橡看来,是在骂冷月吃里扒外,虽然白橡懂得,古辉会吃醋是因为在乎冷月,但是,他还是愤怒了。

    白橡曾在心里以自己死神的名义发过誓,绝不会让自己在乎的人受侮辱。在简单的安慰了冷月几句后,白橡的身影从出租房消失。

    此时,男生宿舍楼,古辉的宿舍里,古辉正和舍友抱怨,满满的都是在指责冷月的不是,一股冷意突然笼罩了整个宿舍,古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说过,冷月是个单纯女生,你要是敢负了她,天涯海角我会去杀了你。”脑海中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可四周仿佛一片黑雾,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却看不见人,这是白橡的能力——梦境现实,这是一个催眠魔法,会让人陷入沉睡,在梦境中经历宛如现实的一样的情景,而且无法自己醒来。

    “是谁。”古辉颤声问道。“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既然我说过的话你不肯听,这就是你在作死,既然你作死,那么我成全你。”白橡说完,古辉就看到眼前一个身影出现,拥有六芒星瞳孔,仿佛保罗天地万象,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来自心底,最为原始的心悸感,一袭黑衣,罩着一件黑色斗篷,至于为什么在梦境中打扮成这样,白象的解释是——为了装逼。

    冷冷的盯视着古辉,却制造一片片黑雾让古辉只能看清自己的瞳孔,随即一道黑芒从瞳孔射出,华邵峰只感觉大脑一整刺痛,随即躺倒在地,从他身上飘起的一道透明虚影,也被黑芒击溃,发出一声惨嚎。

    而此时现实中的古辉正满头冷汗,嘴里嗫嚅着些什么,随即猛的惊醒,周围还是舍友在打游戏的狂呼。此时的华邵峰依旧还没有缓过神来,梦境中的一切太过于真实,以至于华邵峰都不敢确定现在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

    耳边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像匕首深深刺进了脑海:“我再警告你一遍,冷月是个很单纯的女生,如果你负了她,天涯海角我会去杀了你而且就像在梦境中一样,让你连接受审判的机会都没有,连灵魂都消失。我说的负了她不仅仅指感情上,还包括在言语上,不要说一些很过分的话,否则我会很生气,你可以因为她吃醋,但最好不要再说像今天这样的话。明天最好和她去道个歉。”

    一整夜,古辉都辗转难眠,梦境中的一切使得她不敢再入睡,生怕再经历一遍那恐怖的梦境,所以第二天,白橡就看到一个顶着两熊猫眼的人在和冷月道歉,虽然想维持死神的高冷,但是看到古辉满脸委屈仿佛他才是受害者还有两个黑眼圈在苦诉昨晚的噩梦,白橡还是忍不住笑了,他本意是吓唬一下古辉,却没想到收到一个自己看来相当有喜剧感的结果。

    白橡装作路过的样子和冷月古辉打了个招呼,当然从冷月的眼神中,白橡也看得出来,昨晚古辉做的噩梦,冷月已经知道是他的杰作,眼神中带有几分嗔怪,白橡做了一个为无辜的表情,表示和他没关系。赶紧动用隐身能力,然后狂笑起来,一个一米七九的高个居然一脸委屈的和一个一米六五的女生道歉,怎么想怎么好笑,白橡禁不住想问,到底是太好笑,还是自己笑点太低。

    就这样,本来小情侣之间闹矛盾,结果在白橡看来,影视变成了一场闹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放寒假了,学校道路旁设立了不少临时的快递寄存点,白橡也准备把一些夏天的衣服快递回去,留下几件换洗的就足够了。

    白橡所在的药学系已经开始进入考试状态,一些副科开始零零散散的考试,一些主科也相继结束了课程,不过,白橡面对考试从来是一副不在乎无所谓的样子,对他而言,课堂上经常做笔记的,不用复习也绝对不会挂科,而那些上课做过笔记的,即使是复习了,也一样会挂,与其这样,还是小小的玩闹一下吧。三周时间又过去了,最后一周,全院开始考试,在考试结束后,果然和白橡预想的一样,自己挂了三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