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十六章:你在乎我吗?
    身为双子座的白橡,有些时候,大脑是会短路的。

    今天是放暑假第一天,学校所有人开始陆续离开学校,冷月决定在离开学校后,在威海多玩两天,于是决定送白橡一程,只是无意中的问答,却刺激到了白橡,然后整整一天的时间,白橡都处于大脑短路的状态。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放假第一天,白橡和冷月相约一起离校,白橡在学校的湖泊旁边等待着冷月,不多时,冷月出现在了白橡的视野,两人一路闲聊往学校门口走去,无意中,白橡发现,自己送给冷月的娃娃被冷月带在了行李箱上。

    带着几分期待,白橡问到:“怎么把我送的娃娃也带上了?”只是冷月的回答,让白橡很是受伤。“这个不是你送的,是我对象送的。”“那我送你的那个呢?”“哦,我放在宿舍了。”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使白橡的心忍不住颤动了一下,在这一刻,白橡感觉自己其实在冷月的心里,并没有多大分量,以前所做的种种,都不过是自作多情。

    白橡还没有走出校园,就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出租房,白橡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领着白灵前往车站,临走前,找到房东,交了下一学期的房租。

    白橡和白灵都不是本地人,父母的公司在潍坊,白橡在威海上学父母因为事业照顾不上白橡兄妹两,就让白灵转校和白橡一个城市读书,以好让白橡方便照顾白灵,而且在wh市区内,买下一套房子,只是那套房子离白橡的学校太远,所以白橡选择住校,只在周六周日才回家一趟,而在经历了那晚惊心的事件后,市区内的那套房子就被搁置了。当然,白橡的同学并不知道白橡是个富二代。

    车站和平时相比较,人流量明显增加,两人紧紧拉着手,以防走丢,经过安检,白橡和白灵进入车站,在休息室找到位置坐下,然后白橡想起了早上和冷月的那番对话,于是,嗯,白橡大脑开始短路了。

    在休息室坐定以后,处在短路状态下的白橡开始给冷月发消息:“你在乎我吗?”良久没有任何回复,白橡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然后开始编辑自己的动态,十分钟里,白橡编辑了五条动态发送,每一条都在诉说自己对冷月的看重,已尽对这段感情的重视。

    手机再一次陷入沉默,良久,白橡收到回复:“我很关心你啊。你是傻了吗?”白橡却感觉,冷月是在答非所问,他不想让冷月看出端倪,于是就顺着冷月的话回复到:“对,我傻。”,冷月发来一个哈哈的表情。然后手机再次沉默。

    不多时,手机qq消息提醒再次响起,是一个好友对对动态的评论的评论:“感情这东西,还是要看开一点。明知道得不到,不如就尽早放弃。”白橡看的心里一暖:“谢谢,其实你说的,我都懂。”

    片刻,火车到站的提醒响起,白橡一手拉起行李箱,一手拉起白灵,就像当初拉着她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一样,检票,登上火车,白橡的目光却始终有些迷离,身为死神,有些事,却依旧无法看破。

    两个小时的时间,白橡和家里打了一通电话,报告自己快要回到潍坊,然后和自己qq里几个关系非常要好的好友聊天,当然,几个人都是看到白橡的动态,然后在劝解白橡。

    火车在一个个站台停靠又启动,车轮一次次减速又加速,只是在两小时里,白橡的目光一直很茫然,这种眼神,不论谁看到,都不会认为他是一名死神。于是,就有几个小流氓要来惹事。

    “我劝你最好不要来惹事,否则你们会后悔。”白橡动用死神能力,看穿了几个人的想法,对着几个人淡淡的开口,不过这一举动差点被旁人认为是神经病。

    几个小流氓正愁找不到理由来找茬,白象这句话无疑是最好的理由。“小子,你很牛逼啊?敢对我这么说话?”为首一个黄毛怒道,随后瞥了一眼白灵说:“看样子这个小妞和你很熟啊,如果她能陪我们玩一玩,我可以原谅你。”说完就开始拉扯白橡,同时还有几个不老实的,已经要把手往白灵身上伸。

    两个即将摸到白灵的小混混却突然感觉手腕一紧,一股极大的力量从手腕传来,咔嚓一声,手腕已经骨折。“滚!”白橡面无表情说出这一个字,然后几个混混如同见鬼一样,落荒而逃,手的握力可以捏碎骨骼,这种狠人谁敢招惹。

    此时,我们的女主正和她的男朋友牵手走在海堤sh风吹拂在脸上,两人开始学着电视里的镜头,闭上自己的眼,面向大海,做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可是,他们忘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们是在海堤上。

    远处,受海风和潮汐的影响,一股水流卷一道浪花急速冲向海岸,当冷月和古辉意识到情况不妙时,已经晚了,“哗”的一声,海水狠狠撞击在第一道海堤,然后瞬间激起一道半人高的微型海浪,撞击在二人身上,巨大的冲力是恶人摔倒在地上,随即第二道微型海浪袭来,二人瞬间被浇透。

    海风吹在湿衣服上,想必都知道是怎样一种爽。不远处有几位游客看到,忍不住笑了起来,虽说感觉这样是不道德的。好在,宾馆离海边不远,两人回到宾馆更换了衣服,忍不住开始吐槽起来,不过,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对大海有阴影吧?

    货车有一次到站提醒响起,白橡和白灵到家了。白橡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放轻松了,白灵年纪还小,或许还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但是白橡却是真真切切可以体会到“独在异乡为异客”的那种无奈与哀愁。

    再次给家人打个电话,报告自己已经回到潍坊,然后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说明目的地,以后就不再言语。

    在火车上那段时间,白相一致在思考着和冷月的关系,然后就慢慢的捋出了一条头绪,有了头绪,白橡短路的大脑开始恢复正常,眼神也多了几分玩世不恭的意味,只是眼底深藏着一份凛冽之色,宛如死神的镰刀,会让人不寒而栗,当然,这份凛冽被深藏在眼底,在外人看来,此时的白橡,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二世祖富二代。

    给冷月发去一条消息:“刚才我大脑短路了,别介意,很抱歉。”很快收到回复:“我知道,刚才你发消息我就猜到你神经病犯了。”然后发来一个哈哈的表情,白橡也顺手恢复了一条“哈哈哈”。

    随着刹车声响起,白橡来到“腾虎集团”的大楼前,一百二十层的写字楼整个都是腾虎集团私有财产,建造的非常气派,门口保安恭敬地对着白橡和白灵喊了一声“少爷、小姐”后,主动去后备箱拿行李。

    只是被白橡拦下:“不用了,行李我自己拿,外面太阳这么毒,你们已经很不容易了,注意防暑。你们现在可以休息了,你们部门负责人问起来,就说是我让你们休息的。”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只是说出的这些话,让保安们着实感动了一番,除了白橡和白灵,还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们,这些保安对白橡、白灵的尊重是发自心底的,虽然表面上白橡看似玩世不恭,但是集团上下都知道,这个少爷其实威信很高,同时非常体贴下属。

    踏进开着冷气的写字楼,按下一百层的按键,看着观光梯逐渐升高,熟悉的眩晕感传来,白橡有轻微的恐高症。

    走出电梯,楼到尽头,就是属于白橡自己的会客厅,打开门,两道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白橡白灵兄妹二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