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十八章:占卜
    当白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普通人家早已吃完晚饭,而他们的晚餐才刚刚开始。

    和家人打个招呼,让管家把饭送到自己房间里去就一头钻进自己房间里去了。白橡家的别墅不仅很大,而且每个家庭成员都有属于自己的卧房和会客厅,并且,都有旁门可以通往屋外,还有隔断可以和其他的房间分隔开来。建有室外楼梯和三个独立游泳池。

    家里的管家,从白橡十二岁就一直看着他们兄妹长大,白灵更是管家从小看到大,对于这兄妹两人的习惯极为熟悉,比如白橡喜欢吃什么,白灵会在白橡进屋吃饭以后也跟进去,于是管家就带着几个保姆把兄妹二人的碗筷收拾到白橡的屋里去,白长风夫妇两人也很无奈。白灵看似懂事,但是脾气和白橡极像,很倔强。从小几乎全是跟着白橡生活的白灵对白橡很依赖,白橡也很宠溺白灵。

    只不过这次,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白灵就噘着嘴,一脸委屈的出来了,一旁的保姆在不停的安慰着白灵,管家也在不停地自责没有及时发现少爷有心事。华叔知道白橡的脾气,当他有心事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有外人去打扰的,除非白橡有特殊的吩咐。

    而刚才白灵一进屋就黏在白橡身边,结果就被臭骂了一顿。管家华叔把情况简单的告诉了白长风夫妇后,就退下了,走到白橡的房门旁,轻轻敲了敲了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白橡在里面说到:“华叔,你进来吧。”开门、关门,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音,华叔走路的脚步声,也没有,似乎是飘向白橡一样,白橡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凭借死神的感知能力,白橡清楚地捕捉到到华叔的每一步。

    “华叔,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这次需要你帮我占卜。小时候,我曾见过你做过一些事情,现在想起来,那似乎是你在占卜。”说话间,白橡抬起了头,六芒星瞳孔展现在华叔眼前。看到诡异的六芒星瞳孔,华叔吃了一惊,“少爷,难道你获得了恶魔的能力?为什么你的眼里会有召唤恶魔的法阵?”

    “不,华叔,我现在是死神。”白橡身上的气势陡然间增强,一股肃杀之意瞬间笼罩了整个别墅,其中的飞禽走兽皆匍匐在地,而在主会客厅吃饭的白灵,突然打了个冷战,手中的碗筷没拿住,“乒乓”一声,掉在地上碎了。“这种感觉,好熟悉,在威海的出租房的时候,也曾有过这种感觉。”白灵暗想道,但是她忍住了没有说出来,凭借直觉,她感觉到,那股肃杀之意的源头,在她哥哥的房间里,她担心说出这件事,会对她哥哥不利。“怎么了?”董玫芳关切的问。“哦,没什么,就是冷气吹的时间太久了,打了个冷战,没拿住碗。”白灵有些慌乱遮掩的说。

    一时间,白橡的房间里陷入了寂静,凭借魔法师的身份,华冥很快就猜到了事情的经过,华冥的脚下突然出现一个泛着金光法阵,对白橡说:“少爷,把你心中的疑惑告诉我吧。”“在往家走的路上,我被一群花纹奇特的黑蝴蝶保卫,它们带有致幻类药物,我想知道,它们是被什么人驱使。”

    白橡没忘从死亡空间内取出一只带回来的蝴蝶,交给华叔。他把那只蝴蝶给冷月看过,只是冷月表示她也不认得那是什么种类的蝴蝶。“暗亡蝴蝶?”见多识广的华冥立刻认出了白橡手中约一掌大小的蝴蝶。

    一摞纸牌出现在半空中,凭空悬浮,像是被桌面托住,看牌的背面,那是白橡很熟悉的“库洛牌”“库洛牌?”白橡喃喃道。“是的。”华冥答道。小时候,白橡很喜欢看《魔卡少女樱》因此记住了库洛牌的样子。

    左手放在了库洛牌上,将一摞牌洗切左手一直没有动作,但是牌却自动的分成了三组,随后再次恢复一摞,只是此时已经改变了三组牌的顺序,九张牌从洗好的卡组中飘出依次按顺序排成菱形:第一张放在最上,第二张放在右下,第三张在左下,中间三张牌从左到右按顺序排好,然后像摆第二层一样摆好第四层,最下面放一张牌。

    “库洛里德所创造的牌,请回答我我心中的问题,请告诉我,是何人驱使了暗亡蝴蝶。”华冥胸前的十字架挂坠突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白芒,同时一团绿光包围了库洛牌,中间三张牌依次翻开:光、镜、暗。“嗯?”华冥有些惊愕,瞳孔迅速的收缩了一下,这一细节,被白橡清晰的捕捉到了眼底。

    “华叔,怎么了?”“没事,驱使蝴蝶的不是普通人,他也是一名拥有魔法的人,但是他的身份我没办法通过占卜知道,少爷,既然你有掌控生死的能力,想必他也没那么容易伤害到你,不过少爷你要小心,如果他的魔法比你更强,那么你也奈何不了他。”“另外,白灵小姐身上,也有魔法,我可以感觉得到,而且她的魔法比你出现的更早,我通过占卜获知,她拥有的魔法,应该和预知未来有关,所以少爷,比起你来,小姐更容易受到伤害。”“嗯好的我知道了华叔。”

    华冥脚下的法阵收敛起来,白橡的瞳孔也恢复了正常,死神的气息也一瞬间消散,被惊醒的飞鸟重新回到枝头安歇。白灵的压迫感也瞬间消失。

    白橡满怀心事的吃了晚饭,保姆进来收拾了碗筷,白橡再次和冷月qq聊天起来,“你觉得那只蝴蝶漂亮吗?”“挺好看的,就是花纹感觉有些怪。”“我和你说,自从成为你干哥哥以后,我感觉我的桃花运都变好了。”“嗯哼?”“最近整天有女生跟我表白呢。”“切少吹牛了,真自恋。”“哈哈哈,其实昨天就一个和我表白的。”“一个都不够?你要几个,跟我讲讲怎么表白的?”白橡的房间外,管家、保姆、白灵、白长风夫妇也各自去忙了。

    白橡和白灵仿佛不经意间往自己的房间外瞥了一眼。

    一群黑色的蝴蝶,盘旋在一个窈窕的人影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