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二十章:嗜血蜂
    雨,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天气晴朗,积水开始蒸发开始化了。庄园里泱泱的水的气息。

    白橡这次出门依旧是向着乡下去的,他还记得那个马蜂窝在什么地方,不过这一次,他是坐着公司里的专车出门,一路上,白橡看到的人头上都顶着一个数字,或大或小,有些人头上的数字不断变化着,白橡已经知道,那是因为他们所做的恶或者善,导致他们的生命增添或者减少。

    只是一路上看到大大小小的数字,白橡也表示很头痛,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看的,而是自己想不看都没办法。

    很快,随着吱呀一声,轿车稳稳的停在了一处农田边上,白橡和司机打了个招呼,让他半小时后来接自己。当汽车摔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这么久的时间了,希望那一窝马蜂还活着吧。”六芒星瞳孔凝聚,白橡再一次变成死神,世界的一切,变得格外清晰,凭借记忆,白橡来到田地头一课三人环抱粗的树下,白橡朝着树上望了一眼,凭借死神之瞳对视力的辅助,白橡轻而易举的看到了离地三米多高的树梢上那个人头大小的马蜂窝里面的一切情况。

    马蜂窝里的确有一种蜂,但是,那并不是白橡所熟知的马蜂。只见这种蜂个头极大,约有成年人大拇指大小,也并不是黄色的,而是一种深紫色,带有黑色的条纹,显得很是妖异,随即白橡的脑海里出现一段信息:“嗜血蜂,是一种毒性极强的蜂类,在冰河世纪灭绝,其毒性极强,一只嗜血蜂的毒性就足以杀死一头成年非洲象,尾针无倒钩,不会在攻击敌人后死亡。如果失去蜂王,他们只能维持五分钟的生命。”

    这是白橡的一个辅助性的能力——万物掌控,可以熟知任何他想知道的任何物种的详细资料。“已经灭绝?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难道……”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如果说这些蜜蜂早就应该灭绝,那么是否说明这些蜜蜂的出现意味着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些嗜血蜂,如果这样的话,恐怕……白橡不敢再继续分析下去,不过既然遇到了,那么就先收服了吧,至少可以先减少一点威胁,白橡认为,这种蜂应该还没有大规模繁殖。“希望做这一切还不晚。”

    死神的威压瞬间散发开,马蜂窝里传出一阵骚动,随即马蜂窝噗的一声炸开了,一群拇指大小的嗜血蜂飞了出来,冲着白橡冲去“嗯?居然不害怕。”死神之瞳中,一道血芒浮现“吾为死神,掌万物生死,万物臣服!”眼前的嗜血蜂仿佛听得懂一样,,在里白橡还有一米远时,突然全都掉在地上,不断地颤抖挣扎。万物臣服,有着极其强大的威压,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任何生命都抵挡不了,都会臣服于此。

    在离蜂群约半米远的地方,有一只嗜血蜂,体型比其他蜂略大,想必就是蜂王,死神之瞳发出一道乌光,似乎是在空间中,撕开一道通往黑暗的通道,白橡眼神死死盯着地上的嗜血蜂王,眼中一道六芒星的印记缓缓飘出,随即印在了蜂王的脑海里,从此以后,嗜血蜂王就是白橡的契约兽。

    被打上印记的蜂王飞入了那道空间裂缝,那是白橡的死神空间,可以供在其中的生物生存,空间内的时间是暂停的,任何生物进入死神空间,都会维持一种无意识的休眠状态,同时身体的机能,也会同步停止。

    一团火焰从白橡指尖迸发,白橡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火焰就飞向了地上那一群嗜血蜂,火焰似乎带有附着性,只是在焚烧那一群嗜血蜂,但周围的干草,却一根都没有引燃,白橡使用的是地狱之火,圣经中有记载,地狱有永不熄灭的硫磺火湖凡有罪之人,均要接受不生不灭的硫磺火湖的焚烧。

    一股焦臭味传来,白橡忍不住捂住了鼻子,焚烧引起的浓烟呛得白橡眼泪直流。“孙悟空当年在八卦炉里,大概也不过如此吧。”白橡实在忍不住吐槽起来。很快,硫磺火熄灭了,地上只剩一团团被烧成焦炭的嗜血蜂尸体,白橡轻轻挥了挥手,一阵风吹过,就化成了灰,随风缠绵去了。

    做完这一切,时间过去了十分钟,白橡放出嗜血蜂,此时的嗜血蜂王虽然还有自己的意识,但却已经完全听命于白橡,同时白橡还发现了一个用处,将自己的精神和嗜血蜂王的精神连接在一起,就可以借助嗜血蜂的眼睛进行侦查“哈哈,这次赚大了。”兴奋地收起嗜血蜂王,同时收回了自己的威压,草丛中出现一道身影,眼神愤恨的盯着白橡所在的方向,刚才白橡的万物臣服,直接让他连头都抬不起来,花大代价搞来的一窝嗜血蜂,就这样让白橡直接给烧死了。

    成为死神后白橡对一些气息很敏感,十点左右的乡下,田间还有积水,如果不是有某种目的,是绝对不会有人出现在农田里,而这丝人类的气息带有几分怒气,更是不对劲,向那处愤怒气息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人影若有若无的晃动着。原地留下一道虚影,白橡迅速的瞬移到人影出现的地方,除了积水过的淤泥上一行脚印,还有空气中淡淡的硫磺和硝的味道,以及一缕快要散尽的烟雾,“用了烟雾弹?哼,算你跑得快。”白橡喃喃道。将刚捕获的嗜血蜂放出,沿脚印追踪,可是雪地上的脚印却在三米外中断了,白橡只好收回嗜血蜂。重新回到地头。

    司机已经等在了那里,坐上汽车,白橡在十二点赶上吃午饭的时间。郊外一座不起眼的大房子里,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瓶瓶罐罐。“我管你是什么人,敢坏我的好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只是这个人并不知道,他面对的是死神,是上帝亲自任命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