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你原来是个富二
    一阵闹钟的吵闹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白橡,突然被激发起床气的白橡毫不犹豫的抓起手机,随手一丢,从床上扔到了地上,迷迷糊糊的又要睡了过去,不到一分钟,白橡的眉头皱了起来,片刻,猛地一跃而起,然后掀开自己的杯子。

    “白灵?你干啥啊?在我屋里干什么?喂,醒醒,松开我的腿,啊,别咬。”然后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嚎响起,白灵毫不留情的咬在白橡小腿肚上,然后嘴巴还咀嚼了几下。白橡嚎了一嗓子,白灵非但没醒,还把白橡腿抱得更紧了,白橡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直接甩她两耳光,然后问清楚白灵为什么会在自己房间里,然后直接一脚把她踹出去,可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啊。

    一声惨嚎没吵醒白灵,白橡倒是也不忍心直接把脚抽出来了,“算了,昨天玩得那么累,让她再抱着睡会吧。”这么想着,白橡又慢慢的躺下了,不过片刻,直接再次跳了起来,“我去,还要去接冷月。”但是看看熟睡的白灵,“额,还是先安排下车吧。”伸手按了按床边的电铃,片刻,保姆就到了“让管家给我准备一下车子,我半小时后去车站。”然后瞄了一眼地上还在响着的手机,“不对啊,要来不及了!和管家说一下,我马上就要用。最普通的那辆车子就行。”白橡直接对着呼叫机吼了一句。

    然后,白灵极不情愿的翻了个身,揉揉眼,嘟囔着:“哥哥,你吼什么呢?”“先什么也别说了,清醒一下,冷月来了,待会去接她。”白橡直接在白灵头上轻轻敲了一下,白灵撒娇的往白橡怀里拱了拱,然后说:“知道了,我这就换衣服。”然后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白橡非常迅速的去洗手间洗了洗手,然后撩一把凉水洗了洗脸,大冬天在往脸上浇凉水,一阵寒意袭来,白橡瞬间清醒,走出洗手间,白灵正在换衣服,白橡的衣橱,有一大半空间其实是被白灵的衣服占满的,至于白灵自己的衣橱,则只有可怜的几件衣服,白橡曾经吐槽过,但得到答案是“因为我喜欢和哥哥在一起啊。”望着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白橡无语了,拜托,你上初中了好吗,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自己走到衣橱,拉开一扇门,里面整齐的挂着一套套西服和休闲服以及运动服,运动服一直是白橡的最爱,不过既然是去接朋友,也不能太随便,与是白橡果断选择了西服,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正式,更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白橡的万能的理由——为了装逼。

    拉好衣橱,白灵拉开另一扇衣橱门,里面同样有西服,有礼服有休闲服和运动服,只是,似乎对衣服选择困难是女生通病,白灵足足找了半小时,才终于决定穿一件白连衣裙,然后洗漱。

    当白橡收拾好坐上车子,打开挂在腰间的怀表,指针刻度指向八点,“希望不要堵车啊。”白橡祈祷着。

    从郊区通往市区的路上,畅通无阻,管家华叔亲自开车,只是此时的白橡已经有想死的念头了,白橡为了不迟到,和华叔说到,尽可能的快,在九点前赶到火车站,然后,华叔就开始在郊区的路上飙车,一路的漂移,几乎让白橡怀疑:华叔确定已经五十岁了吗?

    终于,车速开始放慢,从郊区到市区路程不是很近,可是华叔只开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市区,市区明显的比郊区拥挤,华数不得不放慢车速,此时的白橡,瘫坐在后排座椅上,一脸生无可恋。“华叔,停车。”“吱~”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白橡跌跌撞撞下了车然后在路边“哇~呕~”开始吐了起来,白橡本身就容易晕车,被华叔这么折腾,直接吐到胆汁都吐了出来。

    大约五分钟后,白橡才虚弱不堪的被华叔扶到车上,擦了擦嘴角残留的呕吐残留物,又喝了点热水,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再次启动车子,华叔和白灵强忍住笑意,车子再次上路,这点异常自然被白橡察觉,自然很快的,白橡就猜到了,这绝对是白灵再报昨天把她一个人丢下的仇,白橡晕车白灵是知道的,自然,是她告诉华叔,在郊区的路上开快。

    八点五十分,白橡一行人抵达火车站,巧合的是,列车居然也提前了十分钟到站,出站口,冷月在接站的人群里四处寻找着,而白橡,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动用死神之瞳默默地看着冷月,嘴角是一丝坏笑。

    “看来他果然是掐着时间点到啊。”冷月喃喃道。“谁说的?是你自己看不到我。”背后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然后下一瞬,白橡鼻子挂红了。“喂,我说,要不要这么野蛮,不就吓唬你一下吗!”“活该!”冷月噗嗤一笑。“走吧,上车,在那边。”白橡有些气急,却也拿冷月没办法,指了指华叔和白灵所在的位置。

    在车上,白橡很客气的和冷月的干哥哥刘辉做了自我介绍,一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一座庄园。

    “我们不是去你家吗?怎么到了一个庄园里?”“哦,这就是我家,那栋房子就是我们住处。”白橡淡淡的说到,车子停稳,下车,华叔把车开去停车场,然后在白橡的带领下,冷月和刘辉踏进别墅,一旁有保姆已经做好准备,“惠姨,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麻烦你帮忙给他们安排两个房间,我先带他们转转,待会你直接领他们去就可以了。”“好的少爷。”

    一路上,两个女生叽叽喳喳,天南海北的八卦着,白橡也插不上嘴,就和旁边的刘辉聊起天来,两人很快就聊得很熟络,通过聊天白橡知道了,刘辉今年才只有21,而且就在自己学校食堂里打工,是学校食堂四楼的经理。

    就这样,白橡带着冷月刘辉转了大半天,重新回到了会客厅。一旁保姆和刘辉说到:“少爷,客人的房间准备好了,饭菜也准备好了。”“嗯,好的惠姨,我们一块去吃饭吧。”

    看着端上饭桌的一道道菜,冷月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惊叫出声:“我说白橡,你家这么有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