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堕天使的使者
    “你跟踪我到底是什么目的?昨天晚上,也是你在暗中捣鬼吧?”“我们堕天使的使者在世间可是有无数位。昨天那位,可不是我。”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的里的人影说道,只有时不时被风吹动的斗篷帽子,隐约露出一张惨白的不像话的脸。

    “你跟踪我到底是什么目的?!”“堂堂一代死神,能感知我们的存在,却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目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厉之色,白橡显然不想再和对面多废话,手中点点黑色光点在汇集,一股死亡的气息开始蔓延。一对黑色羽翼从白橡背后展开,双眼也变成六芒星之瞳,变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平静之下,却隐隐的有股冷厉看向对方。

    左手一辉,光点爆射向对面所谓的堕天使的使者,一道凛冽之色出现在白橡双眼中,自从成为死神后,白橡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冷漠。对面的空间发生了波动,光点消失不见,眉头一皱,“果然有些能耐。”羽翼一挥,整个人直接冲向夜空,随机俯冲下来,羽翼边缘的翎羽爆射而出,如箭矢一般射向下方的人影,随机重重一拳轰向下方堕天使的使者。重重一拳从下方轰来,与白橡对轰在一起。

    “我没心情和你动手,如果和你动手,你不会是我的对手。”对方的声音带着一股漠然,仿佛面对的,只是一只蝼蚁。“你跟踪我们究竟是什么目的?”“我只是奉命行事。”

    平常人或许并不会深究这句话,但是身为死神的白橡却听出了不一样的信息:他说她是奉命行事,那么他每天都会把他们的情况报告给背后的人,而白橡却对那个背后的人一无所知。而且监事跟踪自己的,绝对不止一人。“既然如此,你就留在这里吧!”“不自量力,也罢,反正我们的目的是你的妹妹。”“你说什么?”

    眼中的冷漠此时变成了冷厉,一股肃杀之意蓦然自白橡身上爆发出来,“你应该知道这么一句话:龙有逆鳞,触之辄怒。龙之怒,绝对不是你这种小角色能承担起来的,而我的妹妹,就是我的逆鳞,所以你去死吧!”一道道光点开始汇聚在白橡手中白橡的背后爆发出四道黑色光芒,凝聚成两对羽翼的形状,再加上先前的一对,一共三队羽翼挥动托起白橡的身体,黑色的羽翼,黑色的服饰,在黑夜的衬托下,背后,是一轮满月,如果有人看到这番场景,只会感觉到震撼。

    黑夜,月光开始汇聚在白橡的三对羽翼上,羽翼翼尖指向中间,月光逐渐在翼尖汇聚汇聚成一个朦胧的光球,双手向着下方的堕天使一推,光球瞬间爆射出去,下一刻,一个纯黑色的光球从下方爆射向白橡,与月光汇聚的光球狠狠撞击在一起,奇怪的是,没有任何爆鸣声,甚至没有冲击波的传出,只是爆射出一圈黑色与白色的光环向四周发散开来。

    白橡再度出手,没有丝毫留手手中汇聚出一张月光凝成的弓,修长的手指搭在弓上,拉动弓弦的瞬间,一支白色朦胧的光箭已经蓄力,手一松,箭矢拖出一条银白色光尾,向着下方爆射。一道残影被射穿消散。“天选之人,死神,你就这么一点能耐吗?”一团黑色光球汇聚在堕天使使者的手中,重重轰向白橡,眼前的空间波动一下,白橡整个人消失不见。“你的速度,终归太慢。”一道戏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白橡的手中多出一团围绕着黑羽的光球,显得有些诡异。

    依旧没有丝毫声音响起,只有一圈光环向四周散开,白橡击中了面前那个人的后心,“噗”喉咙一甜,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影向着下方坠落。“地狱之炎!”白橡手中迸出一团不过指甲大小的紫色火焰,屈指一弹,沾上了黑斗篷,瞬间,附着在那道人影上,很快,便被巡逻至此的巡警发现,巡警迅速拨打了消防队,只是等到消防队赶来时,那道人影已经被烧死。

    当消防队试图扑灭火焰以消除隐患时,却发现,这团火,无论如何都无法熄灭,空气中弥漫一股焚烧尸体的焦臭味,同时大量的刺鼻的浓烟从尸体上咕嘟嘟的冒出来,而此刻的白橡,悬浮在高空,冷漠的看着这一幕当火焰彻底熄灭时,现场只剩下一团灰烬。随手一挥,一阵风吹来,灰烬被吹散,随风缠绵。

    几名消防队员和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从警这么久以来,从来没遇见到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火焰居然没有扩散到附近易燃物上,而且仅仅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将一具尸体焚烧成一堆灰烬。随之而来的一阵风,连灰烬都没有留下,这就说明根本无法立案。而身为警察的骄傲,根本不屑于去相信所谓魔法的存在。他们的愚昧使得他们不会接受任何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哪怕是真的发生在他们的眼前,他们也只会给出一些似通不通自作聪明的所谓科学解释。

    第二天,当白橡打开手机时,看到一条来自公安局的新闻:wf市某区昨夜一男子离奇死亡,身体自燃紫红色火焰,温度极高,警方目前断定为他杀,专家推测燃烧物为高锰酸钾,希望广大市民积极提供线索,凡提供有用线索者,均可获得三万元现金奖励。

    “呵呵,这帮警察够傻的,一个人浑身洒满高锰酸钾,还得自燃?这种推测都做得出来,连火焰不会引燃周围可燃物都不敢说出口,专家也真够要面子的,连事情经过都没见过就能推断出是高锰酸钾,真是可笑,估计听那些警察口述的时候,没少擦冷汗吧。”白橡作为整件事情的当事人,自然对专家的解释感觉到可笑,同时脑补出当时场景,更是感觉对那些所谓专家的不屑。

    “喂,这件事是你做的吧?”冷月从楼上走到楼下客厅坐在白橡对面指着手机上一篇新闻。“你都知道了还问我?”说着眉头紧锁在一起。“怎么了?”“没什么只是感觉那些专家很不爽,明明不知道原因,却偏偏做出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地狱之火,居然被他们说成是高锰酸钾自燃,真心不爽。”

    “我说你什么时候开始愤世嫉俗了?”冷月睁着一双扑闪闪的大眼睛探究的看着白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