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我居然还得安抚一只狗
    冷月来白橡家已经一周的时间,这一周到是因为冷月的到来变得充实起来。白灵的魔法白橡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她。白橡的那位干哥哥因为家里有些事情在第五天就回家了。

    “还在纠结要不要告诉你妹妹魔法的事情吗?”“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已,毕竟白灵魔法的觉醒太过于突然。”看着面前的鱼缸,鱼缸上映出白橡变形、紧皱眉头的脸,显得有些滑稽。“我说你也玩够了吧?潍坊也就这么大,也就这么多旅游景点。”“怎么?想赶我走了?”冷月做出一个夸张的哭脸。“没有,反正这套别墅是我父母买给我们兄妹俩的,随便你住多久。”“切,一副不甘愿的样子,话说今天没任务吗?”“怎么可能不甘愿,话说倒是有个任务,而且是个很奇葩的任务,都不知道审判之所的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什么任务?”“安抚一只黑背的灵魂。”“噗,哈哈哈哈。”

    “要和我一起去吗?”“可以啊,什么时候?”“今晚八点。”“哥、冷月姐,你们在谈论什么呢?”“你醒了?”“嗯。”“我去做早餐。”随着一阵锅碗瓢盆的碰撞,十五分钟后,一桌早餐就做好了,牛奶、煎蛋、三明治。白橡兄妹的私人别墅里也有一个微型游泳池,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白橡三人于是一整天除了吃午饭,其余时间都泡在了游泳池里。

    “说实话,你这个地方这么棒,我还真不愿意回去了,回去也是我一个人。”“随时欢迎。”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白橡和冷月坐在客厅里似乎是睡着了,“嘀嗒、嘀嗒。”白灵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书,一时之间,客厅里只有挂钟的滴答声。“当,当,当……”八声钟响白橡睁开了双眼,“冷月,时间差不多了,走吧。”但是结果,冷月一点反应都没有,“冷月,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去吗?”白橡轻轻推了推冷月,结果……“呃,睡着了?做的笔直居然能睡着?奇才。”看着被推了一把直接倒在沙发上发出轻鼾的冷月,白橡无奈的扶额。

    双眼缓缓地闭合,再睁开时,六芒星之瞳浮现,冷月的书房,白灵的身上突然涌出一团白光一张张仿佛来自天堂的光芒凝聚成的卡牌围绕着白灵,白灵睁开双眼,双眸变成奇异的金色。白橡的身影消失在房间内,一道流光从白灵的房间内射出飞向远方。

    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抱着一只黑背伤心的哭着,黑背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是舌头却有发绀的迹象,看样子,似乎是中毒。一道黑光闪过,笼罩了那只黑背的尸体,随即一道透明的虚影从尸体上飘起来。“呜——汪汪汪。”黑背的灵魂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欢快的摇了摇尾巴,向着小女孩飞快的扑去。

    身为灵魂的黑背,自然而然扑了个空,可是黑背似乎依旧没有意识到,又一次扑向小女孩,依旧扑了个空,白橡静静的看着,身为犬类的黑背,即使智商再高,也不会理解生与死的区别,更何况,白橡从来没有养过宠物,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一只狗。难道要抚摸它?

    一时之间,白橡也只能让它自己做着徒劳的做法。经过了一次又一次失败,黑背终于感到焦躁,不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音,暂时没有丝毫头绪,但是该干的还是要干,白橡靠近了那只黑背。“呜——汪汪”黑背充满戒备的望着白橡,呲了呲嘴,露出一嘴尖牙警告白橡。

    蹲在地上的小女孩哭着抱着那条死去的黑背,向着不远处一座房子走去,白橡耳朵动了动,扭头望见一个带着墨镜的鬼鬼祟祟的人影正看着小女孩。“偷狗贼,难怪是中毒死的。”一回头,那条黑背追着小女孩跑去,一边跑,一边跳起来企图扒拉小女孩的裤腿,时不时叫几声,企图证明自己的存在。读心术使得黑背的心理活动完全暴露在白橡的眼前,显然,那条狗在疑惑小女孩怀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狗是谁。

    隐身,然后使用空间瞬移,白橡轻易的追上了那条狗,看样子,这只狗的灵魂一时半会还不会离开它的主人,房子里走出一个妇人,望了望小女孩怀里的尸体,和小女孩说了些什么,白橡无心去听,只想着该如何让那条狗明白自己已经死亡。小女孩走进屋,黑背紧跟着追上去,似乎是在担心自己被关在门外,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门轻轻地在黑背进门前关上,黑背猝不及防一头撞在门板上,然后穿透门板钻进屋里。

    白橡看着,随机也穿透门板跟进屋里,黑背显然被自己能够穿透门板起了兴趣,不停地钻进钻出,时不时冲着小女孩汪汪叫几声,企图吸引住人的注意力,可是,小女孩已经听不到它的声音。“再这样呆下去也是徒劳,估计今晚应该还不会离开这里,算了我还是明天再来处理吧。”心中叹了一口气,身形一晃,白橡已经消失在房间内。

    “喂,你居然丢下我一个人去完成任务。”一进门,就听到冷月气势汹汹的责问。“是你自己睡着了好吗?我还好心给你盖上一条毯子。”抬头看看挂钟,指针指向九点半,“居然耽误了一个半小时。”“对啊,怎么了?”“没什么,就是出了点状况,那条黑背根本无法理解自己死亡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懂怎么安抚一条狗。”“所以呢?”“所以明天再说,今晚睡觉。晚安。”说完白橡直接走上楼梯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经过白灵的房间,白橡伸手推了推门,门没锁,白橡推开门进去,一道白光射出,白橡下意识的闪开,死神之瞳悄然浮现。白灵全身被一团圣洁的白光所包裹,双眸完全变成金色,“白灵,你怎么了?”白灵没有回答,仿佛失去意识般,“白灵、白灵,你醒一醒。”依旧没有回答。

    “白灵的魔法和我的好像是相反的魔法,我的是黑暗的,掌控死亡,那么白灵的应该就是光明的掌控生命,或许可以两者相互抵消,应该能唤醒白灵。”心下这样想到,一道黑芒就从白橡手心绽放然后仿佛受到引导一般,笼罩向白灵,果然如同白橡所想的,两种不同的魔法一接触,变彼此相融,渐渐地,白灵身上的白光就逐渐减弱,十几分钟后,白灵的双眸恢复了以往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