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瞳天使之翼 >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炫富变闹剧
    假期生活虽然美好,但是开学时免不了的,开学后,就正式升入大二,一个星期以前,董玫芳就在耳朵边一个劲的唠叨“就要开学了,带好你的行李,不要落下东西,学费一定要带够了,你和你妹妹的,你要不要带几件礼服……”

    “妈,我和白灵是去上学,又不是去参加舞会,带礼服干什么?大二下学期我都不用去投简历,直接来我爸的公司上班就行,用不到礼服的,我自己带几件轻便的运动服就好了,你给我的那张卡里整整一万块钱,交学费绝对够了,我爸又给我转了一万,妈,你就别操心了,我不是小孩了。”整天的唠叨,听的白橡头都大了。

    “哈哈,你妈妈原来这么唠叨的吗?”白灵的房间里,冷月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白橡,一旁的白灵和白橡一脸的生无可恋。不用问,肯定是刚刚董玫芳又来唠叨了一遍,明天就要开学了,白橡的妈妈明显更加的唠叨了,“赶紧睡吧都,明天就返校了,还得做很长时间的火车呢!”生无可恋的看了一眼冷月白灵,白橡转身离开了白灵的房间,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出租,董玫芳站在门口不舍的望着开远的出租,白长风因为公司的事务繁多,没在家。白橡因为晕车的缘故,坐在车上闭着双眼,回想着这个暑假,白橡感觉,这个暑假是目前过的最丰富多彩的暑假了。自己成为了死神,白灵魔法的觉醒,堕天使、撒旦,暑假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

    坐火车一向是无聊至极,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房屋,逐渐陌生的景物,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冷月白灵聊着天,无聊的时间最难度过,晕车的白橡不敢玩手机,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成为了死神,白橡很多以前有的小毛病没有丝毫改善。“冷月,为什么其他小说里成为死神后就仿佛重生一样,不再有普通人会有的小毛病,而我却这么惨,以前会晕车,现在依旧会晕车!”“因为你不是小说主人公。”一个让人很无从反驳的理由,白橡索性不再抱怨什么,反正都已经成为死神这么久了,大不了晕车的时候,让白灵帮自己治疗一下。

    难熬的四个小时的火车旅途终于度过,看着眼前这个待了一年依旧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城市,白橡只感觉这里是一个牢笼,重新说起令白橡难受的普通话,和出租车师傅说明了地点,向着出租屋开去,不得不说,出租屋的房东人品真的很好,虽然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去住,但是房东没有把房子租给别人,这样就避免了很多麻烦,顶多就是要自己清扫一下房间罢了。给房东打了一个电话,说明自己回到威海了,然后开始了大扫除。

    在三个人的努力下,半小时后,房间完全整理好。冷月需要住校,把白灵安置在出租屋,白橡帮忙冷月拎着行李行李,向学校走去。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成为死神视力变好的白橡就看见学校门口不知道为何,围了一群的人,一阵阵议论外加女生犯花痴的声音传进白橡耳中,一时之间引起了冷月的兴趣。兴奋地一路小跑,直接甩开了白橡,冲向围在门口的一群人中。

    “喂,我说,你行李不要了吗?你穿高跟鞋都能跑这么快的吗?”白橡心里无语至极,拜托,我还在干苦力,你就这么扔下我自己跑了合适吗?脚下步伐没有变,但是白橡直接穿透空间,没几步,直接走过了三百米的距离。冷月被挤在外围,一米六五的她奋力的蹦跶,就是看不见里面的情形。白橡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幻起来,无视人墙的阻挡,直接穿进了人墙最内围,反正也没人会注意到他。一辆纯黑的劳斯莱斯幻影跑车酷炫的停放在哪里,一个戴着墨镜西装革履的青年斜倚在跑车上各种的显摆,周围是男生羡慕的目光,以及女生发嗲的声音。听的白橡一阵恶心。

    迅速的挤出人群,找了个人少的角落,白橡趴在那里一阵狂吐。“你怎么了?”冷月看见了吐到虚弱的白橡,暂时放弃了看热闹的想法,关怀的看着白橡。“没事,呕——”一句话没说完又是一阵狂吐。“你挤进去了?”“嗯。”“你看到什么了?便便?”冷月一脸坏笑的说道,好像存心要恶心白橡。果然,“呕——”白橡又是一阵吐,胆汁都吐出来了,整个人扶着一棵树有气无力的说:“你存心恶心我啊,里面一个富公子哥在炫富。”

    “这就恶心到你了?不至于吧,虽然你的确比他有钱。”冷月有些短路的问道。“他没恶心到我,是他旁边一圈女生,那发嗲的声音恶习到我了……呕——”再次一阵狂吐,眼泪都挤了出来。“呃,你这也太夸张了吧?”说实话,冷月实在想不明白,白橡会被什么样发嗲的声音恶心成这样。“你不信,我带你进去看看。”稍稍恢复了一下,白橡恢复了正常。

    拉住冷月的手,一片滑腻柔软的感觉,让白橡遐想了片刻,“喂,你傻了?想什么呢?!”一旁冷月看见白橡脸通红样子顿时无语了,“拜托,你主动拉我的手,我都没脸红,你怎么还脸红了?真给死神这一职业丢脸。”冷月直接翻了白想一个白眼,“呃,不好意思,我这是第一次牵女生的手。”尴尬的解释一句,白橡带着冷月虚幻的穿过了人墙站在人墙内围。

    “浩哥,人家好喜欢你哦,能给人家留个电话号码吗?”刚穿进人墙内围,白橡和冷月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呕——呕——”冷月眉毛往上一挑,显然是被震惊到了,然后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吐了。白橡也忍不住了,早已经吐净胃内食物的白橡干呕起来。于是,陈浩本来好好地一场炫富,因为白橡两人的干呕变得尴尬起来,顿时脸一黑。

    “不好意思,这是我妹妹,只是路过,看这里人多,来看个热闹,你别介意。”白橡见状立刻开口解释。如果没什么事,请你让一下我们进去。本来已经缓过劲来的白橡只要跨过校门就可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了,可是偏偏刚才那个女生又开口到:“哎呦,浩哥,你看看,你在这里交朋友,他们却突然出来破坏你交朋友,你可不能这么轻易让他们走。”随后又转向白橡两人“你们又算什么?让浩哥挪车,真是不长眼。”这一近看不要紧,涂得猩红的嘴唇,扑粉扑的惨白的脸,粗粗的眼线,脸上还点了一颗泪痣,本来挺好看的妆,却被这个女生画的只有恶心方能形容。“呕——”回答这个女生的,只有一阵呕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