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序章 暗夜之前
    华夏津海市,1993年。

    郊外一家废弃的工厂外。

    老刑警吧嗒吧嗒的抽着撕去了过滤嘴的“红梅”牌香烟,注视着眼前已经被盖住白布的尸体。

    白色的烟雾笼罩在他的脸上,令人一时之间捉摸不透他的表情。

    “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凶手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起案件了!”旁边的小王愤愤地嚷嚷道,凶手的残忍与冷血让他这个刚进入工作没几年的小年轻出离的愤怒。

    绿色警服上面的金色纽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凶手杀了人还不够,还要把他们的尸体弄成这个鬼样子原本活生生的人现在变成了皱巴巴的脱水干尸!等我抓住他,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老刑警则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红光忽的亮起,随即被扔到地上,一只大脚在上面踩了踩。

    目送载着尸体的担架被抬上了警车,老刑警拍了拍青年警察的肩膀::

    “我不建议你这样做,这件事情不会跟我们再有任何关系了。”

    “啊?为什么啊,师父?”

    “之前的那几起案件你没有经手,应该只是看的卷宗吧”

    “嗯我那时候在处理城南的一起入室抢劫案。”

    掸了掸显得有些皱皱巴巴的警服,老刑警悠悠的道:

    “之前的三起凶杀案我都有参与,第二起我甚至是首个到达现场的警察”说到这里,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陷入了不好的回忆之中,语气也变得有些森然:

    “那第二具尸体是个以打地下黑拳出名的拳手,手上有硬功夫,寻常三四个人进不得他身,然而然而他死了死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而且身上看不出一丝反抗的痕迹”

    “也有可能是被乙醚什么的捂住了口鼻啊”小王争辩道。

    “不”老刑警的瞳孔微微收缩,这是受到了惊吓的表现:

    “他的体内没有检测出任何麻醉剂成分最为诡异的是,跟这具尸体一样他用手指了指后备车厢已经被关闭的运尸车,他也被吸干了全身的鲜血”认真的看向小王:

    “法医用仪器检查过了,一丝一毫都没有留下来”

    “师父你的意思是”小王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他结结巴巴的道:

    “他们之所以变成这个鬼样子是是因为失去了全身的鲜血?他们是因失血过多而死?可可这不可能啊即使是用最精密的仪器也做不到把人体的血液全部抽光啊,皮肤里肯定还会有残留的”

    “一点残留都没有”

    小王忽然感觉到一阵颤栗,尽管时值初夏,又是一天之中最为炎热的中午时分,一股寒意还是如同冰水一般将他全身上下浇个通透——那是人类本能的恐惧。

    “之前局长给我打电话了,这件事交给国安局七三组的人处理。卷宗、资料、还有尸体什么的,最迟明天就会完成交接。我们还是去处理那起抢劫案吧”

    说罢,也不管小王的反应,便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小王有些不服气,他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唯物主义,从来不信牛鬼蛇神那一套。

    在他看来作案手段再恐怖,也无非就是个手段残忍的变态凶手而已,难道还能敌过自己腰上的54?

    可是师父的话又让他感觉这起连环凶杀案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做他们这一行的,早就知道好奇心是要不得的;“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要问。”这条规则不知救过多少同事的命。于是他也一并沉默着,加快步伐以助跟上老刑警的脚步。

    半小时后,相关人员陆续撤离,随着最后一辆警车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工厂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死寂。

    无端由的,一阵风吹过,工厂二楼的破旧窗户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呼呼”似乎先前的风并不足以证明其威力,更大的风袭来。本就在风中摇摇欲坠的窗户终于是承受不了这股巨大的风力而掉在地上,发出“咔嚓”的碎裂玻璃响。

    就在这时,一双带有恶意的血色眼眸在窗边一闪而过。

    “咦?那是什么?”一位捡垃圾的老妇从工厂边经过,她看到了窗户中的异像。

    揉了揉眼睛,映入她眼帘的还是那扇黑漆漆的,仿若择人而噬的巨口般的窗户,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没有看见。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哎”

    老妇唠叨着,继续捡她的垃圾。

    二十多年后,千里之外的绿藤市。

    “据天文台最新消息称,我市今夜将会有百年以来最大的流星雨——-象限仪流星雨。

    作为2018天宇上演的首场流星雨,象限仪流星雨将于4日达到极大,平均天顶流量每小时在一百颗左右。

    电台里操着一口标准普通话口音的主持人兴奋地说着:“那么专家们是如何看待这场流星雨的呢?我们今天荣幸的请到了中国天文学会会员、津海市天文学会理事史承志来做客我们的演播室”

    史承志:“啊,很高兴能到我们群众之声广播电台来做客,关于这场象限仪流星雨: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极大时的流量在120颗左右,但持续时间较短。与其他很多流量较大的流星雨不同,象限仪流星雨的母体彗星至今还没确定。这也为其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感谢史教授的简要介绍,那么观众朋友们一定要问了,什么时候才能观测流星雨呢?我们又要到哪里去观测呢?史教授。”

    “这个嘛正常情况下,如果天气晴好,4日黎明前,大概是2、3点钟就可以被观测到。我们这个啊感兴趣的公众面向东北方天空就可以欣赏到颗颗流星划过夜空的美妙场景。”

    而在这座城市的某所小区之内。

    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窗外的知了声与小区池塘里的蛙声响成一片,又是一个喧闹的夏夜。

    客厅中尚未完全关闭的游戏机闪动着蓝色的光,4k电视的画面倒是一片漆黑。

    向一旁看去,只见一位身穿黑色背心米色短裤的的青年仰躺在沙发之上,正在发出香甜的鼾声。

    在他右手边的墙上,时钟的指针指向“2”的方向。

    很显然,这位小伙子因为打游戏打的太晚而迷迷糊糊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关怎么总打不过去哎呀又死了”青年咕哝着,在他的梦里估计依旧是他白天所打游戏的内容吧。

    就在这时,夜幕中有光华闪过。

    先是一颗转瞬即逝的的光点在天边划过了一道优雅而美丽的弧线。

    紧接着,仿佛揭开了华美戏剧的大幕一般,越来越多的流星出现在深蓝的夜空中。

    象限仪流星雨开始了。

    无数的人们拉开站在自己的窗前拉开窗帘欣赏这美丽的一幕。

    唯有青年还在睡觉。

    仿佛是不满青年对自己的态度一般,一颗小小的流星脱离了它的伙伴们,向着青年的位置飞了过来!

    “喂,宝宝快看那颗流星!”一位秀丽的少妇指着那颗“离群”的流星对自己的家人道:

    “它改变了方向!”

    “在哪呢在哪呢,少妇那只有六七岁的女儿好奇的探出了小脑袋,头上的双丫髻在妈妈的肚子上顶来顶去,随即不满的瘪起了小嘴:

    “什么也没有嘛,妈妈骗人!”

    “哎呀,你太慢了,早就落下去嘞。”妈妈笑呵呵的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女儿:

    “笨宝宝。”

    “啊,干啥打我吖!”捂着脑袋的小女孩一俩委屈的说道:

    “我要告诉爸爸去!”

    “去吧去吧,看给你能的,向爸爸告状去吧~~”少妇逗弄道:

    “也不想想是谁给你买好吃的,买漂亮衣衣和小娃娃。”

    “嗯——嘻嘻,我还是爱妈妈的!”

    暂且不理会这对母女的小闹剧,让我们把视角放回到青年的房间。

    那道小小的流星调皮的在空中打了个转,径直穿过青年房间的窗户,随即钻到了青年的身体里。

    “iaiaiaia,嗯?”

    一阵炽热感从青年的四肢百骸传来,让沉浸在睡梦中的他十分难受。

    不舒服的翻了个身,他一脚踢掉了身上盖的毛毯,手搭到了一旁的游戏主机之上。

    一时间,房内光芒大起,隐隐有青色的数据样流光在青年与游戏主机之间来回传递:

    “尝试接触中———-宿主条件符合,允许寄生。”

    “正在寻找最近能力源——-已搜索到能力源!”

    “能力源性质:s型虚拟”

    “能力源类型:可成长型”

    “正在建立稳定连接!”

    “稳定连接建立失败,能力源可用部分:70”

    “重新建立稳定连接中——-”

    “稳定连接建立失败,能力源可用部分:50”

    “重新建立稳定连接中———”

    “稳定连接建立成功,能力源可用部分:3”

    “资料输入中———-”

    “滴滴!已完成。”

    伴随着“已完成”电子音的响起,青年的游戏主机也冒出了一阵青烟。

    当然,睡梦中的青年肯定是不知道的。

    “桃乃木嘻嘻”

    他的嘴角流下了一丝口水,看来这回做的梦好像跟游戏没什么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