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七章 七人聚会(上)
    坐在皮椅上的七个人全都惊诧地左顾右盼,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楚央抬起头,最先有所发现,大喊道:“在那里!”

    大家抬起头来,望向四周,这才发现原来房子顶端的四个角落都安装着一个小音箱,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抱歉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把几位‘请’到这里来。不管你们现在处于何种心境——愤怒也好、恐惧也罢,都请暂时冷静下来听我说完以下的话,因为这是关系到你们性命的大事。”

    坐在椅子上的七个人屏息静气,偌大的空间里没有一丝杂声。

    “我猜,你们刚才已经有过一些交流了。所以各位的名字和来历,就不用我来一一介绍。我相信你们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我把你们请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

    “简单的说吧,我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

    围成一圈的七个人面面相觑,神情复杂,难以概括。

    “现在在座的各位,不管你们先前是干什么的——-大学生、教师也好,企业家、编辑也罢。”

    “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你们都犯下了一些令人发指的罪行!”

    说到这里,沙哑声音中罕见的带上了一丝歇斯底里的情绪,看得出,他很激动:

    “你们都是刽子手!你们都该下地狱!”

    这恶毒的如同诅咒一般的话语蚂蝗般地钻入了众人的耳朵,令他们陷入一种震惊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

    良久,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邓展抬眼望去,是那位拥有棕色卷发的漂亮女教师张妙妙:

    “您能告诉我们我们具体犯了什么错吗?”

    其他人的目光里也有着相同的疑惑,很显然他们也搞不懂: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然而沙哑声音却没有理会张妙妙,而是平缓了一下情绪,自顾自的说道:

    “不过上天是仁慈的,纵使你们十恶不赦,祂也会给你们赎罪的机会”他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邪恶的意味,仿佛正在筹谋某种阴谋一般:

    “我要你们自相残杀!”

    “什么?”

    “自相残杀?你在说什么啊?”

    “有病吧”

    众人纷纷喧嚷起来,然而,下一秒,广播里传出的声音再度让众人安静了下来:

    “请大家安静,当然,贸然说出让大家“自相残杀”这种话,你们一定是不会理解的“罪人常不自知”,所以我在你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这所房子里做了些手脚。”

    “在这所房子的地下,埋藏着足以将你们和这所房子都从地球上抹去的定时炸药,定时系统只有我能更改,所以你们认真考虑考虑。”

    众人默然,光凭沙哑声音能够把众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抓到这里来的能力,他们谁也不敢怀疑沙哑声音所说事情的真实性。

    “很好,这样才乖嘛,哈哈哈哈哈哈”沙哑声音疯狂般的大笑道:

    “看来你们已经初步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过,那我就详细讲一下规则。”

    “从我播放这条广播后起,你们就要自相残杀——-包括但不限于任何武器杀人方式随你喜欢,只要不被人看到。”

    “而在命案发生以后呢,我会第一时间收到信息这座建筑的每一处都被我安装了隐蔽的针孔摄像头,之后,我会通过广播的方式召集大家一起来到这座大厅中进行推理。大家一起投票选出真正的凶手,正确的话凶手会受到制裁剩下的人一起视为本场游戏的胜出者;错误的话嘛嘿嘿,凶手成为这场游戏的胜出者,剩下的其他人都要跟这所别墅陪葬!”

    “弹丸论破的即视感”邓展甚至恶趣味的想到,这广播背后的幕后黑手不会是黑白熊吧!

    “当然,对于这场游戏的胜出者我也有奖励,不单单是逃出这所建筑而已,还可以获得我藏在地下金库的三亿美金以及津海市的十二处房产我相信,这份奖励,即便是对于像陆九海先生这样的大企业家,也是份像样的厚礼了吧!”

    陆九海咬了咬牙,没有反驳,事实上他的公司资金周转确实出现了点问题,如果要是有三亿美金的资金流注入的话可这不能以杀人为代价。

    否则即便是他这样的身份,最后也逃不过吃枪子的下场!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杀人毕竟现在文明社会嘛,大家可能对这种举动有些“抵触””

    听到这话,大家纷纷都来了精神,竖耳倾听:不用自相残杀也有逃出去的机会?还能到手三亿美金和津海市的十二处房产?!

    “那就是找到我,我就藏身在这所别墅里。当然,我也不会刁难你们,会给你们留下线索”他残忍的道:

    “假如直到明天中午十二点前,还没有发生命案的话,我就会亲自出手,跟大家一起玩这个“杀戮游戏”。”

    “如果你们不能在一定时间内找到的话”

    “我会把你们一-一-杀-光!”

    “怎么样罪人们,这个游戏是不是特别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哑声音猖狂的大笑着,丝毫没有漠视生命的罪恶感。

    “胡说八道!”

    愤怒的声音传来,陆九海拍案而起:

    “你这是犯罪!不但绑架我们还要让我们自相残杀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这么说,陆九海先生是不准备跟我们玩这个“游戏”喽?”沙哑声音阴沉沉的说道,其中的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不光是我,在场所有人都不会这么做的。我不管你是谁,小子,你要想好敢在绿藤市绑架我的下场。”

    陆九海针锋相对、毫不示弱,言语中同样带上了威胁的意味。

    “哦,哈哈,陆九海先生是在威胁我吗?可惜这里不是绿藤市不管你在外面怎样呼风唤雨,在这里,就得遵守我的规则”

    随着沙哑声音话语的落下,整所建筑的灯光猛地熄灭,大厅中央,坐在椅子上的大家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在场众人惊慌失措,其中夹杂着女人的尖叫声———-很明显来源于胆小的张妙妙。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之际,听力灵敏的邓展听见了“噗呲”一声响,好像是轻微的射击声。

    接着传来了一声男人的闷哼:

    “啊!”

    灯光重新亮起。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陆九海—-这名绿藤市的大企业家捂着胸口瘫在椅子上,痛苦的挣扎着。

    “陆九海先生,你怎么了?”坐在他身边的孟凡梓惊道,他离开座椅想去扶陆九海。

    谁知,还没等他走到陆九海的椅子旁,他便已经不行了——

    只见这名曾经在商海叱咤风云的企业家一手扶住心口的位置,另一只手费力地向前伸,似乎要抓住什么似的。

    然而他的手刚刚伸到一半,便无力的垂落了下来,身体也彻底前倾,趴到桌子之上一动不动了。

    这里要说一点,由于桌子十分巨大的缘故,众人的椅子虽然围绕桌子摆成一圈,但彼此之间相距很远,因此孟凡梓即便是想帮助陆九海,也得从椅子上下来走上几步才行。

    可惜还没等他走到,陆九海就趴在桌子上了。

    坐在一旁的陈琪以超越旁人的敏捷抢先一步来到了陆九海身旁,将他的头翻了过来。

    只见陆九海面色青紫,眼球暴突。很明显是中了神经类的剧毒。

    她将手放到他的鼻子下方,随即又翻开他的眼睑看了看,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没救了,瞳仁已经涣散,气息没了除非能迅速把他送到急诊室。”

    众人不敢置信的听着陈琪的判断,良久,张妙妙才疯了似的从椅子上跑了下来,杀猪般地大喊:

    “杀人了!杀人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在意识到玄关处的大门打不开之后,她崩溃的跪了下来,朝着音响的位置连连磕头道: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放过我呜呜呜呜,好不好”

    然而,广播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语气温柔,笑眯眯的说:

    “不想玩这个游戏的人,我将自动视为他“放弃”了这个游戏。这只是第一次,也是个警告。”

    “要是这种事情再有第二次嘛”沙哑声音的语气变得阴冷:

    “那你们剩下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不仅仅是张妙妙,陈琪也惊恐地捂住了嘴,事实上,所有人都是一副惊恐万状的表情。音箱里的声音继续道:“所以,唯一能活着离开这里的方法就是,按我的规则玩好这个游戏在狩猎与被狩猎的边缘徘徊,胜利者得到一切并洗刷罪孽唔,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他变态般的说道:“这样吧,为了加深一点游戏的趣味性,最后蒙蔽了所有人的凶手,不单单能够逃离这里,获得金钱与房产、还能获得所有活着的人的生存权——也就是这座别墅全部机关的操纵权,以及门口那扇大铁门的钥匙。”

    “当然,如果你们这些伪君子直到明天中午之前都不肯参加这场游戏,非得逼我出手的话那你们就只能到地狱里去后悔了。”

    “好了,该交代的我都说了,最后提醒你们几点。”

    “第一,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吧,这里是一所旧监狱改造成的,除了打开大门能出去之外,别无他法。你们不用枉费心机地做各种逃生尝试了;”

    “第二,在大厅西北方向的那个柜子里,有供你们半个月生存的食物和水,只要你们不浪费,捱过半个月完全没问题;”

    “最后一点,我希望你们能明白——你们的生命掌握在我的手里,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既然能把你们神不知鬼不觉地请到这里来,也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你们的性命。各位好自为之吧。”

    “那么我宣布—-游戏现在开始,祝大家好运!”

    等了好一阵,音箱没有再发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