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九章 奇怪房间(上)
    陈琪依然蹲在陆九海的尸体旁边,就在刚才幕后黑手向众人讲解游戏规则的时候,陆九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彻底失去了生命。

    她望了望身旁的尸体,眉头微蹙,转身去安慰跪倒在地上的张妙妙。

    好一阵子,众人才安抚好了精神濒临崩溃的张妙妙和李显,将他们扶回到椅子上。

    孟凡梓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道:

    “陆陆先生的陆先生的尸体怎么办?”

    比起之前,他的嗓音有些干涩——-尤其是在提到“尸体”这两个字的时候;沙哑声音的冷酷残忍让他这个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现代人类第一次认识到了杀戮游戏的恐怖。

    众人都没有说话,如果说刚才还有谁对沙哑声音的话有些怀疑的话,那么在见识到陆九海的冰冷尸体之后,这种怀疑便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李显在萧洛的安慰下好了很多,但身子还是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另一边的张妙妙则更加不堪,趴在桌子上,肩头好一阵耸动,夹杂着抽泣与呜咽声。

    陈琪则轻轻拍着她的背以图让她好受一些。

    “死者为大,就这么放在大厅里也不是什么好事,陆先生的身上应该有他房间的钥匙,我们把他背回到房间吧。”楚央说。

    然而在他的目光希冀的扫视了一眼大厅中的众人之后,大家却纷纷低头,就像没看见他一样;这让他很是失望。

    开玩笑,谁愿意去背一个死人啊,尚且不说恶心和害怕的缘故,这陆九海死得如此憋屈,可别沾上了晦气,来个恶鬼缠身!

    “算了,我自己背吧。”

    楚央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他始终觉得人应该有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尊重。

    再说了,陆九海又不是他杀的,即使是化做厉鬼回来报复也报复不到他身上;正所谓“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这边想着,另一边他也已经把死者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准备将其扛起来。

    “楚哥我我来帮你吧”

    楚央诧异的回头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只见孟凡梓脸色涨的通红,但看向他的眼神却有一丝坚定。

    他露出了笑容:

    “这小子”

    见状,萧洛也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三人一起七手八脚的将陆九海的尸身抬回到他的房间。

    将陆九海的尸体放在地板上同时又将钥匙放回到他的身上后,三人朝尸身鞠了个躬,随即倒退出来,关上了房门。

    “啪嗒!”锁扣自动关合的声音响起,没有了钥匙,任何人都无法打开这扇房门,或许房屋内的陆九海可以,但他已经死了。

    三人下了楼,李显好了很多,张妙妙也将头从桌子上抬起来了,视线仿佛失去了焦点,呆滞的望着前方。

    唯有红肿的双眼昭示着这个姑娘的心理有多么的恐惧。

    反倒是陈琪,一脸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三人。

    “送回他的房间了?”陈琪问道。

    “嗯。”

    走在最前面的萧洛心神不定的应了一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反倒是孟凡梓好奇的看了陈琪一眼:

    “你不害怕吗?”

    “不害怕,见惯了。”

    这回答令在场众人的心里升腾起了一股困惑,她不是魔术师吗,怎么还会跟尸体打交道。

    果不其然,楚央疑惑的问道:

    “陈小姐,你不是魔术师吗?”

    陈琪笑了笑:

    “嗯,现在是。以前的我是一名医生。”

    怪不得她刚才面对陆九海时那么专业,楚央想。

    “那你”

    “因为我个人的一些事吧”陈琪淡淡的道:

    “我忽然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很残忍,带给人们的往往都是一些不好的消息不如魔术师,带给人们的往往都是快乐。”

    还真是个牵强的理由啊,楚央很是无语,不过眼前的女人明显有不方便说的理由,他也不准备讨人嫌的继续问下去。

    长呼了一口气,他岔开了话题:

    “以你的经验来看,陆先生是怎么死的?”

    陈琪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是中毒,但我没在他的身上发现任何伤口

    楚央失望的叹了口气,事实上,就在之前三人搬尸体上楼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原以为曾经身为医生的陈琪能有什么发现,没想到和自己一样。

    “幕后黑手的手段诡异莫测或许他一开始就在我们昏迷的情况下喂了我们某种神秘的毒药,这种毒药平常潜伏在我们身体里,一旦我们不听他的命令,他就用一种隐秘的手段激发我们身体里的毒素、令我们毒发身亡。”

    陈琪低低的道。

    她的话令在场众人皆都是一震,的确,如果是那位冷酷残忍、手段诡秘难测的幕后黑手的话,的确有可能给他们下了这种毒药这么说的话,自己的小命岂不是都掌握在他手里?

    想到这里,一股绝望感霎时间涌进大家的心底。

    尤其是刚刚恢复过来的李显,眼神中充斥着浓浓的灰暗感。

    他站起身来,不顾众人的阻拦:

    “对不起,我现在只觉得我自己的房间最安全。”他冷冷的说。

    随即,在众人的愕然中,他“蹬蹬蹬”的快步走上楼梯,消失在楼梯上的拐角处。

    “嘭!”摔门声传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对无言。

    良久,萧洛才语气幽幽:

    “李显是个聪明人啊!”

    剩余的人思考了一下,也明白了萧洛的意思。

    的确,根据陈琪的分析,在场所有人的生命都已经被幕后黑手牢牢的攥在手里了,任何人只要不听他的命令,立马就会被激活体内的毒物,从而毒发身亡。

    在这种情况下,难保不有人铤而走险,试图以杀人的方式打开现在的局面。

    毕竟杀人还有可能赌一把,赌自己不被抓到。要是消极对抗,拒不玩这个“杀戮游戏”,那几乎是必死的局面。

    至于抓住幕后黑手这种事,在场众人想都没敢想。

    可以说,李显单独把自己锁在房内,其实也是在变相地告诉大家自己的态度:我不杀人,别人也别想杀我。

    不过他这种方式到底有没有效,那就只能等待时间去检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