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十四章 第一个死者
    晚上11:23

    张妙妙在将一份图纸样的东西放进怀中藏好之后,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结果她刚一出来,就看见了脸上满是汗水的孟凡梓。

    “你怎么了?怎么弄的满头大汗的。”

    “嗨,刚才我听到陆九海房间的方向“嗵”的一声,我就到他的房间里去看了看—-结果他房间里的书架倒了,我又重新把那些书什么的归类放回去。”

    张妙妙的身体不自然的颤栗了一下,一提起陆九海,她的脑海中就会浮现那张脸色青紫、眼球爆突的死人脸。

    “真是的,去那里干什么,还给书归类你不害怕啊。”她有些埋怨似的道。

    看出了佳人的不悦,孟凡梓也识趣的不再提起这个话题,而岔开话题温言道:

    “嗯嗯,对了,你在房间里发现什么了吗?”

    张妙妙摇了摇头,她的眼神同孟凡梓那时从写有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一样,也有些迷茫:

    “不过当我在写有我名字的房间里呆久了,总觉得脑子里多了些奇怪的记忆,可就当我想要抓住它们的时候却又不见了这种感觉很奇怪。”

    孟凡梓惊讶的瞧了张妙妙一眼: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张妙妙用力点了点头:

    “嗯,跟你的感觉一样。或许我们这些人真的忘记了什么吧不然也不会被无缘无故的抓到这里来。”她苦笑道。

    “别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了。”孟凡梓安慰似的在她的肩上拍了拍:

    “只要我们找出逃出去的方法,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不是吗?”

    “嗯”

    没有拒绝孟凡梓的手,张妙妙低低地应了一声。

    “对了”

    “怎么了?”

    “那个,能把你在房间里的大体情况跟我说一说嘛我想帮你找找你失去记忆的线索。”

    见张妙妙一双大眼睛眨啊眨地看向他,孟凡梓又觉得自己有些唐突:

    “呃如果不方便的话”

    “没事的。”张妙妙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美目也变成了弯弯的月牙:

    “真是的,还以为是什么别的事呢这种事,告诉你也没关系,我的房间是体育器材室。”

    “体育器材室?你是体育老师吗?”孟凡梓一脸惊讶。

    “哈哈,怎么,不像吗?”

    “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体育老师呀,要是我在上学时候有你这样的的体育老师”

    “怎么样?”

    “我不得天天逃正课去上你的体育课啊,每班一节,我轮着上个一遍!”孟凡梓打趣道。

    “哈哈,那可不行,要是这样的学生,估计我又得“被请假”了。”

    “被请假?那是什么?”

    “你没经历过吗?”张妙妙的脸上漾起一个小小的酒窝:

    “每次你们快要考试的时候,体育老师就会“被请假”、“被生病”大体是这样的”

    她模仿班主任,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清咳两声道:

    “你们这节体育课上不了了,换成数学课;体育老师生病了!”

    “体育老师有事请假,这节课上英语课。”

    张妙妙惟妙惟肖的表演逗的孟凡梓捧腹大笑:

    “哈哈哈,你还别说,这的确是我上学时候的常态。”

    “对吧,所以说,我们体育老师最清闲,拿着一样的工资,干着最少的活~~”

    两人说说笑笑间,感觉彼此间的距离都拉近了不少。

    就在这时,张妙妙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表:

    “哎呀,都快午夜了,我们赶快去电子大门那里集合吧!楚哥陈姐他们估计等我们等的都着急了!”

    “嗯嗯!”孟凡梓擦了擦笑出的眼泪,眼前的元气少女令他内心中的阴霾消除了不少:

    “别忘了把门锁上。”

    “快走吧你,话多的像个老太太哈哈。”

    张妙妙一边揶揄着孟凡梓,一边讲门把手上的锁挂回到门鼻上;咔哒一声,严丝合缝。

    电子大门前,望着孟凡梓和张妙妙跑来的身影,楚央打趣道:

    “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打情骂俏去了?”陈琪也笑盈盈的看着他们,显然也很是同意楚央的看法。

    “楚哥你净瞎说,我和妙妙妹子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孟凡梓不甘示弱。随即感到腰间软肉传来痛感,一道清理的女声轻啐道:

    “什么革命友谊!那个啥,楚哥、陈姐,我在房间里呆的时间长了点,让大家久等了!嘿嘿”

    “没事没事!”楚央大度的一摆手:“你在房间里发现什么了吗?”

    张妙妙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跟凡梓哥一样,也是有种莫名的即视感,有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涌入了脑海不过就是连不到一起去。”

    “这样啊”楚央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随即又安慰似的道:

    “没关系慢慢都会想起来的,我跟陈琪也有这样的感觉不过萧洛倒是有些发现。”

    萧洛微笑着把镜子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哎,刚听到的时候我也以为是密室什么的呢。”陈琪笑道:

    “不过幕后黑手很显然不想让我们那么快找到什么线索,我和楚央在各自的房间里也没有找到对应的门。”

    她指的是那两扇木门的事。

    “算了算了。”楚央看了看表:

    “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都回去睡吧!”

    “哎呀!”孟凡梓一拍脑袋:

    “李显还在楼上呢,要不要把他也叫下来?”

    他不提还好,一提李显,众人的表情明显都有些僵硬;尤其是张妙妙,甚至轻哼了一声。

    楚央挠了挠头,似乎这件事情让他很是为难,最终,他仿佛是下了决定一般:

    “还是告诉他一下吧,毕竟瞒着他不太好那个,凡梓你跟他说一说,他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们告诉他了;大家觉得行吗?”

    “好吧!”孟凡梓点头道:

    “那我得快一点,电子大门一点就会锁上,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众人陆陆续续的从暗道里出来,没有在大厅里做过多的停留,就又陆陆续续的上了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反倒是不会被人所看到的邓展,悠闲的坐在大厅中间的某一把椅子上,以他看过这么多推理小说的经验来看,今天晚上弄不好会有异常事件发生;而任何人想要下楼搞事,都必须经过他所在的大厅。

    他这么想,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以楚央为首的人都有意无意忽略了这样一条事实:

    如果直到明天十二点之前,都没有命案发生的话;幕后黑手就会亲自出手杀人。

    在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压力下,某些人还能遵守心中的道德原则吗?

    “咚咚咚”

    “李显,你在里面吗?”

    “吱呀—-”,门被拉开了一条缝,李显警惕的视线扫在孟凡梓身上,显然是不准备自己出来,也不打算孟凡梓进去:

    “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孟凡梓使自己尽量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们在一楼大厅处发现了密道,就在咱们大厅楼梯的后面你到那就能看见;里面的一个房间可能跟你失去的记忆有关。”

    “呵呵,你以为这么简单的伎俩我会看不出来?你是想骗我出去然后杀掉我吧孟凡梓,我警告你不要打这个主意!你走不走,再不走的话我就喊人了!”

    孟凡梓心里一阵苦笑,他无奈的揉了揉脸:

    “我犯得着骗你吗,喏,楚哥、陈姐、妙妙萧洛他们都在外面呢,难道我还能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你不成”

    “对啊对啊!”张妙妙的声音忽地响起,她揶揄的道:

    “你不要总是有被害妄想症,我们大家谁也不会违反原则去杀人的,谁也不是什么变态幕后黑手说的那些话,就是吓唬我们的,我就不信如果我们大家明天都拒绝合作,那个幕后黑手还敢把我们大家都杀掉?反正密道下面有关于你遗失记忆的秘密,你爱去不去。我可提醒你啊,密道里的电子大门凌晨一点钟就关闭了,你要是不去了来不及了,反正我们是把我们自己的房间都看了一遍。”

    听了这话,李显的门缝稍稍大了些许:他看见了门外站着的众人。

    心里的慌张平静了些许,实际上,李显心里也稍稍信了张妙妙和孟凡梓的话。

    毕竟这么多人兴师动众的在他们外。总不可能是为了把他骗出来杀掉吧——如果他们真想这么做的话,早在大厅的时候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不过自古“羞刀难入鞘”,要他在这么对人的面前把先前说出的话收回,啪啪打自己的脸——那也是做不到的。

    于是他冷哼了一声,重新关上了房门。

    “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张妙妙愤愤的道。

    “哎,他有顾虑也是正常的。毕竟有陆九海的例子在前。”陈琪倒是很看得开。

    “无所谓了,我话是说到了,他自己愿不愿意去跟我们可就没什么关系喽!”孟凡梓将双手靠在脑后,无所谓的道。

    “大家晚安,做个好梦!”

    “晚安”

    “晚安”

    众人互道晚安后,都消失在了自己的房门后。

    不久之后,一道身影蹑手蹑脚的从李显的房门走出来,悄悄的将门掩上后,他自言自语地说:

    “哼,你们不让老子去,老子偏要去,密道?老子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是在玩什么花样。”

    他自以为隐蔽的下了楼,在邓展的“注视”中,钻进了楼梯后面的密道里。

    “啧啧,这家伙。”邓展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

    “小说中最常出现的那种习惯性找死的受害人已经到位了,接下来的凶手会是谁呢?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