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十六章 密室与不可能犯罪(下)
    6月6日上午8:07

    某所不知名建筑的地下空间之内。

    在从张妙妙的手里取到钥匙后,黑色房门终于被打开。

    李显冰冷的尸身静静地躺在地上;根据僵硬程度看,至少已经死了几个小时了。

    他面部朝下趴着,后脑有一道明显的伤口,似乎还在向下滴血———很明显是被什么钝器击打所致,在他身旁的不远处,则是一颗沉甸甸的黑色铅球。

    将视角的范围放大些,李显所在的房间布置有些像体育器材室,两个柜子靠墙而放,柜子对面是一堆体育用品——-篮球、排球等体育用品一应俱全,甚至连标枪铅球这种不太常见的体育用品这里也是应有尽有。

    值得一提的是标枪整齐的捆成一捆,反倒是整整齐齐码在箱子里的铅球少了一颗;看起来,导致李显死亡的,就是他身旁的那颗沾有血迹的黑色铅球了。

    楚央感觉自己的脑中一片空白。

    “怎么怎么会这样”

    他痛苦的揪住自己的头发,狠狠地咬了咬牙。

    终究还是有人对同伴下手了吗

    神色复杂的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张妙妙,孟凡梓的嘴唇翕动了两下,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能说些什么呢,证据确凿、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是我不是我杀的呜呜不是我杀的人啊呜呜呜呜”

    张妙妙惊恐的向后退缩着,她的眼神瑟缩着,身体微微颤抖;仿若深秋时分被风吹落的枯叶——-她哀求似的看向陈琪,又看向孟凡梓:

    “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啊啊啊啊啊啊”

    “冷静妙妙,冷静!”陈琪拉住了她:

    “这里没有谁说人是你杀的”她安慰似的抱住张妙妙,眼神中却有一丝忧虑:

    是啊,地下密室的房间除了萧洛一人一间,每间房间的钥匙都只有一把且掌握在自己手里李显死在妙妙的房间里,但刚才的时候大家看的很明显,房间是从外面锁上的这么一看的话。

    她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会不会是有人把张妙妙房间的锁头给撬开了然后转移尸体?”萧洛推测道,他实在是不相信张妙妙这样的姑娘会杀人。

    “”

    楚央摇了摇头:

    “电子大门内部房间的锁都是防盗锁,那种锁很是复杂如果是撬锁的话,上面怎么都会留下痕迹的。然而”

    他拿着那把防盗锁,用手指给他看:

    “锁面和锁芯都毫无划痕、光滑如初很明显这把锁并没有被撬过。”

    “那会不会是铁丝一样的东西。”陈琪插话道,“就是拿铁丝钩住锁芯之后撬开,这样子”

    “铁丝奈何不了这种防盗锁的。”楚央苦笑着:

    “所以妙妙她唉”

    萧洛揪着额前的刘海,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被他忽略了,到底是什么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小心跨过李显的尸体——-现场是不能被破坏的。

    “看来地下空间的房间应该都是根据个人被抓到这里之前的职业而布置的孟凡梓是律师,他的房间布置的像是一间小法庭、张妙妙的职业是老师嗯,按这房间的布置来看,应该是体育老师”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忽然涌起一阵疑惑:

    “这么说的话,李显的房间是什么布置他又为什么会跑到张妙妙的房间里呢?如果张妙妙真的是被诬陷的话,凶手又是怎样转移尸体的呢?”

    一连串的疑问不由得令他的脚步顿了一顿。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面前两个柜子的摆放有些不太和谐。

    似乎摆的太紧了些?

    他放眼四周——整间体育器材室空间很大,显然有很多的地方可以摆放他面前的这两个柜子,就算是房屋摆放者喜欢这样摆放、也没有必要将其摆的这么紧凑除非,是为了遮掩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马上对楚央说:

    “楚哥,我想把这两个柜子挪开。”

    “挪开?”楚央疑惑道:

    “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嗯,我怀疑这后面有密道。”

    “哦哦,好。凡梓,搭把手!”

    在萧洛、楚央以及孟凡梓三人合力之下,柜子被挪开。

    不出萧洛的意料,柜子的背后果然有东西!

    那是一道银色金属制成的大门,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似乎是很久没人使用了,大门的边角结了蜘蛛网,眼尖的陈琪甚至看到有一只黑色蜘蛛因为受到惊吓,飞快地溜走了。

    “果然有密门!”楚央惊喜道:“弄不好真正的凶手就是用这扇门来转移尸体的。”

    他尝试着上前扭了扭大门的轮型把手,可惜没有扭动。

    “这扇门好像需要输入密码”

    萧洛仔细端详着大门,门的右侧有一个密码盘:

    “还有,凶手不可能通过这扇门来搬运尸体”他指着门上的蜘蛛网:

    “网是完整的,这扇门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了。”

    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又断了,在场众人心里都是有些泄气。不过密道的发现,倒是让张妙妙在他们心里的怀疑少了几分;毕竟,谁也不相信这么一个胆小的女孩子敢拿铅球杀人,这实在是有点超出他们的认知。

    这时陈琪也发现了一点东西。

    “你们快过来!”她招呼众人。

    “怎么了怎么了?”

    “你们看李显的头部伤口”陈琪蹲在尸体前面:

    “根据他尸体的僵硬程度来判断,他应该已经死了有几个小时了,可是这血迹”她小心翼翼的用食指沾了一下,一抹淡淡的红色出现在她手指上。

    “可是这血迹似乎没有干”

    她这么一说,楚央也注意到了:

    “嗯,不光这样,李显身上所穿的衣服明显有些湿”

    “是水迹!”二人异口同声的道。

    “看来凶手应该不是张妙妙”楚央喃喃道:

    “只不过真正的凶手运用了某种诡计,将尸体放在了张妙妙的房间之内;让我们以为凶手是她”

    “可问题是,他到底用的什么手法呢?要知道,如果凶手不是张妙妙的话,钥匙在她身上,外人是打不开这间房间的啊;密道又存在着蜘蛛网、没有打开的痕迹。”

    “这不是很明显吗?”萧洛在一旁冷冷的道:

    “我们所遇见的,是一起密室杀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