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十八章 真凶!真凶?(下)
    “被害人为李显,生前为丽柔公司老总。”

    “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两点左右。”

    “发现尸体的地方是位于大厅地下空间张妙妙的房间。”

    “被害人的脑后有被重物砸过的痕迹,且血迹未干”

    “被害人的身上有水迹”

    “好了,尸体检验报告我已给出客人们可不要怀疑它的真实性哦,这可是我通过监控设备以及监听设备收集到的情报,真实性可以保证。”

    “另外,据我所看到的,犯人就在你们中间。”

    “那么接下来大家开始讨论吧!”沙哑声音阴沉沉的笑道。

    话音刚落,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我觉得没有什么讨论的必要了。李显就死在张妙妙的房间里,那间房间除了她谁都打不开,她不是凶手还能是谁?”

    众人诧异的向声音来源的方向,说这话的人竟然是孟凡梓!

    “小孟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楚央愤怒地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孟凡梓第一个指证张妙妙他们俩可是

    “怎么?我说错了吗?”孟凡梓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地下空间的钥匙我们都是一人一把的,而刚才大家进入地下空间是也看到了,门上的锁没有被撬的痕迹除了张妙妙能打开那扇门,其他人有这个能力吗?”

    楚央呆呆的望着孟凡梓就像是不认识这个人似的:

    “你你房间里有密道,完全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把尸体转移到房间里的啊!”

    “不可能。密室的门我们都见过了,上面有蜘蛛网,绝对没有在最近被打开过。”

    楚央迷惑的看去,说这话的竟然是萧洛。

    怎么会第一个认为张妙妙不是凶手的不就是萧洛吗怎么他现在竟然为孟凡梓说话。

    楚央忽然感觉喉头一阵阵发涩: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信任自己的同伴呢这个时候,张妙妙又在想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不由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张妙妙。

    只见张妙妙低着头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令人一时之间捉摸不透她的表情。

    “这是放弃抵抗了吗?”楚央心想,随即又看见张妙妙的手紧紧的攥住,她是如此用力以至于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妙妙的心理一定很复杂毕竟凡梓哎!”

    “可是你也得说些什么啊,这样下去的话,你真的会被认为是凶手的!”

    楚央不由得张口唤了一声:

    “妙妙”

    没有反应,依旧是那样的姿势,仿佛将自己锁在了内心世界一般。

    而另一边,听到萧洛赞同自己的话,孟凡梓也顾不得众人向他投来厌恶以及不屑的目光,兴奋的附和道:

    “对对对,密室没有被人打开过你们听见萧洛说的了吗?凶手就是张妙妙!赶紧宣布把她抓起来,这样我们大家都能逃出这里了!”

    陈琪紧紧地咬住嘴唇,她很想给眼前这个卑鄙无耻不要脸的贱男脸上来一个大嘴巴。

    可还没等她动手,坐在一旁的萧洛发话了:

    “我可没说张妙妙是凶手哦!”

    “?”

    “?”

    “?”

    “?”

    “事实上,我只是说凶手不是借助密道搬运的尸体,可没有说凶手没有搬运尸体”

    “那那你是什么意思?”孟凡梓瞠目结舌道:

    “不借助密道凶手还能还能飞到密室里不成?”

    “当然不用事实上,只是一个小小的障眼法而已或者说,整起案件都是障眼法,不过是大大小小不同的障眼法的集合而已”

    “不要在那里卖关子了!”孟凡梓忽然有些奇怪的愤怒道:

    “有什么手法就赶快说,不用在那里故弄玄虚、掩人耳目如果你只是想帮张妙妙脱罪的话大可以闭嘴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孟凡梓吗?”

    此时,大家的心里不约而同的全都涌现出了这个想法。

    “呵呵,我没有卖关子只不过这个手法真的非常简单如果我一下子就说出来的话,恐怕大家不会相信。”萧洛微笑道,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

    “大家有没有想过在不撬锁的情况下,把尸体运进密室呢?”

    众人均是摇头。

    “嗯,其实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撬锁就把尸体运进密室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可事实上,我们大家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锁】是可以通过【钥匙】打开的,有了【钥匙】,我们就不用撬锁”

    这不是废话嘛,楚央无奈地说道随即灵机一闪:

    “嗯?你的意思是凶手把张妙妙的钥匙偷走了?”可随机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不可能,我们今天早上还是用张妙妙的钥匙打开的房门,我们之中或许有人可以在张妙妙一时疏忽的情况下偷走她的钥匙,但是不可能再把钥匙悄无声息地还回去而且我看到”说到这里,楚央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张妙妙,但是正义还是驱使着他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我看见张妙妙掏钥匙的时候是从里怀掏的那个敏感的位置如果被凶手触碰到了,女孩子应该会第一时间察觉的吧。”

    “不萧洛摇摇头,凶手并没有偷钥匙”

    “那你是说凶手又自己偷偷配了一把?”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琪出声提醒道:

    “配钥匙需要专业的设备而这里”

    “也不是配钥匙”萧洛苦笑着看向大家:

    “你们的思维真的很狭窄,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凶手就是让张妙妙自己替他打开锁的吗?”

    “什么?”

    这下不光是楚央众人了,就连一直默不作声的张妙妙也抬起来头,可以看见,她的眼圈有些红肿。

    她没有说话,只是迷茫的盯着萧洛,意思很清楚:

    难道我还会傻到自己为凶手开门搬运尸体的地步?

    令人意外的,萧洛没有回答众人的疑问,而是率先向张妙妙提了一个看似跟眼前局面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妙妙,我问你一件事,你如实回答我。”

    得到张妙妙的答应后,萧洛问道:

    “你在开带有门鼻的老式房门的时候,是不是有把锁挂在门外把手上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