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十九章 不是真相的真相(上)
    经萧洛这么一说,在场众人确实想了起来;先前张妙妙来到地下为众人开锁的时候,确实有把解下来的锁放到门外把手上的习惯。

    张妙妙略有些迷茫的回想了一下,才声如蚊呐的小声道:

    “是是。”

    “很好!”萧洛以拳击掌,

    “犯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细节,巧妙地完成了一出“偷天换日”的把戏!”

    没有让众人过多等待,他解释道:

    “在张妙妙进去后,事先呆在外面的犯人用一把跟张妙妙挂在门上一模一样的锁对其进行了替换——-当然,替换锁他是有钥匙的,随后,犯人将换下来的锁保持开合状态放在身上,剩下的步骤就交给张妙妙来完成了。”

    众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陈琪结结巴巴的道:

    “你你是说,张妙妙出来后闭合的,其实其实是犯人的锁?”

    “没错!”萧洛肯定道:

    “事实上,这种挂锁很是方便,因为锁上它并不需要钥匙,只需要轻轻一按就可以了,而张妙妙出来以按下方式闭合的,正是犯人事先准备好的、跟张妙妙门上挂锁一样的锁。”

    “随后,在把张妙妙送走之后,犯人再偷偷的溜回来,用自己身上的钥匙打开替换锁,将尸体运进去,随后再将张妙妙的锁换上闭合;从而完成犯罪!”

    “这”楚央长大了嘴巴,他没想到欺骗了众人的密室杀人案竟然运用了如此简单的一个手法;众人脸上也有相似的表情。

    就在此时,孟凡梓却打断了萧洛,可以看出,他的神情有些慌张:

    “可这都是你的推测而已,什么换锁不换锁的,你有证据吗?”

    萧洛摇摇头:

    “在换锁这件事上,我确实没有证据;因为犯人完全可以通过戴手套的方式不留下指纹。”

    “你看,我就说嘛,编造故事,制作桥段,谁都会,可是在你没有决定性证据之前,张妙妙依然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

    萧洛冷冷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决定性证据?”

    “那你就拿出来给大家看啊!”

    “呵呵,不着急,一会我会说的。这件案件设计得如此精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把犯人的手法和诡计都说出来,无论是对死者也好,还是对犯人也罢,都是一种不尊重”一抹讽刺的笑容荡漾在他的嘴角:

    “事实上,孟凡梓先生这么慌张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

    他目光如电,盯的后者浑身一阵阵的不自在:

    “毕竟张妙妙在地下空间的房间里寻找线索的时候可是你陪她去的啊!”

    “换句话说,我所述说的这个诡计,也只有当时身在门外的你才能办到!”

    “一派胡言!”孟凡梓愤怒的嚷道:

    “你要这么说的话,当时你萧洛也因为没有找到自己房间的缘故在外游荡,你怎么不说尸体是你搬运的呢?依我看来,能将犯人的手法说的这么详细,恐怕你才是凶手吧!”

    “呵呵”清丽的笑声响起,陈琪讽刺道:

    “你刚才不还说凶手是妙妙么,怎么,这会改口了?”

    “我没有!你们也不看看,明明是这个萧洛,阴阳怪气的,又什么手法了!诡计了!处处针对我,按照你说的来,是我搬运的尸体,可是我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

    孟凡梓戟指着广播:

    “你们刚刚也听到了,李显是在凌晨两点被凶手用铅球从背后袭击而死的!啊,对了,说到铅球,张妙妙的嫌疑就变得更大了!毕竟铅球是她房间所独有的!”

    “两点的时候,电子大门是关闭的,我怎么到地下空间实施犯罪?难道我有穿墙术吗?”

    “这一切你怎么解释清楚!”

    众人恍然,对啊,凌晨两点的时候,根据标识,那时候的电子大门应该已经关闭了才对孟凡梓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杀掉李显在这种想法的促使之下,看向萧洛的眼神不由得忧虑了起来。

    没想到萧洛竟似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一般,胸有成竹的反问道:

    “难道凶手杀人的时候一定要在被害者身边吗”

    孟凡梓:?

    众人:???

    在众人一脸懵逼的神情之中,萧洛拿起了桌上的西瓜沙拉,用牙签叉起一块放入口中:

    “西瓜的味道真的不错,就是少了些冰块孟先生,你说呢?”

    不顾孟凡梓变得有些苍白的神情,萧洛悠悠的道:

    “犯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了我们所处建筑的布局我推测是得到了建筑设计图一样的东西;从而得知了地下空间的存在”

    萧洛这么一说,楚央倒是想起了之前被他所忽略的一件事,通往地下空间的暗门,恰恰就是孟凡梓发现的。难道

    “当然”萧洛继续道: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犯人得到了整栋建筑里所有通风管道的布局比如有一条,就是从犯人房间直直通到陆九海房间的。”

    “陆九海房间?”陈琪迷惑道:

    “萧洛你没说错吗?犯人的通风管道通到陆九海房间似乎”

    萧洛轻轻摇了摇头:

    “我没有说错,确实是陆九海房间,事实上,这也是本案的核心诡计所在不过我们一会再说这个,先说李显的死因。”

    “你们还记得李显是怎么死的吗?”

    “难道不是被铅球砸死的吗?”楚央迷惑道。

    “不对,如果是被铅球砸死的,李显死在凌晨两点左右,我们发现他时是早上八点左右六个小时的时间,血迹应该早就凝结了才对,可是在我检验李显头部的伤口时,却发现他的后脑还是湿湿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后脑的伤口沾上了水!”

    “水这么一说的话的确是,血迹的干涸时间确实比水短得多。”陈琪思索道:

    “可凭这点能够判断出什么吗?”

    “可以,其实说真的,犯人的手法真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要不是李显脑后未干的血迹以及他身上的湿痕,恐怕我还真推理不出他的手法。”

    “事实上,李显是被从通风管道掉落的冰球砸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