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二十三章 迷雾
    案情说到这里已经很明朗了,可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指出凶手。

    或者说,是接受不了那个人是凶手的事实。

    “不可能不可能的”陈琪试图再说些什么:

    “对,还有停电!”她像是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稻草:

    “还有停电啊,第一次停电跟第二次停电那样缜密的手法,只有孟凡梓才能想到!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第二次停电又作何解释?你的这些所谓推理根本就没有直接的证据作为支撑!”

    坐在监控室里的邓展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淡淡地道:

    “关于第二次停电你还记得陆九海房间里那颗冰球吗?由于体积的关系,它并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而是碎裂成了不同的小块,真正的凶手只需要将一条细绳子的两端分别绑在重物和空气开关上,再将重物置于冰块上等到冰块融化,空气开关被拉下、自然也就会造成第二次停电。”

    “而第二次停电的目的,则是为了掩盖她的障眼法事实上,孟凡梓利用电子大门的漏洞,早在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就已经把尸体什么的转移好了,也就是说,诸位在七点半来到地下空间的时候,李显的尸体就是在张妙妙的房间里。”

    “那走廊里的镜子”萧洛疑惑道:

    “走廊里的镜子折射的明明是陆九海房间的状况啊”

    “假人,张妙妙的房间作为跟体育老师这一职业相关的主题房间,房间里是有人体模型的。只需要把人体模型按照李显倒在地上的方向摆好,相隔那么远的距离加上被看破心里从而加以利用的孟凡梓这么一咋呼,你们自然会掉入真凶手的陷阱。从这个角度看,真凶手比起孟凡梓显然更有智慧——-她懂得算计人心大家想象一下,那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一下子看出几乎是走廊尽头房间内躺在地上的人的死活?可孟凡梓因为做贼心虚必然要第一个喊出来,真凶手恰恰是运用了这一点,引导你们中的聪明人发现假人摆放方向与李显倒地方向的异同,从而进一步推断出镜像的存在、最后发现张妙妙房间“并不是”李显的“第一死亡现场”。这样自然就会发现凶手是本来就有重大嫌疑的孟凡梓。”

    “正所谓“假到真时真亦假,真到假时假亦真。”人们永远只相信自己推理出来的真相,加上孟凡梓确实为了杀掉李显做出了这些布置呵呵,一般人哪能想到在那样的高度限制下,冰球其实砸不死人呢?”

    接着他话锋一转:

    “萧洛之前的推理都是对的,可另一方面也可以说那是真正凶手故意让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最高明的骗术不是半真半假,而是“九分真、一分假”在不重要的地方给你真相,在最核心、最重要的地方施展诡计从而欺骗你做出错误的判断自然便着了真凶的道儿。”

    说到这里,邓展也是有些感慨。

    事实上,如果不是那时他凭借不被众人所看见的体质成功潜伏在大厅之中,从而见到孟凡梓和张妙妙一前一后、自以为隐晦地进入地下空间后,他是绝对想不到真凶的手法的。也就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躲在监控室在众人面前扮演福尔摩斯好好装逼了。

    这个逼装的可以给99分,差一分是因为邓展自以为能够通过呆在大厅就能监视众人,避免命案的发生;却还是让孟凡梓这个逼利用铁球机关在不在场的情况下砸倒了李显。

    李显在地下空间发出的那声惨叫,别人因为封闭的房门听不见,他可是听的真切可他当时以为是幕后黑手在地下空间暗算了李显,毕竟在他的视角里,在众人回到房间后、李显发出惨叫前;除了李显自己,再没有一个人进入过地下空间。

    所以在他看见孟凡梓和张妙妙一前一后进入地下空间时,才会单纯的觉得他们是去救人、而没往凶手上想。

    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千防万防,最后还是出现了牺牲者,而张妙妙与孟凡梓这二人的相爱相杀也让他有些莫名的情绪:

    “可你不知道的是,孟凡梓虽然通过换锁的方式成功转移了尸体,可发现尸体的主动权随时随地掌握在张妙妙身上;拥有自己房间钥匙的她只要半途回到过自己的房间,自然就能发现那句尸体,从而推断出“换锁诡计”的真相,张妙妙是否会回来、什么时候会回来;这是一个不可预知的变量。而孟凡梓忽视了这一点,这也是他最终成为替罪羊的直接原因之一呵呵,孟凡梓看似聪明,其实却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小命交到了别人手中。”

    “至于证据其实证据一开始就已经出现了还记得那个冰球吗?这么热的天气,又先后两次被人用作犯案的工具,它可是融化的很快。”

    “而在这起案件中,第一位凶手孟凡梓因为成功从地下空间出去的原因,使得他可以把沾湿了的鞋子换下;而第二位凶手也就是真凶被困在了地下,是没有换鞋子的时间的。陆九海的房间我看过了,地面上的水即使到了早上都没有干,那凶手的鞋恐怕也是如此你说对吗,张妙妙小姐?”

    “”

    “妙妙?”

    “妙妙你怎么了,你说句话啊!”

    众人纷纷焦急的看向他,比起孟凡梓,大家更不愿意看到这位可爱的姑娘成为凶手。

    尤其是陈琪,焦急地跑到张妙妙跟前,一脸的迫切:

    “我知道凶手不是你,对吗妙妙快告诉我们大家凶手不是你啊!”

    她不停的摇晃着张妙妙的手臂,期望她能给出一个答案。

    可张妙妙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桌布,脸上毫无波澜、没有一丝表情。

    良久,她忽然开了口,说的却是跟当前局面毫无关联的一句话:

    “这样有意思吗?”

    “什么?”陈琪把住张妙妙的手臂停住了,她呆呆的看向张妙妙,试图理解她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妙妙你在你在说什么?”

    “我说”

    张妙妙机械般的转过头看向陈琪,她的面色苍白,毫无生气:

    “我是说这样的游戏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