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白金成就之王 > 七人聚会 第二十七章 崩坏
    晚餐结束后,迟滞的时间开始动了起来。

    跟之前不同的是,由于没有陆九海的死,众人仅仅只是因为幕后黑手的话而稍显惊惧而已;而这种惊惧,也在肚子饿的咕咕叫而不得不从冰箱里拿出一堆东西大吃特吃的情况下得到了缓解。

    如果仅仅只是口头上威胁的话,大部分人还是能接受的。

    毕竟人类是一种善于进行自我调节的生物。

    围坐在椅子上,大家的手上或多或少的都拿着些食物在填饱肚——尽管这些食物都是一些水果、罐头、以及压缩饼干什么的,某些人吃的还是很香。

    邓展望着萧洛用一把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的水果刀小心翼翼的切开一个圆形的西瓜,古怪的神情不由得浮现在他脸上:

    这个西瓜好像就是孟凡梓用来杀人的那个吧

    如是想着的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孟凡梓,这个高个子青年正在仅仅有味的品尝着手中的哈密瓜,不时喝上一口面前的大果粒酸奶,见邓展看他,甚至还将手里的大果粒举起来示意了一下:

    “你要喝这个吗?在冰箱右边的冰柜下层,草莓味的芦荟味的都有。”

    “不不了,谢谢”

    见邓展拒绝了他的好意,孟凡梓也不以为杵,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继续享用着面前的美味。

    邓展一脸冷汗。随即又有些感慨:如果光看这一幕,谁又知道仅仅在半天后他就会成为杀人凶手之一呢?

    在用小勺子清理干净手中装有午餐肉罐头的铁皮盒子并将最后一块压缩饼干咽入肚子以后,邓展试探性的推了推旁边的楚央:

    “楚哥那啥,问你个事”

    楚央用餐巾纸轻轻擦了擦嘴:

    “怎么了?”

    邓展咽了口口水:

    “那个,你认识李显吗?”

    “李显?不知道啊?也是和我们一起被囚禁在这里的人吗诶?这里好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吧。”楚央有些纳闷的回道:

    “为什么问这个?”

    “啊哈哈”邓展打了个哈哈:

    “没什么,我有个亲戚叫李显,好像跟楚哥你是一个编辑部的,所以问问哈哈,也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哦哦,这样啊。我说的嘛,那我没见过叫李显的,我们编辑部倒是有一个李的,不过是三个字”

    看来楚央的脑中确实没有关于李显的记忆

    邓展没有再徒劳无功的询问关于别的消失的人的信息,他已经可以肯定,出于某种原因,这里剩下的人全都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不,与其说是失去记忆,不如说是一种“重置”。

    “重置”到众人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所以他们才会对陆九海等人没有记忆。

    “搞什么啊,刚才讲的。”

    无意识的敲击着桌沿,张妙妙忽然喃喃自语道,神色相当紧绷。

    可以看出,她始终对之前音箱里的话有些在意:

    “开什么玩笑,那个怪人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们互相杀戮吗?”

    原本酒足饭饱的的众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上也不由得或多或少地出现了紧张的神色,从张妙妙那僵硬的神情中所挤出的话,让邓展心中猛地一突:

    “互相杀戮等一下,我记得任务提示里似乎有这么一句”

    没有贸然的将裤兜里的黑色掌机掏出来,邓展尝试在脑中轻轻呼唤它——-果不其然,随着他的呼唤,仿若是游戏里的系统界面,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那种感觉很是奇妙,怎么说呢就跟在脑中开了vr显示器,还是4k屏的一样。

    “外星科技,就是牛!”

    他暗自在心里赞叹了一句,将任务要求以及提示又读了一遍:

    “找出“杀戮游戏”以及“七人聚会”的真相”邓展细细地咀嚼着这句话。

    老实说,经历过李显之死,再来读这则任务资讯,邓展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复杂感觉,似乎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任务资讯,实际上每一个字都是深意:

    ““杀戮游戏”以及“七人聚会”的真相任务中特意用了“以及”这个词,代表着这两个事件或者说两个任务是独立的吗?这么说的话”邓展的大脑飞速旋转。

    忽然,他灵光一闪:

    “对了,就是这个,我找到了!”

    他兴奋起来:

    “我找到了这次异常事件的建构规则!”

    不知怎的,萧洛总感觉浑身有些发冷。

    似乎有人在暗中充满恶意的注视着自己——那恶意是如此浓厚,以至于他浑身的汗毛都是一阵不自然的颤栗。

    可是每当他假装不经意的四顾,试图找出究竟是谁在偷偷窥视自己时,那种感觉就又消失了——仿佛,仿佛根本就没人看他,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幻想一样。

    这种感觉几乎令他抓狂。

    可这还不算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他总感觉这座建筑的内部格局令他很是熟悉,包括跟他说话的这几个人,也有一部分好像他先前就认识一样———他甚至在他们还没有做自我介绍之前就能预先猜到他们的名字!

    可问题是,萧洛怎么也记不得这些人他究竟在哪里见过;他也尝试搜索过自己的记忆,可得到的却是最为简单、明白的答案:

    他是个大学生,在寝室改论文,不知不觉中昏迷了,醒来后就到了这里,就这样。

    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找不出自己曾跟这些人共处的记忆,哪怕是一丝一毫。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既视感”?”他自我安慰道。

    这边刚刚努力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脑海,萧洛便听见张妙妙的那句“那个怪人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们互相杀戮吗”这句话。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人生里,这是不太可能听到的话,听了之后让人头晕。

    一种由激动、焦虑、惊惧、混合起来的复杂情绪,如细波般在七人之中扩散。

    在这个过程里,萧洛意外发现了另一个自己。

    当然,他并不是完全不慌张—-毕竟他不是楚轩;

    只不过原本心想“不会吧”,结果却是真的,因此确实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