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三章 得罪
    罗扬大约在阵中站了一刻钟,阵中的光芒突然大盛,以至要闭上眼睛才能适应,又一阵眩晕感袭来,罗扬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睁开眼来,入目己是浓密的草木,自己正坐在一片草地上,四周空无一人。

    “还好……!”罗扬暗自庆幸没有直接摔入必死之地,那么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自己的位置了。

    罗扬先从包外拨出佩刀,仔细观望四周,选定一处,头也不回快步而行,半个辰后终于走出密林,一座千丈高峰在群峰环抱中映入眼帘。罗扬从怀中抽出简图慢慢对照,不多时罗扬一脸黑线收起地图——居然没有记录。成人心智的罗扬倒也不慌,提着刀在周边走了一圈,略一思索向最高的一座山峰行去。

    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终于洒在大地上,沉睡的大山已经醒来。各种虫鸣透过青翠的草木传入耳中,草丛中的小动物悉悉索索的穿来穿去。一只小松鼠用前爪抱住一枚野果站在树梢,好奇的看着罗扬从下方走过。

    阳光透过枝叶洒在罗扬脸上,手持佩刀披荊斩棘的罗扬额上泛着一层细汗,晨露亦早将穿行于草木中罗扬的衣裤打湿。罗扬浑然不觉一边用刀开路,一边眼观八方,踏出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一失足即成千古恨!

    山高千丈,罗扬登顶之时已是黄昏。一路虽然艰苦,总算无惊无险,亦未碰到毒虫猛兽,安然置身于山顶之上。罗扬站在山顶的一块十余丈见方的大石上,极目远眺四方,片刻后脸现喜色。探手从怀中抽出地图,细细对照一番,露出微笑——那边水天一线之处就是鳄湖了,鳄湖中心岛正是罗扬入谷前选定的数个重要目标之一。谋定而动是罗扬前生处事的准则,今世也无例外。

    罗扬转身下山,天黑前来到上山时发现的一处小山洞前,先将背包卸下,然后拿出一个成人手指大的木筒放在地上,再从包中拿出火折猛烈敲击——一团火苗升起,点着木筒上的信香,略等二息仍进洞中,然后迅速闪到洞口上风处。随着洞中一声闷响,伴着悉悉索索的蛇虫爬动声,大量浓烟从洞口冒出,足足喷了半刻钟。

    罗扬再等了半刻钟终于烟雾散尽,提起背包钻入洞中。洞口不大,罗扬的小身板蹲在地上刚好进入。打亮火折点起一根蜡烛,整个洞内约一丈长、半丈宽,足以容下一人起卧。

    罗扬大喜,将包放下出得洞外,往洞中扔进十数块大石。重新入洞,用石块将洞口堵严实,只留下仅供空气流动的数个裂口。又从背包中翻出宿营装备气垫、羽绒被、水袋。

    气垫充好气,羽绒被铺好,将水袋、火折、短刀,放在手边,最后一口吹灭烛火钻入睡袋倒头睡下。一整日的登山,对一个十岁少年的体能来说强度还是大了点,哪怕他身怀武功。

    罗扬背着背包手持短刀站在山洞前,天色蒙蒙亮……。打量四周,分辩好方向,循着咋日的来路快速下行,因为无需探路,一个时辰后罗扬已下至山脚。一丝丝的阳光己透过林木晒在身上,罗扬辩认了一会方向正待前行,神情一动脸色微变,一抬手将短刀插入背包侧挂刀鞘中,两步冲到一株需三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树下,手脚齐动迅速爬上数丈高的分枝。一声咆哮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从密林中传出,一只千斤巨熊出现在罗扬眼前。

    “草!”罗扬大骂出声脸色发黑,要是晚了三四息发现危险,现在就要正面面对这只饥饿的棕熊了。罗扬用衣袖擦擦头上的冷汗怒骂:“你丫大清早的就不能睡个懒觉……。”

    看到“早点”上了树,围着大树转个不停的棕熊吼叫着人立而起,用前爪伸向树上的“食物”————够不着!饥饿的棕熊越加愤怒,开始疯狂的拍打树干,大树纹丝不动。折腾了好一阵,棕熊喘着气将前爪放下,贪婪的目光却时不时的射向罗扬。

    罗扬冷冷的看着这只大笨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侧手从旁边折下一段树枝扔下去,正中狗熊冒着热气的鼻子。

    被“食物”挑衅的狗熊顿时大怒,一声巨吼,四爪抱紧大树向上攀爬。

    棕熊力大无穷,但爬树这种技术活实在是强熊所难,“吭哧!吭哧……!”好一会才到了罗扬脚边。

    罗扬一瞥嘴,手脚齐动轻而易举向上爬了数丈高,随手又将一块树枝仍在了狗熊脸上。再次被挑衅的狗熊怒不可揭,怒吼着使尽全身力气向上一爪爪攀爬……。

    这棵大树三、五人合抱,足有二十余丈高,在罗扬的挑逗下狗熊终于得意的将罗扬“逼”到了树梢,即将到嘴的“早餐”令笨熊兴奋的黑脸放光。

    罗扬低头看了看高度,将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搭在伸出树干足有半丈的一段树桠上,将绳上的主锁扣住腰带,在狗熊疑惑的目光中双绳下降,到下方三丈处另一处树桠。解开锁扣,拉下绳索,踩着粗大的树枝,两三步即回到大树主干,顺着树干数息之内就脚踏实地。

    罗扬略微调整数息,反手将背包侧的短刀抽出,头也不回的钻进树林,豪不理会半空中紧抱大树的笨熊发出惊恐的吼叫声。

    用刀拨开身前的杂草,熊吼虽渐渐远离,罗扬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怡。

    一股清泉从山间穿过伸向远方,罗扬微微一笑,顺着水流前进,路上各种怪岩奇石挡道,好在罗扬身手敏捷一一穿过,水边各种兽类的爪印,让罗扬无时无刻不处在警觉中。旭曰高悬——看天色已是正午,罗场停下脚步,解下背包,将短刀插在土中,低头用双手捧起清泉送入口中——干冽的清泉迅速滋润了燥热的身体。

    罗扬轻呼几口气,在旁边的一块青石闭目坐下,足有一刻钟后睁开眼帘,从怀中抽出地图细细对照——方位没错。

    罗扬背起背包,拨出短刀,正要大步前行,一阵“当!当!”声若有若无,顺着轻风传入耳中——金属撞击声!

    罗扬握刀的右手不由紧了紧。同时心中的一根弦似乎放了下来,终于碰到同行者吗?罗扬并不犹像,循着声音放轻脚步向前窜出。

    耳中的声音越来越大,罗扬攀上一个石坡,透过枝叶,几个矫捷的身影出现在视觉中——三打一,罗扬露出古怪笑容。

    前方出现一片约三、四十丈方圆的乱石滩,乱石中稀稀拉拉长着一些低矮的野草——密林之中难得出现了一块空邝之地!

    四个少年正在其中相互厮杀,一名方脸高壮少年,身着天青劲装,脚踏茫鞋,持一把阔剑大开大合,以一对三居然有攻有守。另外一方,二男一女皆着蓝色劲装。其中一身材粗壮的少年,手持二尺半的腰刀与方脸少年正面对战,两人兵刅相交,不时传出剧烈的撞击声。另有一瘦高少年,持一支短剑,在方脸少年左侧时不时偷袭一剑。最后一名女孩手持一软鞭在右边攻击,鞭影如流光般洒向方脸少年——居然是硬攻。

    方脸少年面对群攻,却是夷然不惧,阔剑每击出一记,口中皆大喝一声,每次交锋都能将对手逼退数步,若是一对一,对手怕是早就落荒而逃。

    使刀少年与使鞭少女虽力气不及对手,但以多敌少亦是发狠猛攻,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的配合更见纯熟,再战二刻钟后,方脸少年已是守多攻少。

    持剑瘦高少年喜上眉梢,一边围着对手转动,一边大喊:“丛海,留下紫铃花,我们放你离开……。”

    ——拦路打劫,藏身树后的罗扬恍然大悟!

    “呸,陈清小狗……”方脸少年丛海大怒,抽空照着叫陈清的瘦弱少年劈出一剑。陈清脸色大变,躲闪不及只能咬牙抬剑挡住,“当”的一声剧响,陈清被震出一丈开外脚下一软跌倒在地。手中短剑飞出手中,剑尖朝下正好朝陈清身体插下,陈清吓得大叫一声,就地一滚远远僻开。

    丛海眼露鄙夷正待追杀,刀声鞭影已至耳边,无奈后退数步大喝一声,挥剑正劈在粗壮少年的刀刅上,两兵相交持刀少年被震退两步。

    使鞭少女见两个同伴被逼退,不敢独自进攻,遂持鞭而立。此时陈清亦拾回兵刃,重新站在丛海左侧窥视,虽然刚吃了点小亏,倒也并不气馁。四人屏息静气加紧调息,进入对恃状态。

    罗场藏身树后脸色难看,乱石滩后一条峡谷正是至鳄湖的必经之路——这几个傻狗走又不走,打又不打是几个意思,俗话说好狗不挡道,这四个傻狗就木听过!

    罗扬抬头看看天色,一声叹息……。

    提刀步出树丛,径直向四人走去。场中四人见一人提刀出来,均露出警色,丛海更是后退数步与三名对手拉开距离。

    对面三人相视一眼并不上前追击,唤陈清的少年见罗扬直步而来大叫:“站住!这里不关你的事……。”

    罗扬大步而至,抬手一刀攻向持鞭少女,少女早有警戒向一侧闪开。罗扬也不追击,刀起刀落,砍在粗壮少年的腰刀上,少年久战力竭,被一刀劈退十余步。罗扬佩刀顺势左拨,不费吹灰之力挡下陈清一剑,脚下一蹬侧身暴退,己自一片鞭影中闪出,反手一刀,刀背正击在少女的左肩上,少女:“啊……”痛呼出声,被直接击飞,罗扬抽刀上撩,正好挡住粗壮少年的怒劈一刀。

    两人各退一步,罗扬嘴带冷笑,大喝一声抢先攻击。粗壮少年久战身疲,新力未生,被罗扬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逼退数十步,直至离开谷口。

    刀光一揽,罗扬停步对场中四人抱拳:“得罪!”提刀头也不回冲入谷口而去……。

    四人目瞪口呆!不一会,场中又响起激烈的兵刅交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