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六章 机缘
    罗扬吐气开声:“破……”一拳轰在前方的大树上,大树一阵乱颤,片刻树叶如雪片般落了一地。感受着体内爆炸般的力量,罗扬感慨万千——果然是苦尽甘来呀!

    算来今日就应是第十日了,罗扬迈步转身,背着夕阳很快消失在一堵石壁中,只留下满地的落叶和一堆动物残骸。

    那日洗脉过后,罗扬用了小半日才摆脱不适,随即一阵强烈的饥饿感袭来,罗扬如饕餮转世般,风卷残云般將所带干粮一扫而空,后面几日只好靠打猎谋生。

    好在小岛虽无大型动物却有不少野兔,再采些野果,捕几只湖鱼倒也能混个肚圆。其间又发现些灵花灵草,只是罗扬再未采摘。

    罗扬回到洞中调息片刻后即开始收拾物品——先将天香樟的主根拿出确认无误,截断一截绳索将装主根的玉盒牢牢绑在身上。

    目光移向前方,走到灵池边上探手捞起玉佩:“不象灵物啊!”罗扬滴滴咕咕……。

    这方玉佩长不及寸,正面雕有一幅山水,反面有数行古字,罗扬从未见过,更不认识。

    其色淡青,触之略温,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凡玉。罗扬摇头晃脑看不出个所以然,叹了口气将其放入怀中。

    灵池中本来半满的灵液只剩薄薄一层,池边的小树依然是那样无精打釆,小树上方的那滴灵液亦是似滴不滴,对面石壁的清泉却是川流不息。

    罗扬将物品收拾完毕,将背包背好盘腿在灵池边坐下,双手结印入定。洞外夕阳已落西山,夜色星光慢慢降临,又是一天即将离去。

    靡靡仙音从灵台升起,罗扬睁开双眼——红光弥漫愈来愈亮,半个时辰后如身入赤海。

    ——红光爆起翻卷,盘坐的罗扬瞬间消失。

    罗扬一个趔趄好悬摔倒,赶紧稳住下盘,抬首环顾四方,顿觉心情舒畅。

    蒙蒙的晨光洒在前方的山峰上,四周东倒西歪趴了一地的少年男女,正一个个哎声叹气的从地上爬起。

    ——彼等大多神情憔悴,衣着狼狈……!似自家这等玉树临风、意气风发、傲然独立……的英才居然绝无仅有。

    “嘿!这不是那谁……”旁边刚刚爬起的小家伙罗扬很眼熟。

    “对,猛子……”正是族兄弟猛子。

    猛子一脸咀丧愁眉苦脸,心情爽利的罗扬正要去打个招呼,眉头一皱,恍然大悟!

    ——这是白走一趟的表情啊!

    微怔片刻,反手扯开背后侧拉链,拿出一个玉盒,顺手塞过……。

    罗猛这次真是倒霉透顶,一开始就被传送到一只老虎的领地中心。

    老虎正在打盹,食物从天而降令其不可置信,用前爪狠狠的揉了揉眼皮,随即心花怒放!

    一声虎吼,将刚刚传送过来的罗猛嚇的魂飞魄散——懒驴打滚险险逃出虎爪!仗着人小身捷与老虎周旋数个回合,罗猛终于抓住机会跳上一棵大树,手脚并用逃离虎口。

    老虎见口边的食物居然溜掉,不禁勃然大怒,在树下守了三天才因饥饿离开。

    这几天罗猛留在地面的包祔就成了老虎的发泄目标,除了一把腰刀再无完整之物。

    身无长物的罗猛开始了丛林求生的人生——直至被传送出谷,经历可谓可歌可泣、催人泪下。

    正在悲痛欲绝之时,手中被强行塞了个玉盒,迷茫中抬头望去,罗扬表情酷酷的迈开大步向阵外行去。

    息灵谷传送阵外的一名修士微微皱眉,恭声请示身后闭目抚须的老道:“真人,那个小家伙……”

    “我等逆天修行,讲究的正是机缘啦……”老道似喃喃自语。

    “真人所言极是!”修士揖首受教。

    罗扬心头大乐,助人为乐的赶脚真好啊!

    罗扬在人声鼎沸的阵图中穿越,刚出阵外即被道童引至一群道人之前。

    许多与罗扬一样的少年正井然有序的轮流走到一个个巨大的石案前,从身上、包中掏出玉盒交出。

    这样的石案布在阵前四周共计十六个,石案前有人神情愉悦,有人痛不欲生。罗扬一边排队一边东张西望,心中默默记下交付灵物流程。

    终于等到罗扬,某个修士深深看了罗扬一眼。罗扬用牙咬破中指,将一滴血珠滴在案后小道童递过的玉牌上,玉牌青光闪过,显出数行文字,正是罗扬的身份简历——确认无误!

    罗扬将背包卸下放在石案上,一阵忙禄,从怀中抽出一段绳索和一个玉盒。

    绳索扔掉,玉盒放在石案上,又拉开背包侧拉链,拿出四个同样玉盒,恭敬站立一旁。

    道童伸手正要去拿玉盒——

    “且慢!”身后养神的老道睁开双目,道童赶紧闪过一边,对老道恭身揖首:“请真人吩咐……!”

    老道目无表情上前看了案前罗扬一眼,抬手拿起罗扬交出的第一个玉盒,轻拨扣环玉盒慢慢打开,一股蓬勃的灵气喷涌而出。

    老道两眼猛睁随即微闭,玉盒同时合上:“足足七百年的老樟根,贫道的机缘……那是到了啊!”——云华真人困在金丹初期巅峰已二十载,终于守得雾散云开。

    罗扬坐在房间正中的蒲团上,身前一块玉牌正是云顶宗外门弟子的身份玉牌。

    三日前宗门确认罗扬的功勋后,罗扬即乘飞舟先回了族中祭拜列祖列宗,之后是各家恭贺。

    罗氏此次十六人入谷只六人回归,罗扬与族姐罗淋入外门,罗猛最后喜从天降,与族弟罗伤成记名弟子,另有族弟、族妹两人所获略少未能入门,但可成为宗门杂役,也算半只脚入了仙途,其余十人郧落,仙路残酷可见一般。

    虽然损失惨重,族内对此次息灵谷之行却极为满意,特别对罗扬重视手足之情大加赞赏。罗猛及家人更是感激涕零,大张旗鼓登门致谢!——罗俊资是极有面子。

    罗扬只在家住了一晚,即辞别父母亲人,由族人送入宗门。入了宗门每人拿到身份玉牌后,一万多名外门弟子、记名弟子、杂役弟子即分开安罝,罗扬与近两千名外门弟子被安排在这排云峰脚下,每人都分到一间独立房间。同时被告知:休息一晚后,第二日至传功殿授决引气,验明灵根优劣,检查是否身怀某种法体。

    “当!当!当……”——钟声在排云峰下响了十八记,罗扬起身推开房门迈步而出,刚刚尚在沉寂中的排云峰下立即响起沙沙声。

    数千少年几息之内巳全部推门而出,大迈步向传功殿方向行去,虽然都只是十岁未成年人,但一路上却无人做声,耳中只能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两柱香后罗扬等人在道童引导下已进入传功殿大堂,在道童示意下盘膝坐定。

    传功殿通体用不知名青石彻成,大堂百丈见方,地铺同样青石,一根根青石方柱直插殿顶。

    殿内每隔一丈,共放有数千蒲团,却只占了大殿不足三成地盘,罗扬等人此时即坐于蒲团之上。

    蒲团前方,大殿中央有数十张太师椅,罗扬等人坐下不久,数十名道人在众多道童簇拥下仰然步入大殿,于太师椅上依次坐下。身份低下的三、二百道人、道童则立于椅后。

    过得半刻,坐于正中间太师椅上的红脸中年道人微微抬手,冲旁边侍立的年青道人点首:“沐守,开始吧!”

    沐守道人揖首称:“是!”行前数步已立于众少年身前。

    沐守抬眼扫了众人一眼后,右手连续拍向腰间,一阵青蒙蒙的光华源源不断飞向前方。

    罗扬因坐得靠后,视线被前方人头挡住,正欲侧身看个究竟,一块成人手掌般大的玉决己飞入掌中。

    仔细看去,玉决上书有二、三百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

    青年连拍腰间数十记,已将玉决全数分发,转身揖首退下。

    红脸道人慢慢站起:“你等依决行功,引气成功即刻上前听侯指令。”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殿中每一人耳中。

    罗扬略略一扫玉决,随即将其放置一旁。此引气决为云顶宗统一功法早已流传至广,罗扬更是数年前就倒背如流,估计这殿中数千少年无有例外。

    若是一般凡人分辩出空中灵气已是大难……!奈何罗扬之辈皆出身修仙家门,虽因试炼之故未真正引气,然从小耳熏目染,且身怀武技真气,早有一套方式可轻易分辩灵气。

    入定不久,罗扬己引得一股灵气自顶门汇聚,再看周边绝大多数的少年顶门皆是灵气僚绕。

    罗场凝息静气,周身窃穴经脉早己打通的肉身瞬间放松,顶门灵气一贯而入。

    因其被“司空载青”洗脉,所以各种经穴畅通无阻,头顶灵气一入体即被引入经脉。

    罗扬不敢大意,将引入经脉的灵气一缕缕送入丹田,耐心的将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灵气一一分开,再将分开后的单一灵气逐个送入所属灵山提纯,尽可能的去除杂质。

    最后将提纯后的灵气分别送入灵海蕴存,杂质则被肉体吸收,随后绝大部分从毛孔排出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