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九章 传承
    抱山玉佩中所记载的主要内容,正是三劫无生正法与共工正身决两部功法的修炼心得。

    ——对!只记载了功法的修炼心得,而没有记录功法本身。

    绵长的修真文明,使得各大宗门及世家,找到了各种保证自家功法不会外传的方式。最普遍也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天道禁固,以法则之力确保,此法虽代价很大,但确实万无一失。

    宗门、世家传下重要典经皆会对被传者加此约束,青云宗自不例外。

    锻神功法十丈红尘的修行要义却并无记载,抱山的解释是:十丈红尘是一部非常特殊的修炼经决,修炼的具体功法,全靠修士以此决为根基自行推衍而出,每个人推衍的法决都是独一无二的。强行使用他人的推衍法决,基本属于自杀行为,修炼此决全靠个人天赋。

    罗扬对此倒是信心满满,数学家对逻辑能力的自信当然是理直气壮。

    玉佩最后则记录了抱山收录的数种功决,法术。

    用完杂役送来的早点,罗扬起身出门,身上己换了宗门制式道袍,负手而行,自觉玉树临风。

    走过小桥流水,穿过绝壁深峡,一路走走看看。苍茫的丛林渐显凋敝,草木枯黄、落叶轻舞、唯有挺直的青松绿意依然,深秋的天玑峰渐呈肃刹之色。

    一缕朝阳冲破天际洒在经房大殿前的草地上,草叶上的秋露泫然欲滴。

    罗扬顺着草坪间的石板小路进入天玑峰经房大殿,大殿中己涌入了上百名少年,都是与罗扬同天加入天玑峰的新进同门。

    罗扬从储物袋中拿出身份玉牌交给某经房执守,顺便咨询了一番经房所要注意的事项。

    该执守是名十七、八岁的年轻修士,对谦恭知礼仪的小罗同学倒是知无不言。

    小罗极为满意,双手接过对方递回的玉牌放回储物袋,与执守相互揖手行礼后进入经房藏经室。

    果然!——罗扬不出意料的将玉简从额头拿下。罗扬进入藏经室已有一个多时辰,对感兴趣的功法都察看了一番,比如手上这片五行真解的功法简介。

    没错!就是简介,每片玉简都有禁制,要破开禁制需找经房执守。

    罗扬已不打算麻烦执守,以罗扬的权限,能接触到的都是一些粗浅的典经。略微高档的典经也只是低阶时的修炼法门,比如手中这片五行真解的玉简,破开禁制后,记录的也只是炼气前三层的经义。至于罗扬中意的三劫无生正法、共工正身决、十丈红尘之类无上法决踪影皆无。

    罗扬出了天玑峰经房藏经室,径直步入对面的传送室——因云顶宗面积太广,为方便修士行动,固在宗内重要地点皆设有传送点,天玑峰的唯一传送点就在经房传送室。

    每名修士,每年都会有不等的免费传送次数,罗扬作为刚入门的修士,每年可免费单程传送一百次。看似不少,平均下来每月却只有八次,算上回程实际只有四次,真的不多。

    第一次入天玑峰,因为要熟悉入峰路径,所以宗门派高阶修士驭飞行灵器送达。以后要出入天玑峰,以小罗的修为十之八九要依靠传送阵。

    传送室是一间长方形的大厅,宽五丈,长有数十丈。大厅中间是一条丈宽的通道,两旁每隔二丈对称布有数十座传送阵,随着道道白光闪过,不时有人从传送阵冒出或消失。

    罗扬走到其中的一座传送阵前,传送阵前一块石碑,石碑上有一孔槽,孔槽正上方写了二个大字:灵库!正是通往云顶宗典藏、灵材总库的传送阵。

    罗扬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多了块蓝色玉牌,正是罗扬的身份玉牌。将玉牌插入孔槽,孔槽随即亮起红光,罗扬收回令牌步入传送阵,数息后白光闪过,罗扬己消失。

    罗扬从灵库传送室走出,三转两拐到了一座大殿前,殿门上方牌匾上两个大字:灵库!

    罗扬顺石阶进入殿门,宗门灵库比天玑峰藏经室不可同日而语,单是库内前殿执事台,比之天玑峰藏经室执事台要大十余倍,人流却不多。

    罗扬无瑕多顾,直奔前殿执事台,一名年约花甲的执事正好刚打发了一名修士。罗扬赶紧上前揖手行礼,口称前辈,然后将手中身份令牌交与对方。老修士不动声色拿起罗扬身份令牌放入台上的一孔插槽中,数息后插槽下方的玉石现出一段文字,正是罗扬的身份信息及灵根资质等……。老修士开始还不以为意,渐渐露出一丝讶色,半柱香后将玉牌还给罗扬,老修士微微点首:“资质不错!汝是要选修功决?”

    罗扬点头确认:“请前辈相助……”

    “份内之事,随我来……”

    “是!有劳前辈!”

    罗扬随老修士穿过前殿,进入一间石室,依门规相对盘坐圃团上。

    老修士手拈鼠须看着对面一本正经的罗扬:“贫道守尘,小友欲求何经?”

    罗扬揖手肃声:“三劫无生正法!”

    守尘微笑:“小友有备而来,可喜可贺!只是此法干系重大,小友还须稍候……”

    “有劳前辈!”

    守尘不再询问,起身出了石室。

    一刻钟后守尘再次与罗扬对面盘坐,轻拍腰间,一枚玉简凭空浮于罗扬身前。

    罗扬揖手谢过,伸手将玉简握住,紧贴额前,守尘双手掐决:“天道禁固!”一道紫光从石室上方罩下,罗扬瞬间沐入紫光之中,——云顶宗无上经典,三劫无生正法,练气一至九层的经义己牢牢印入罗扬脑海。——玉简无风自碎,化为一堆粉尘。

    罗扬得此云顶宗无上经典看似轻易,实则必然。

    罗扬七十三点五行同灵根,疑似不动如山道体,若无三劫无生正法,只勉强属中上资质。但正因云顶宗有三劫无生正法,罗扬的资质才是难得之极。

    罗扬身家清白,选修此法正是于己、于宗门两利之事。此法固是云顶宗三大功法之一,但听听此功法的名字——三劫无生——就知道修此功法,绝不会有什么一帆风顺的坦途,极可能危机重重,事实也正是如此。

    若罗扬畏道途坚险,坚决不选此法修练,云顶宗的前辈必会找其谈谈人生,说不出个子午卯演,只怕非是幸事。

    所谓人择功法,功法亦择人,云顶宗决不会容许一名底正苗红的后辈“自毁前程”,罗扬有此觉悟最好,若无觉悟,前辈们有数种方式令其“觉悟”。

    守尘见罗扬睁开眼帘,抚须点首:“汝入息灵谷,所得折合荣耀点一百七十点,贡献点三千八百点……”

    “荣耀点……!”罗扬一脸震惊:“不是贡献点吗?”

    云顶宗有两种记录弟子功勋的方式,普通的即是贡献点,一贡献点可兑换价值一下品灵石的物资或者其它资源。而荣耀点,罗扬只是听说过,所接触过的人从未有谁开启过荣耀殿堂,更勿论获得过荣耀点。

    守尘微微一笑:“汝所得老樟根价值极高,云华真人两日前已进阶金丹中期,宗门为汝开启荣耀殿堂,依功赐下荣耀点,点数不多,汝需善用。”

    罗扬呆坐半晌:“前辈,弟子现在入荣耀堂……一观,可否?”

    “可!随吾来!”

    罗扬随守尘上了灵库七楼,推开唯一的一扇木门,一间三丈见方的厅堂现于眼前,罗扬知道这间厅堂就是荣耀殿堂执事台,将身份令牌交于执事台的一名方脸剑眉、身形魁梧的中年修士。

    中年修士坐于执事台正中的一张太师椅上,其前方一张玉桌,桌上一玉壶,一玉盏。

    中年大汉将罗扬的身份令牌插入玉桌上的卡槽,不一会亮起蓝光,大汉身后悄无声息的开启了一扇暗门。

    大汉伸手拿起玉盏放到嘴边轻轻吹着气,慢慢闭上眼睛,守尘老道见怪不怪,只是拈须微笑。罗扬赶紧向两人揖手行礼,径直进入暗门。

    罗扬进入暗门后,暗门悄然自闭。荣耀殿堂足有百丈长,数十丈宽,一列列的玉质货架摆满其中。每列货架前皆有一块玉碑,上面各书有灵植、灵矿、灵丹,符宝、阵图、典藏……等等等等!货架上更是五光十色,罗扬一时目晕神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深吸一口气,强自按下心中耸动,径直走到典藏碑后的玉架前,玉架最高最醒目的位置放着三块玉简,分别是洞玄真经、三劫无生正法、剑典,正是云顶宗三大传承功法。

    再看一看玉简下的铭牌,三块铭牌上都有两组文字,上面一组介绍物品,比如——剑典,如何如何历害,是什么传承……一大堆。下面一行字三面铭牌一毛一样——荣耀点:十万点。

    “操……”罗扬脸色发黑,再往旁边看去,很快找到“共工正身决”玉简,下方铭牌,荣耀点:八万八千五百点。

    “你妹!”罗扬面如士色,肚中嘀咕:“幸好老纸有后手,否则要赚齐八万八千五百荣耀点岂不是会要了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