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十三章 初战
    罗扬非是优柔寡断之辈,拍储物袋,一柄横刀己入右手掌中。此刀为中品法器,一年半前罗扬进阶练气四层,罗氏家族将此刀及一批资源赐于罗扬。四层修为己是稳稳的进入外门,家族自然会有所表示。

    罗扬让过年青修士,横刀照着随后降落的瘦小黑衣人双脚扫去。黑衣人眼一眯,空中左脚斜踢在一棵松木上,身形急拐,毫不理会罗扬,直追年青修士而去。

    罗扬冷笑一声,亦不理会黑衣人,大喝一声:“雷!”灵气注入横刀,凶悍无比的罗氏不传秘术“奔雷三十六斩”,闪着漫天的紫、蓝、青三色光华,罩住了第二位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体形略胖,手持一柄十八节钢鞭法器,双脚还未着地就被罗扬罩入雷刀中,手忙脚乱好容易撑过一轮奔雷刀,刚想松口气,突然面如土色……。

    年青修士显然身经百战,见罗扬缠住一名黑衣人,立即返身而战。一招回马枪,掌中极品法器赤血枪化为一抹红光,直奔瘦小黑衣人咽喉而去。黑衣人曾在此招下吃过大亏,自然知晓厉害,挥动法剑斩在枪头上,一股巨力从枪头传过……,黑衣人并不硬抗,顺势后退,只需数步就可卸掉年青修士全力一击的法力。

    黑衣人正自得意,突然眼露惊惧,强行向右方移动一步,一道乌黑寒芒擦着黑衣人首级呼啸而过。黑衣人还来不及惊怒,从赤枪传来的巨力凶猛入体,先前强行压下的旧伤被引动,蒙面巾裹着一口鲜血喷出,露出一张灰败的山羊脸。——执箭弯弓,立于十丈开外,吴真宛若天神!

    双眼寒芒闪动,吴真拉弓如满月,一道乌光破空而去。断臂黑衣人受了重伤,本只打算在上空巡视,见形势突然逆转,再顾不得伤势,独臂执矛落入林中,脚尚未落地,吴真的箭己射到。

    吴真此箭射得极其讲究,若断臂黑衣人不动或者后退,则是毫发难伤,若其前进或左闪则必然中箭。

    断臂人进退两难,但觉心中难受之极,大吼一声,右臂重矛挥出,险险击飞箭矢。

    此时胖黑衣人正被罗扬劈的狼狈不堪,而瘦小黑衣人伤上加伤被年青修士一顿乱枪,己成困兽之斗。

    断臂黑衣人眼现决然,看都不看吴真一眼,直奔年青修士而去。吴真脸露潮讽一声弦鸣,箭若流星直奔胖黑衣人心口而去……。

    胖黑衣人一个懒驴打滚避过,罗扬立即看出便宜,一刀劈向胖黑衣人腰腹。胖黑衣人左手掐决,一面闪着蓝光的盾牌凭空现出,护住上身。

    “防御法器……”罗扬一惊,随即心中发狠,灵力再无保留,横刀重劈在盾牌正中,盾牌哀鸣一声,蓝光瞬间暗淡,向下跌落。

    胖黑衣人心胆皆寒,情急之下双脚猛蹬,身体贴着地面向丛林阴暗处射去。

    罗扬见这厮已丧胆,不由大喜,正待乘胜追击,胖黑衣人身形微微一顿,眼光已散,其咽喉之上骇然插着一枝利箭。

    对手毙命!罗扬转身,几步就冲入年青修士战团,年青修士被两人围攻己处下风。

    罗扬再次大喝一声:“雷!”三色光华罩住断臂人。断臂人重伤在身,面对罗扬一往无回的功击,再无力救援同伴。

    瘦小黑衣人被吴真连发三箭,攻得手忙脚乱,年青修士抓住其破腚一枪爆头。数十息后断臂黑衣人见两位同伴己郧落,顿起拼命之心,重矛横扫——只需将罗扬逼开数步即可驾起飞行法器逃走。

    罗扬亦是狠人,心一横,不闪不避,一刀劈在矛锋侧缘。刀矛相交之处闪出大片灵光,罗扬被震飞数丈开外。断臂人亦不好受,执矛右手一阵酸麻,蹬、蹬、蹬连退三步。

    弦鸣声起,吴真自其右后方一箭直取后心,断臂人旧力刚去,新力未生,只能左闪避开……。

    飞奔而至的年青修士迎头一枪劈下,断臂人勉力抬矛封挡,枪矛交击,断臂人被击飞。弦声又起,断臂人腰间光华一闪,一面赤锣挡下利箭。年青修士追至,赤枪横扫,断臂人不敢硬接,身形暴退……。后方传来一声大喝“雷!”

    断臂人大恐,慌乱中,祭起的赤锣法器被赤枪击飞,再抬矛撞飞箭矢。

    罗扬此时已御刀撞进断臂人身前,在断臂人惊恐的眼光中,斩下其首级。

    战斗结束,场中一时陷入沉静中,还是年青修士阅历非富,率先打破场中沉默,向两人抱拳:“在下何山,天旋峰外门弟子,谢过两位师弟救命之恩。”

    罗扬此时己回过神来,与吴真对视一眼抱拳回礼,同时说了身份。

    何山见两人眼中尚存疑虑,苦笑道:“在下咋日在风云城出售了一批灵材,不想露了白,被此三人盯上,若不是遇上两位,怕有郧落之险!”说完再次抱拳道谢。

    “原来如此!”罗、吴、二人解开心中疑惑后,对何山拖二人下水之事虽仍有些许介意,但己不再记较,遂又向何山了解了三个强人的一些资料。

    这三人是什么身份,何山也不知道,只以观气术得知三人都是练气八层修士。

    虽然何山只是练气七层顶峰修为,但超级大宗门的正式弟子,越阶击杀散修实在是理所当然之事。何山见两人释怀再次抱拳:“今日捡了一条命,幸甚!这三人的财物就由两位师弟分了吧!今日欠下两位一个恩情,他日有用的着兄弟的地方,在下义不容辞。”

    罗扬见何山如此光棍,反而激起一股侠气,上前收起断臂人的乌矛、赤锣及储物袋向何山笑道:“咱们云顶弟子都是讲规矩的,我只拿我应拿的。”

    吴真上前收了胖黑衣人遗物,与罗扬并排而立:“何兄好意心领,但咱们都是讲究人,再见!”两人相视一笑,招出纸鹤各奔东西。

    此战有惊无险,更重要的是使罗扬清楚了自己的战力——以练气六重实力,迎战练气八层散修,绝对能越二阶击杀,对上练气七层顶峰的何山,罗扬亦有一战的信心。

    要知道罗扬虽只是刚入练气六层,但其炼体术亦是一重六层,而且罗扬修炼的是顶级的功法,战力绝对比普通功法有极大加成。

    罗扬现在最遗憾的,其实是自己练气六层的修为。六层修为虽亦能驭使法器战斗,但练气中期修士却没有驭法器飞行的能力——胜不能追、败不能逃,实力被大大限制。

    多想无益,近一个时辰后罗扬驾着纸鹤停在一堵院墙前,纸鹤一落地,数息之内已成灰烬——随风飘散。

    罗扬微怔片刻,正待上前,院墙正中的木门吱呀呀打开。一位看似三十出头的妇人一只脚己跨过门褴,罗扬双目泛泪低声喊了一句:“母亲……”

    冼环一愣,抬头看见罗扬站在身前,仔细辩认一番颤声道:“罗扬,是你吗?”

    罗扬双膝着地下跪:“母亲,儿子回家来了。”

    ——冼环泪如雨下……。

    罗扬两手执香向罗氏祖先扣首……回家己有十日,今日即是与吴真相约回宗的日子,临行前罗场再次入祖祠扣拜。出了祖祠罗扬与父母亲人辞别,跨上纸鹤渐行渐远,终于完全消失在众人眼中。

    不到一个时辰,罗扬与先到一步的吴真会合后,一起飞至灵舟站台,买票上舟,第二天一早就己回到宗门。传送到天玑峰,两人先到总务房销假,并挑选好新的洞府,随后拱手作别。

    罗扬经三年禁足,己成功正式列入云顶宗门墙,三年来所居住的洞府需还给宗门,宗门会另外分配一座正式弟子的洞府给罗扬。

    罗扬回到洞府后,呆坐片刻开始收拾东西搬家,修士有储物袋,搬家自是轻而易举,仅一刻钟罗扬即收拾完毕出门。回头再看了数眼住了三年的家,罗扬摇摇头转身离去。

    天玑峰其实是天玑峰群中最高、最核心的一座山峰,其周围数十座卫峰同属天玑峰管辖领地。

    半个时辰后罗扬的纸鹤即降落在一座卫峰正东面的山腰处,半刻钟后罗扬就找到了自己的新洞府——箕:7209。

    天玑峰除主峰外的二十八座卫峰,以二十八宿排位,罗扬所选的是东方最边缘的箕字峰,正东面的一座小院。

    这座小院坐北朝南,房间格局亦是厅堂位于正中,但面积更大。中间客厅有六十多平米,两边各三间房,每间约二十平米。前院南北进深五、六米,东西跨度二十米,后院东西跨度也是二十米,南北进深却有七十来米——云顶宗门为正式外门弟子提供了近两亩的灵地,且灵地等级亦更高一等。

    两边院墙与房墙各有半丈宽的通道,客厅后门不足三米外有一个长约十米,宽五、六米的水塘,主要功能是灌溉灵地灵植。

    罗扬将东面三间房至前而后分别作为卧室、静室、书房。西面三间房分别为厨房、储物间、实验室。一个时辰后新洞府己涣然一新,各个房间布置完毕。

    罗扬又用了四、五个时辰将后院灵地整理一遍,并将种子播下,直到子时一刻方大功告成。在水塘中洗了个冷水浴,罗扬于书房太师椅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