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十五章 风泽
    次日清晨,罗扬与吴真两人传送至西天门,买票登上前往风泽城的灵舟航班。一路上对于吴真略带同情的目光,罗扬视若不见。

    闭目靠在座椅背上,将“草本真知”的某些段落一遍遍滤过。

    今日去风泽城是两人咋天就商量好的——两人现在都是练气六层,如果不出意外,一年内两人都要进入七层——练气高阶!到了练气高阶后,服用高阶聚气丹当然是必须的。

    作为超级宗门的云顶宗拥有一种独门丹药——青英丹——此丹与高阶聚气丹同服,能大大减少丹毒留在体内的数量,这一点不仅能略微提高修士修练的效率,更重要的是,在修士筑基时,能提高近二成的筑基成功率,云顶宗弟子有条件的都会选择两丹同服。

    但问题是此丹是云顶宗独门买卖,云顶宗只接受本门弟子以宗门贡献点购买此丹,——没贡献点,你有灵石也买不到,而两人的贡献点从入宗门就没宽松过。

    两人一合计,决定同心协力,助炼丹资质极高的吴真尝试自炼青英丹。以吴真所表现出来的练丹资质,从宗门获得青英丹的丹方应该没问题,说到底青英丹再珍贵也只是炼气期辅助丹药。

    修真界的丹药,其成份保密的意义不大,有经验的炼丹师很容易从成丹中分析出使用了哪些灵材、灵材年份及比率,所以绝大多数丹药成份都是不保密的。

    但是炼丹师炼丹过程中所使用的丹决——决气的运行路线,输入灵气的数量甚至种类,任何高级的炼丹师亦分析不出,就算让你在旁边看一万遍也枉然。

    所以丹方的核心是丹决,而“天道禁固”足以确保丹决不外泄,两人这次去天泽城就是去收集炼制青英丹所需的灵材。

    宗门“灵库”当然能兑换到青英丹所有的灵材,但是从宗门兑换任何物资宗门只接受一种货币——贡献点!贡献点有富余两人还用得着瞎折腾吗?

    风泽城内蛇龙混杂,阴暗面随处可见,其直对十万大山和云梦大沼,所以成了修士进入两地冒险的大本营与补给地,城内人口千余万,商肆店铺遍地。无数的修士拿着冒险得到的战利品到风泽城出售,数万年来,风泽城已成为云顶宗屈指可数的重要灵材集散中心。

    两日后,灵舟航班停靠在距风泽城东门五里的灵舟站,二人下了灵舟,运起法力不足半刻钟己至城门下。

    风泽城乃上古时代人族抵御妖族的前沿——历经中古,近古,以及复兴时代,数十万年来每一块城砖都写满了沧桑——城高百丈,城周八百里,常住人口千余万!

    城墙通体黝黑,每一块城砖皆是重达千均的四方形黑凌石。黑凌石不仅坚硬无比,且天然具有强大的法力附着性,是大范围阵图最佳载体,云顶宗四大修真城的建筑材料皆是黑凌石。

    风泽城为禁空城,十丈以上的空域被禁空法阵禁止,其灵力来源为风泽城下的超大灵脉,非人力可抗衡,修士如在十丈以下肉身飞行或使用任何飞行装备,一旦被城内执法队发现,立杀不赦。

    两人交了每人一灵石的入门税,跟着人群入城。进了城后两人东张西望,目不暇接。

    罗扬还好,除了对风泽城城墙的雄伟惊叹连连外,对街道两旁金碧辉煌的建筑并无任何惊讶,前世的钢筋森林要壮观多了!

    吴真一路上嘴巴啧啧连声,眼睛更是睁圆,生怕错过了某个精采点,第一次进城的村夫都是这毛病。

    在大街上逛了大半个时辰后,罗扬一把抓住兴致勃勃的吴真肩膀晃了晃,终于将目醉神迷的某人唤回人间。

    罗扬朝旁边一座两层小楼努努嘴,小楼上方的牌匾上三个碗大隶书——七草张。“七草张”是天玑峰灵材室一位初阶练丹师向两人推荐的店铺,该师兄的原话是这样的:此店铺名气不大,规模亦不大,只胜在一点,专营练气级灵材——所以灵物全,灵材性价比高。

    吴真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与罗扬并排向“七草张”行去。

    一名十六七岁的年轻小二满脸谄笑迎上前来,对两人打了个千:“欢迎两位客官光临本店,小店蓬荜生辉……两位客官来了小店,那是来对了,小店专营练气期灵材,质优价低,信誉卓著……两位这边来……”

    在小二唠叨时,罗扬以探灵术扫过此人——练气三层!两人随小二步入“七草张”。店铺进深有七、八丈,宽五丈,一排二尺宽的红木柜台将店铺分为两半。

    柜台后方被十余组纵向排列的红木货架塞得满满当当,红木货架与柜台有半丈宽的距离,其间有四五位穿统一红裙的妙龄女郎,应是店内与客人谈交易的执事。

    前面是待客区,错落有致的布设了十余件盆景,盆景四周穿插分布有数组红木桌椅,己有两位客人在与店内执事人员交谈。

    年青小二将两人引入一组桌椅前,两人刚座下,有仆役上前奉上茶水。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执事上前对二人微福:“感谢二位客人莅临本店,本店由奴家为二位客官作专场服务。”罗扬、吴真赶紧起身抱拳回礼:“有劳执事……”

    女执事笑着抬手请两人就坐,摇着猫步至两人对面椅子上坐下。

    此女二十岁左右,鹅蛋脸、柳叶眉,削肩、细腰、丰胸、隆臀、肤白貌美可谓如花解语,似玉生香。可惜对面两未成年人,算是抛睸眼给瞎子看了。

    “奴家姓刘,两位客官贵姓!”

    “免贵,姓罗!”

    “吴!”

    “小店专营练气期灵材,质优……”

    半个时辰后,两人花了近两千灵石购买了大量灵材。

    吴真将灵材收入储物袋,女执事笑脸如花正要送客,吴真脚下一顿,扭头迟凝着对女执事说:“刘执事,贵店收不收灵材。”女执事微笑:“要看是什么货物……”吴真腰间光华闪过,手中多了个玉盒。

    女执事接过打开,一枝人形紫色药材置于盒中,女执事看了吴真一眼,低头靠近玉盒仔细观看,不时轻嗅数下……一柱香后,女执事合上玉盒:“三百年的紫金首乌,可作为炼制筑基丹的一味灵材,客官要什么价?”

    “三百二十年!”吴真纠正。

    女执事思索片刻,点头认可,吴真再次开口:“七千下灵。”

    女执事微笑摇首,将玉盒递回吴真:“本店最多出五千八百下灵。”

    “五千八百!”吴真错谔,随即明白过来,开店的高出低入正常之极。

    微露遗憾之色,吴真收回玉盒——此盒首乌是前次自胖黑衣人储物袋中所得战利品,吴真现今用不上,故愈出售。只是五千八的价格,己是远低于心理价味,吴真摇摇头,两人告辞离店。

    年青小二将两人送出店门数丈远,罗扬微觉诧异,小二脸上微露神秘之色,压低声音道:“数日前有一人急需高年份紫金首乌,嘱咐小的留意,愿高价求购……”罗扬与吴真对视一眼:“可知那人所在?”

    小二笑而不语……

    罗扬恍然,腰间光华一闪手中多了二枚中灵,向前递出,微微一笑:“小二哥辛苦了。”

    年青小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过灵石,瘦脸己笑成了菊花状,左手指向前方拐角处:“二位客官稍待,我去向管事请个假,马上带二位去……”。

    罗扬抱拳:“那就有劳小二哥了。”

    小二赶紧回了个千:“应该的,应该的,二位稍待……”扭转身屁颠屁颠进了“七草张”。

    待小二进了店门,两人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向拐角处走去,等了不到半柱香时间,年青小二一脸得意的溜出“七草张”,见二人在前方相候,赶紧加快步子赶至两人身前:“两位随我来,两位这次可是撞了财神了,徐员外老有灵石了,就住在正远大街的徐府,徐府可大了,俺上次跟王管事去徐府送药……”罗扬与吴真相视苦笑,这位小二哥就是个话唠!

    正远大街名字叫大街,其实就是个丈多宽的小巷子,两人听着小二唠叨了小半个时辰,穿过数个街区,终于看到了这个正远“大”街。

    沿着青石板小道又走了一刻钟,在“大”街深处,一座古色斑驳,满是岁月痕迹的宅子呈现在二人眼前。

    宅子墙高丈许,青石垒起,墙头檐走飞虎并立三重,显示出主人曾经的辉煌。宅门正中立有四根青石方柱,方柱两旁各有一面光滑的石壁,上面笔走龙蛇,各有百余言铭文,因年代久远,字迹模糊,己不可辩认。

    柱后是丈许深的雨檐,雨檐右方立着一块人高的石碑,依稀可辩出“徐府”二字。雨檐深处是一扇铜色大门,大门左右各有一组铜钉,正中两枚兽头门环。

    小二向二人招呼一声,小跑上前扣响门环,约莫等了十数息,门内传来声音:“是何人扣门?”

    小二赶紧回应:“小的是‘七草张’的伙计,上次跟王管事到过贵府,今日带了两位客人,有员外急需的灵材……”小二的口齿极为伶俐。

    又过了十余息,大门“吱!呀!呀!”自内而开,一个老苍头出来与小二交涉一番,小二招呼二人跟进,徐扬、吴真迈步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