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十六章 入局
    大门前方,一栋两层木质楼阁立于正中,左右各有一条回廊绕楼阁而过。两人跟着小二顺着左方回廊前行,一路上安安静静,未见任何仆役家丁,小二也终于停止了唠叨。

    不一刻三人绕过楼阁,楼阁后是间十丈方,进深三十丈的庭院,其内假山、亭台错落有至!小二带着两人出了回廊,沿着碎石小道进入庭院。

    双脚刚迈进庭院,罗扬心中一紧,逼音成线:“血祭!”一枚灵符已入吴真掌中。

    吴真心内咯噔一声,掌心一丝精血逼入灵符,灵符一亮,瞬间消失无踪。

    罗扬腰间储物袋光华闪动,一个数寸大的玉盘悄无声息落地,钻入土中不见。眼中厉芒闪动,抢前数步,左拳直奔小二后心。

    小二正想加快脚步脱离两人,听到脑后劲风脸色大变,左脚猛蹬,身形斜着暴退,右腿顺势抬起横扫。

    罗扬向前猛扑,右手力道集于肘部,重重击中小二腿肚。小二闷哼一声,借力侧退——

    练体七重!——一经交手,罗场即判断出小二练体七重的修为。

    吴真钢鞭在手,正欲上前夹击,一声弦鸣,三道寒光成品字形射至——弓箭手!

    吴真心中升起一种滑稽赶脚,鞭影闪过,中间寒芒己被击落,右手法力再吐,钢鞭用力掷出……。

    吴真腰间光华微闪,一面圆盾与左方寒芒“夺!”的一声相撞,右方寒芒尚未近身己被钢鞭砸飞。

    吴真长弓在手,亦是三箭连珠——箭若雷光!一道窈窕身影自假山后窜出。

    吴真双眼盯住被逼出身形的劲装女修,此女腿长肤白,瓜子脸、柳叶眉、琼鼻、樱唇,竟是个十足大美女。美女左臂持弓,右掌引箭,粉面含煞与吴真对恃,互射一轮后,两名弓箭手皆不敢大意。

    小二被罗扬一肘击中,正想借力远遁。罗扬暴起,大喝一声:“战!”右拳隐隐透着赤光,黑虎掏心,直奔对方前襟而去。

    小二苍促应战吃了大亏,不禁激起凶性——双脚尚未站稳即狂吼一声:“开……”,不闪不避右拳全力击出。

    “轰!”的一声双拳相交劲力四散,罗扬只觉右拳有若与钢铁相撞,脸上现出一抹嘲红,瞬息隐去,脚下发力跟进,左拳带着赤光迅猛攻出。

    小二下盘未稳被一拳击退,无奈侧身左闪。罗扬得势不饶人,连续击出百余拳,与怒吼连连的小二战成一团。罗扬每拳击出皆带着一道赤光,赤光散而不聚,缕缕丝丝合着某种规律没入地面。

    百余招后,与罗扬激战的小二和与吴真对恃的美女皆是脸色大变。倒不是因为小二处在下风,而是布设于庭院中的杀阵早过了发起时间,竟毫无反应。

    罗扬心内冷笑,大喝:“控!”庭院地面各处,冒起无数丝丝缕缕的赤芒,随着罗扬双拳引动,赤芒数息内翻滚腾跃布满庭院……。

    ——战斗法师!小二与美女心中发苦,居然在一位战斗法师眼前卖弄阵法……。

    话说修真界阵法师、炼丹师、炼器师、真符师,于修真百艺各种大师中的地位,从来都是稳居前四。

    阵法师除了制作阵图、阵盘、阵旗,等装备外,还有一种另类的存在……。

    他们不但本身是阵法师,拥有阵法师的各种强大技能,而且有超强大的战斗力和战斗意识。

    他们在战斗中,主动引导法阵与对手作战,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能给于法阵中多个,甚至所有的敌方人员,施加负面效果。而本方队友不仅毫无影响,甚至还有战斗力加成。

    在群战中若被这些阵法师成功布下战阵,阵法师立即就成为战斗中己方的控场修士,这种阵法师就是战斗法师,他们往往是一次群战的最后终结者。

    只是修真界修士虽然多如狗,有阵法师天赋的却百中无一,最终能成为阵法师的更是千中无一,战斗法师即产生在这些千分之一的修士群体中。

    数十万年的修真历史早己给出答案,战斗法师就是群战中的最大变数,一旦被战斗法师布下法阵,实力的天平就将倾斜。

    吴真脚下用力,飞速向美女修士接近,女修抬手一箭被圆盾挡下——“夺!”的一声,圆盾被击飞丈许,灵光己略显黯淡。

    女修再欲发箭,吴真己抢近,长弓横拉,弓弦向女修首级割下。女修法力运转身影左闪,刚想反击只觉身体一滞!

    负面效果——重力!

    女修大惊失色,逼近的吴真右掌成刀,当胸劈下。

    吴真在阵法加持下占了上风,另一处战场,小二己溃败。

    负面效果笼罩下,身形愈发沉重的小二,终于在暴风雨般的猛攻中露出破绽,被罗扬一拳击中右肩。法力汹涌而入,一口鲜血含着碎肉喷出,小二内腑己受重创。

    罗扬追着小二被击飞的身体一拳击出,小二空中双拳交叉勉力挡住。

    罗扬右膝猛抬,正撞在小二左腿外侧——“咔嚓”骨碎声中,罗扬再次加速,一记手刀砍中小二的颈部。小二的脖颈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眼光失去神采,身体向地面跌落。

    女修见小二郧落,惨叫一声:“小弟!”对吴真划向玉颈的弓弦视而不见,抬脚撩向吴真的蛋蛋……。

    吴真“大惊失色”,护蛋心切,身形暴退。女修撩蛋同时,右手两指己搭上弓弦,“夺!夺!”两声,红晶锣衰鸣一声飞出丈外。

    罗扬纵身而起又躲过一箭,右手一拍储物袋,手握千均矛扑向女修。

    吴真脑羞成怒,趁着女修发箭之时再次逼近,左手长弓己不见,右臂举起钢鞭当头砸下。

    女修不及闪避举弓抵挡,沉重的钢鞭砸在弓背,女修脸上晕红一片,惨哼一声当即被砸飞。

    罗扬快步赶上当胸一击,千均矛透胸而过,女修双目暴突,口中鲜血狂泻,头一歪跌地身亡。

    弦鸣一声,吴真面对回廊,老苍头被深入喉口的箭矢带着,撞在廊壁上,失去生机。

    两人立于院中调息了一柱香时间,终于缓过气来——此战不过百余息时间,却让二人筋疲力竭。

    调息至较佳状态,二人收了战利品,相互掩护将整个徐府搜查一遍,除了郧落的三人,徐府再无活物。

    战斗之时虽动静不小,但一则徐府偏僻,二则郧落的小二与女修不仅布下了杀阵,且布下有屏蔽效果的控阵,所以倒也未被他人察觉。

    罗扬、吴真弹出火球,将三人遗体火化,将各种痕迹一一消除,方离府而去。

    待己远离正远“大”街,二人一商议,决定找个客栈歇脚——二人虽只是云顶宗外门弟子,但勿被人当场抓住痛脚,倒也不惧。

    找了家“迎宾客栈”,要了间套房,嘱咐店家没有吩咐不得打挠,两人进了客房,关上房门。

    罗扬先布下控阵,隔着房正中的方桌二人相对而座。吴真拿出两个储物袋,老苍头乃是凡人,用不了储物袋。

    再一拍腰间储物袋,一张碧绿的短弓躺在了方桌上,此弓即是女修的攻击法器。

    吴真在徐府庭院一拿起此弓就知道不是凡品,弓身通体碧绿触之生寒。仔细辨认一番,吴真竟双手发颤!此弓是以寒玉为主材所制——寒玉弓!这是每一个弓箭手做梦都想得到的装备。

    不同于其它弓矢法器,寒玉弓是可成长的修真装备,它于弓箭手就像本命剑于剑修,一旦拥有终身相伴——对于弓箭手而言,说其价值连城,毫不为过。

    一刻钟不到,两个储物袋被打开,有价值的东西被归拢。罗扬惊喜的发现,小二的储物袋中竟有一瓶只用了不到五分之一的浊血散。

    三年前,罗扬在灵库兑的两瓶浊血散己见底,最多还能对付二个月,这次是瞌睡碰上了枕头。

    所有的战利品除了寒玉弓外,最有价值的就是一件极品飞梭法器。再有折合三千多下灵的灵石,以及一些瓶瓶罐罐。玉盒、玉简,不用检视就知道,所有这些加起来都值不了寒玉弓的零头。

    罗扬见吴真欲言又止的表情,晒然一笑,将寒玉弓和极品飞梭推到吴真面前——吴真的攻击法器有上品长弓,极品钢鞭,再加桌上具成长性的寒玉弓,另有上品防御法器明光盾,正缺一件飞行法器,而罗扬已有极品飞行法器——流枫。

    再将所有装药材的玉盒挑出推到吴真身前,罗扬一划啦,将其余的东西都收入储物袋,笑道:“这几样你拿着,其余的都归我。”

    吴真嗫嗫着嘴不知怎么开口,罗扬起身拍了下吴真肩膀:“你要觉得占了我便宜,以后帮我炼丹就不收手工费好了……”

    “本来就没打算收……”吴真嘿嘿一笑。

    待吴真将东西收起,罗扬提出——即然还有数千灵石,不若再购买一批炼制青英丹的灵材。

    己至午时,两人出了“迎宾”客栈,先到一小店吃了午饭,然后另找了家灵材店购买灵材。

    这次购买的灵材虽质量与在“七草张”所购是同一等极,价格却略贵了半成,看来炼丹师师兄的推荐还是靠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