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十七章 旧识
    过了两日,罗扬、吴真赶在天黑前回到天玑峰!二人从传送室出来挥手告别,两刻钟后罗扬回到箕:7209洞府,罗扬先去后院整理了一番灵草,洗漱完毕进了书房,将此次的战利品拿出仔细分类。

    三瓶高阶聚气丹与浊血散先放好,然后是数块玉简。

    第一块玉简,记载了一部修真界大名鼎鼎的巨著——三界总纲!

    三界总纲,是一部将修真界己知的灵材,作汇总的一部巨著,其中图文并茂极是详实,罗扬早想去灵库兑换一本,只是贡献点一直不宽裕。

    第二块玉简记载了一部修真书籍——控火三篇!其第一篇介绍修真界己知各种灵火的形态,及易产生的环境。

    第二篇则将各种灵火归类,并简单的记载各类灵火的作用。

    第三篇则是全文精华,详细对数十种代表性灵火该如何发现,如何控制,如何为己所用,作了详实说明。这是一本极其珍稀的控火秘典!

    第三块玉简则是一块功法玉简,这在修真界是极为罕见的。修士极少会将未设禁制的功法玉简随身携带——功法名:五灵决!

    罗扬走马观花看了一遍即毫无兴趣,五灵决并不象五行真解一般,为五行灵根修行法决。而是一分为五,分别为:庚金决、乙木决、葵水决、离火决、戊土决,这些到底是属哪个层次的功法,罗扬搞不清,但有一点可确定,比罗扬所修的“三劫无生正法”,差了不止一筹,连参考的价值都欠奉。三个玉简中,反而是这个罕见的功法玉简,对罗扬毫无用处。

    另外还有十几个玉盒,分别装了一些矿石,从面相上看竟是同一类矿石。罗扬皱皱眉,重新拿起三界总纲玉简,两刻钟后找到一篇记载——赤炎精:淡紫色、性极燥、硬比玄铁……。

    “硬比玄铁!”罗扬当然知道玄铁有多硬,上品法器红晶锣就加入了数两最低介的玄铁,为的就是增加法器的硬度。

    罗扬好奇的拈起一粒鸡蛋大的赤炎精仔细观看:淡紫色、触手光滑、微温。运起“共工正身决”轻捏,赤炎精“吧搭”一声裂开一条缝隙。

    “你妹……”罗扬一脸黑线:“不是硬比玄铁吗……?”刚要将此废物扔掉,手中裂开的赤炎精竟缓缓发出红光,继而开始消融……罗扬见此奇事,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数息后,鸡蛋大的赤炎精己溶缩成葡萄大小,红光大盛……一股干裂的感觉,突兀的浮现于罗扬心头,罗扬如受锤击,猛的站起!

    红光包裹住罗扬的手掌,数息后又突兀消失,手中空无一物……罗扬脸色发白,跌坐椅中,算上前世,己经是第三次了,到底是什么鬼……!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各种植被吐出嫩芽,林中鸟语虫鸣。罗扬仰首服下浊血散,体内凝聚的精血在共工正身决的引导下,从会始,再经二十二穴至承浆穴散去。一个月前罗扬一举冲破带脉维道穴进入练体七重,又五日在共工正身决的加成作用下,三劫无生正法水到渠成进入七层,罗扬终成练气高阶修士。

    吴真经半年摸索,己成功炼出了青英丹,只是成功率堪忧。炼制出一枚青英丹所耗费的材料,折合成贡献点能买两枚青英丹。

    随着半个月前吴真亦进入练气七层,二人的财政状况开始恶化。二人商议后达成共识,解决财政恶化,目前具有可操作性的方式,就是入十万大山猎杀妖兽。

    作为初哥,两人自不会冒冒失失,闯入十万大山送肉。

    今日罗扬与吴真约好,先去功勋堂看看情况。

    功勋堂顾名思议就是建功立业的殿堂,也可称功勋殿。云顶宗功勋堂,是云顶宗为门下弟子发放贡献点、荣耀点的唯一宗门级功能部门。

    两人自传送室转出进入功勋殿,一路上人流熙熙攘攘,功勋殿与传功殿一般百丈见方,殿高三丈。

    殿内密密麻麻布置着上千组桌椅,每组桌椅都是一张木制小圆桌,周围放着一圈滕椅。桌小的放四、五张滕椅,桌大的放十余张滕椅。

    此时大多数桌椅上都有人坐而交谈,一些穿着艳丽制服的年轻女子在其中穿梭,为众人添茶上水……。

    殿内虽聚集数千人,却不显嘈杂,空气亦不浑浊,功勋殿更象是一个大茶馆,生意貌似还不错。

    罗扬满脸新奇,从桌椅之中穿过,正对殿门的殿墙从一丈高处直至墙顶,就象一块超大型屏幕,与前世的投影墙一般,其上映满了文字。诸如:xx灵花——x贡献点,xx灵矿——x贡献点,这就是传说中的功勋殿任务墙了。

    任务墙上的任务五花八门,除了占绝大多数的灵材兑换任务外,不泛一些保镖、除妖、悬赏……等等任务。

    两人正看得眼花瞭乱,一名正与他人边行边谈的年青修士,眼角余光带到二人,一怔!随即抱拳:“罗师弟,吴师弟……”

    罗扬听到有人招呼,抬眼望去,却是上回被卷入与黑衣人作战的祸源——天旋峰外门弟子何山。两人抱拳回礼:“是何师兄!”

    一旁与何山谈话的是一名赤脸、浓眉、豹眼、阔口、面相威武的魁梧大汉,看年龄二十三四岁。

    赤脸大汉见何山与两个小家伙打招呼,不由停下脚步审视二人。何山一脸笑意看着罗扬、吴真:“上次与两位师弟别过己经大半年了,今日……喔!颜师兄,这就是上次救过小弟一命的两位天玑峰师弟。”

    赤脸大汉此时己收起审视目光,面露笑容:“原来两位便是天玑峰罗师弟、吴师弟,鄙人天旋峰颜沧海,谢过两位师弟援手之德。”

    罗扬一笑:“同门之谊,理当如是,颜师兄见外了……”

    “两位师弟,不如找个地方叙叙旧如何……”何山伸手作邀请状:“我观两位师弟也是来作任务的吧!小弟虽经验尚浅,颜师兄却是己作了五、六年任务了,大家何不一起探讨探讨。”

    罗扬、吴真均是意动——抱拳:“谢两位师兄提携……”

    何山赶紧摆手:“不敢,不敢,相互学习,相互学习。”伸手招呼二人:“两位师弟,这边请……”

    四人寻了一组桌椅坐下,不一会有女子奉上灵茶,罗扬端着茶杯嗫了一口:“两位师兄是来交任务的?”

    何山与颜沧海对视一眼:“正是,两位师弟……”

    罗扬腼腆一笑:“我二人尚是第一次进功勋殿……”

    “哈!哈!哈!”颜沧海放下茶杯:“两位不需拘谨,谁不是过来人?二位是不是想进十万大山……”

    罗扬与吴真相视一眼,觉得没必要遮遮掩掩,道:“让颜师兄见笑了……”

    颜沧海点点头,脸色一正:“恕我直言,两位师弟练气六重即诛八重邪修,实力自不待言,只是十万大山情况复杂危机重重,两位若不与老手组队……,贸然前往殊为不智!”

    罗、吴二人面面相觑:“师兄的意思……?”

    颜沧海与何山对视一眼,何山肃容点首:“我们有意接下‘五容花’任务,如果两位有意……”

    “五容花!”罗扬、吴真皆吃了一惊!罗扬之前刚好留意了这个任务,成熟的五容花是二级灵材,在野外,这种级别的灵材,十之八九有相当于筑基期的二级妖兽守护,——要拿到这件五容花,注定要与二级妖兽一战。

    何山,颜沧海见二人陷入沉吟亦不催促,端起茶杯细细品茗。罗、吴二人一番目光交流后,罗扬坐正身体:“两位师兄,还有谁?”

    何山放下茶杯展颜一笑:“天罡峰重烟师妹。”

    “天罡峰……”吴真眼露惊异。

    何山点头:“重烟师妹乃天罡峰内门弟子,剑修!”

    天罡峰乃云顶宗弟子最少,但实力却数一数二的势力,只因峰内弟子皆是剑修——剑修战力举世公认。

    罗扬抱拳:“如诸位不嫌我二人累赘……愿附翼尾!”

    颜沧海哈哈一笑:“哪里,哪里,两位师弟战力超卓,我等同心协力,必成大事。”

    合作意向即定,四人顿觉关系亲近不少,又重新将各自情况介绍一番。

    何山上次拉罗扬、吴真下水,脱险后即晋入练气八重,今年二十岁,天旋峰外门弟子。

    颜沧海二十二岁,实际年纪比面相要小一些,一个月前进阶练气九重,天旋峰内门弟子。重烟十七岁,练气八重,天罡峰内门弟子,此女乃何山姨表妹。

    罗、吴皆是不到十四岁,练气七重,天玑峰外门弟子。言及二人皆是从息灵谷试炼脱颖而出,再看看年龄,何、颜皆是略有讶色。

    三年禁足,入七层即成内门弟子,何、颜当然知道。但事实上,这条更象摆设,每年数千名禁足弟子,能以此条入内门的不过个位数,甚至全军尽默。罗、吴不足四年进阶七层,足以证明二人资质不凡。

    作为两名初哥,罗、吴谦卑的向二位老鸟提了不少常识性问题,何、颜皆一一解惑,何山更是不厌其烦的向两人传授一些,诸如如何减少风险,如何应对紧急情况的经验。并以自身经历为蓝本,为二人祥细解答了数个极易出错的环结,而经验更加丰富的颜沧海,虽则只是时不时才插上一两句,但每一句皆让罗、吴有拨云见日的启发。

    一直聊到金乌西坠,四人己喝了三大壶茶,尚觉意尤未尽。最后何山对罗、吴二人入十万大山所需的装备,及其它的准备建言了数句,四人方起身。何山付过灵石,四人约好明日卯时三刻于西天门会合后,方抱拳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