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十八章 群殴
    次日卯时二刻,罗扬收拾完毕与吴真先于天玑峰传送室会合,今日二人换上了青色劲装,足踏飞虎靴。

    西天门外二人等了不到半刻钟,何、颜两人与一位青衫少年相伴而至。少年身材中等,四肢欣长,柳眉杏眼,瑶鼻樱唇——标准的女扮男装。

    众人亙打招呼,女扮男装的果然是天罡峰剑修重烟。罗、吴本欲与其套套近乎,只是此女作一幅拒人千里外的冰山状,二人翻翻白眼就此作罢。

    何山于一旁苦笑解释:“重烟修习这玉女心经,欲发是不食人间烟火了。”

    罗扬恍然,玉女心经是天罡峰顶级功法,此功法的威力自不待言,其“副”作用更是人尽皆知——斩“执”念!大白话就是夺情灭性,到最后,一个个练成灭绝师太。

    云顶宗四方山门皆有两个传送室,山门内传送室布置的传送阵,仅供门内传送,从西天门传送到风泽城的传送阵,在山门十里外,这样布置纯为安全考虑。

    一柱香后,五人传送至风泽城外,然后再次传送到十万大山边缘战堡——黑鸦堡。

    黑鸦堡不过周长十里,是复兴时代为方便冒险修士,而修建的一座专用于传送的战堡,方便倒是方便,只是有些肉疼。两次传送——西天门外至风泽城外一百灵石,风泽城外到黑鸦堡两百灵石。当然也可以坐灵舟航班,只是单程一趟近七日,对于时间就是灵石、贡献点的冒险者来说有些太长了。

    出了黑鸦堡众人祭出飞行法器,重烟是剑修,本命剑无所不能,当然亦可飞行。但其踩在脚下的,却是一朵浅白色的十二品莲台,风吹衫摆,说不出的飘逸离尘。

    何山驭一柄淡金飞剑泛善可陈,颜沧海踩着一柄破芭蕉扇,摆出的虽是坚若磐石的造型,却有人是物非的效果。

    倒是罗扬与吴真,一叶一梭若流火、银霜,卖相出众,一路上倒让不少同行或相遇的修士侧目。

    一个时辰后,五人飞过一条千丈宽的河流降落,前方就是遮天敝日、滕蔓交缠的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上空是各种妖禽的领地,这些妖禽虽说战力不一定就有何出众之处,却往往成群结队的出现,且悍不畏死,。低阶修士一旦被其缠上,即是九死无生的局面。所以不是万不得以,练气、筑基层次的修士,是不会轻易脱离丛林保护的。

    五人相互打量数眼,何山居前,中间依次是重烟、吴真、罗扬,颜沧海殿后,依次进入丛林。

    十万大山边缘,无数年来被无数修士来回疏理,有价值的灵材早己被挖掘干净。五人一路上除了留心意外发生,脚步毫不停留快速推进。

    初春的十万大山生机昂然,嫩条绿枝随风摆动,一缕娇阳偶而穿过茂盛的枝叶照入林中,为昏暗的世界带来一丝光明。鼻中嗅着花树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沙沙的脚步声中,偶而伴着一两声虫鸣鸟语——五人不眠不休一日夜后,终于在一座山谷前停下。

    罗扬布下禁制,五人围成一圈调息半个时辰后,何山开始介绍情况:“山谷深处有一处寒潭,所经路径上次已基本探明,如无意外一个时辰即能到达寒潭。寒潭有百丈方圆,其中心有个小岛,五容花即生长在小岛上。在摘取五容花之前,我们必须先干掉它的守护兽——蛰伏于寒潭中的二级妖兽——阴角蟒。”何山顿了顿接着道:“此阴角蟒乃二级初阶,有三四丈长,海碗粗,力大无穷,如被其尾扫到,基本上是骨断筋折的下场。且蛇鳞坚固,非一般法器可伤,唯七寸、双目、口器之内乃其弱点。此蟒无毒,但其独角乃极阴极寒之物,独角顶端可喷寒气,沾上一点都将导致阴寒入骨——诸位切记。”

    见众人示意己明白,何山当先而去,罗扬收了禁制,随队而行。一个时辰左右,四周温度渐降,透过重重枝樟,一个百余丈方圆的小湖泊现于眼前。

    湖泊周边十丈内寸草不生,上空笼罩着一层数丈高的清雾,隐隐约约可看到湖心一个丈许方圆的小“岛”。

    五人打量片刻,各按方位站定,何山从怀山掏着一大把符箓,全部是一次性的储物符。用力抛向向湖泊上空,数百枚符箓瞬间布满方圆数十丈空间,“轰”的一声爆开。

    无数的白色块状物自由落下,一入水就发出滋滋声,湖水迅速沸腾——生石灰。

    不过数十息,小半个湖泊己成了沸锅,滚滚热浪将湖泊上方的寒气,驱散得无影无踪。

    就在此时,悲嘶自湖中响起,一条数丈长的黑影横空而起,两支拳头大的眼睛,如灯泡般亮着红光,盯住五人。

    阴角蟒正躺在潭底睡觉,无端遭此厄运,极端愤怒,一摆尾跳出水面,大嘴张开,朝站在最前方的何山咬去。

    尚未近前,一道绿影突兀出现,自蟒首上方斩下。阴角蟒不闪不避,头顶独角射出一道灰茫,直奔绿影而去。重烟左手掐决,绿影斜掠躲开灰芒,斩向阴角蟒七寸。阴角蟒用力前窜,绿影斩在七寸以下数尺处,“扑”的一声溅起数点红光。阴角蟒惨嘶一声,数枚蛇鳞脱落,落鳞处现出血光……。绿影得手正待回撤,蟒尾己扫中剑身,绿影衰鸣,飞出数丈之外——重烟腮上闪过红潮,本命剑受损,自身亦遭反噬。

    众人趁阴角蟒与绿影缠斗,脚下用力,迅速向后方退去,己被激怒的阴角蟒,见众人要跑自不甘心,嘴中长信忽吞忽吐,尾随着五人己撞入林中。

    刚入丛林,数枚储物符在其上空爆开,金黄色粉未带着刺鼻的臭味罩下——雄黄!

    这些雄黄当然不会对阴角蟒产生什么危害,但是太令蟒恶心了,阴角蟒己被彻底激怒。

    面对被激怒的阴角蟒,五人交替掩护,且战且退直至千丈之外,方站定脚步。

    此处乃是一座数百丈见方的石林,一根根石柱皆需数人合抱,石柱高的有七、八丈,矮的亦有三、四丈,石柱上下长满各种植被,近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一条条绿色的巷道。——此处就是众人的预设战场,阴角蟒己被成功引入。

    阴角蟒隐隐之中觉得有些不对,眼中怒色略淡,似有犹豫不定。

    一只门板大的巨斧自左边探出,猛然斩落,阴角蟒一惊,摆尾侧移,不料蟒腰正甩在旁边五、六丈高的石柱上——石柱轰然击倒,灰尘翻卷。

    蟒腰略顿,被板斧斩得火花四溅。阴角蟒吃痛,刚有的一丝清明立即被怒火吞噬的干干净净。

    阴角蟒甩尾,周身乌黑的鳞片隐隐发出暗光,蟒首直立而起朝颜沧海扑去……。

    颜沧海急退中,分叉的蛇信迎头卷至。重烟左手掐决,绿影突兀斩向蛇信正中,蟒首略伏,独角喷出一缕灰芒,绿影空中一飘,斜掠闪开。

    颜沧海趁机收回板斧横在身前,蛇信瞬息而至正中斧身,板斧“咣”的一声被撞飞。

    此时一赤一乌两道寒芒直奔蛇首而去,何山、罗扬持枪、矛自两旁石柱后猛扑而出,罗扬暴喝,千均矛挟着啸声直取蟒目。

    蟒首缩回拧腰腾起,蟒尾横扫而至。

    只需罗扬退开,蟒尾将顺势攻击正持枪猛进的何山,何山将单独面对筑基期妖兽。

    罗扬咬牙大喝:“战!”不退反进,千均矛一拖一搅一横——中流砥柱,重重地与蟒尾撞在一起。“啪!”的一声,罗扬口喷鲜血飞出,直撞在一根石柱上,石柱轰然崩倒,腾起的烟雾瞬息将罗扬淹没。

    阴角蟒将罗扬重创,自身也不好受,见赤血枪至眼前,赶紧低首——欲于蟒角硬憾!

    一道绿影自上而下直斩七寸,阴角蠎见要害有险,独角喷出一道灰茫,蛇信吐出,堪堪缠住已至眼前的赤血枪。

    “当!”阴角蟒顾头顾不了尾,站稳脚步的颜沧海双手掐决,开山斧掉头冲入,斧尖挑开鳞甲刺入蟒尾……。

    阴角蟒吃痛,巨尾抬起,凶猛的向何山劈下。——“战!”罗扬从灰尘中窜出,大吼一声,手中长矛脱手而出,飞速旋转着,以某个诡异的弧度拍中蟒尾——投鞭断流!

    弦鸣入耳,阴角蟒猛的坠地翻滚惨嘶,其左目之上正钉着一支玄铁箭。

    吴真左臂弯弓,右掌执箭立于十丈外的石柱顶上,——趁阴角蟒被众人围攻,偷袭得手。

    阴角蟒痛极,蛇信翻滚中,带着赤血枪及何山向口中吸去,何山果断弃枪向后飞退。

    蠎首上方的绿影悬空剧颤,重烟脚下踩着一朵莲花逼近,眼中寒茫微闪,一口精血喷在绿影之上,绿影凭空壮大十倍,剑芒如流砍中蟒腰,“咔嚓”声中,连甲带鳞拉出二尺长、一寸深的口子,蠎血喷涌而出。

    阴角蟒独眼露出畏色,狂嘶一声窜起五、六丈高,就待不管不顾掉头而去。

    “吃我一锤!”蟒首刚完成转向,颜沧海脚踏芭蕉扇,一柄数寸大的紫色小锤脱手而出,小锤迎飞而涨,至蟒首时己有脸盆大小,“轰”的一声,与蟒首撞个正着。

    紫锤光华乱闪,向下坠落,蟒首则被撞歪数尺。罗扬飞身接住千均矛,见阴角蟒露出破腚,大喝:“战!”层层矛影如风扫残雪般卷向七寸——流风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