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十九章 解围
    阴角蟒自被围攻后,一直被压着打,此时身受重创归路己断,不禁目露凶光,不再理会众人攻势,加速撞向颜沧海。

    颜沧海脸色微变,板斧再入掌中,照着蟒首拍去。巨响过后,颜沧海口喷鲜血飞退,蟒首微顿,即追着颜沧海的身形急进。蛇信飞出,堪堪挨近颜沧海,早己放出明光盾的吴真掐决,蛇信正中盾心,明光盾贴着颜沧海的身体被击飞。

    重烟嘴角沾血,纤手一指,绿影自左侧迎风暴涨直斩七寸,阴角蟒偏身让过。

    一道赤茫自下飞出,何山右手握赤血枪,猛刺入蟒腰伤口处,阴角蟒创上加创,尾巴疯狂卷起,直欲将何山搅成肉泥。

    “战!”——罗扬暴起!千均矛绽出红光,矛身激出重重幻影,如火山喷出的岩浆般滚滚而去——握碳流汤!

    阴角蟒躲闪不及,被矛刅斩中旧伤口,“咔嚓!”——阴角蟒断为两截。

    阴角蟒惨嘶刚起,一道锤影斜掠而上,正撞上左目玄铁箭尾翼,玄铁箭自蠎目直入脑中,半截蟒身“啪!”的跌落。

    诛蟒一战,除了远攻的吴真,其余四人皆被重创。重烟虽未直接受创,连吐两口精血,也算伤了元气,非经十数日调养难以恢复。四人各具一方打坐调息,吴真则将蟒尸收起。

    二级阴角蟒阶值也是极大,独角至阴至寒,蟒胆为绝佳灵材,蟒鳞、蟒皮皆是炼制防御灵器的较好材料,蟒牙、蟒骨亦是炼制攻击灵器的辅料,就算蟒肉、蟒血对练气修士亦是大补血食。

    半个时辰后,五人再次来到寒潭边,寒谭己恢复平静,只是潭水有些泛白。五人飞至小岛,随即大喜,三朵各带五根银丝的青色花朵随风摇摆。

    “看来阴角蟒是准备在进阶时服用此花了……。”颜沧海微笑自语,拿出玉盒将三朵己成熟的五容花收起后,众人祭起法器飞离寒谭。因为有四人受重创,众人倒不急着回归,在谷中调养三日后,方出谷而去。

    阴暗的丛林中,五人依队列急步前行,此战收获颇丰,除重烟外,其余四人皆面有喜色,四人闲暇之余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一日夜后出了十万大山,众人祭起法器在空中穿行,至午时,众人正要从一条山梁绕过,走在最前方的重烟停下脚步,作出禁声手势。

    众人见状,赶紧停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随风传至——战斗!罗扬脸色难看起来,这尼码是节外生枝的节奏啊!

    颜沧海侧耳倾听了十数息:“一方十二人,一方七人……”抬眼看向同伴。

    何山眉眼微皱:“绕道要经过野蜂的领地,惹着土雷子可不是说笑的。”

    修士在十万大山最惹不起的是群居妖兽,这些妖兽虽等级不高,但数量却让人丧胆。

    俗称土雷子的野山蜂即是其中的佼佼者,往往是数万、数十万、上百万的数量,向目标发动攻击。金丹以下修士被缠住,绝对是大难临头,低阶修士谁也不会去无端招惹它们。

    “正常前进,悄悄通过……”颜沧海瞬间下了决断。

    所谓的悄悄通过,其实就是表示中立,无害通过,那么近的距离,不被严加警戒的双方发现,根本不可能。

    五人不加掩饰快速飞行,十数息后,十数人的混战场面已完全展现在罗扬眼中。

    你起我落,飞砂走石,激战正酣。十二对七,人多的一方已占了压倒性优势,压着人少的一方群殴。

    人少的一方正苦苦支撑,见一行五人目不斜视欲从旁穿过,一着紫色劲装的少妇忽然面露急色,大喊一声:“颜沧海,我知道杀文若的是谁……”

    颜沧海脚步一顿,何山直接面色大变,重烟依旧冷若冰霜!罗扬、吴真相视苦笑。

    ——紫衣少妇曾是天权峰外门弟子,与颜沧海未婚妻俞文若份数同门,后因资质原因不得以离宗回族。

    一名三十出头的短发男子跳出战圈向五人抱拳:“我等乃土木岭卓氏子弟,颜兄诸位只需自行离去,在下卓清岗承情一次!”

    颜沧海冷笑出声,手一翻,紫锤迎风而涨直轰过去。卓清岗脸现怒容:“姓颜的,以为卓某怕了你不成。”腰间光华轻闪,一根三尺铜锏与紫锤撞在一处。

    罗扬无奈,千均矛入手大步向前。

    弦鸣声起,玄铁箭穿云而过,正中一柄当空斩向紫衫少妇的飞剑。飞剑“咣当!”一声灵光暗淡几欲坠落凡间。

    “好贼子!”一名干瘦中年怒不可竭,掐决收回飞剑直奔吴真……。罗扬冲上前去,千均矛高举过顶当空斩下。道道白茫自矛尖延展而出,带着寒光直扑干瘦中年——分光劈流!

    ——“战!”罗扬的吼声传入干瘦中年耳中。

    干瘦中年卓清崎乃卓氏此战的绝对主力,实力与卓清岗不相上下,皆是练气大圆满修士!见罗扬七层“浅溥”修为,竟然主动攻击自已这个大圆满修士,不由大怒。脚踩一张画卷斜掠闪过,飞剑直刺罗扬前胸……。

    随着五人陆续接战,双方人数拉平,战场形势冒似成势均力敌之势。

    罗扬脸现嘲色,流枫闪动,身形冲天而起!轻抖矛身,白茫左右分开,己完成对卓清崎的包抄。

    卓清崎正欲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白茫己近体……。

    一扇巴掌大的八叶屏风随风展开丈余,将卓清崎围住——“扑、扑、扑、扑……”数十记雨打芭蕉声瞬间传入耳中,八叶屏风一阵轻抖四散分解——这件下品防御法器竟被击毁。

    “战!”

    卓清崎尚未从法器被毁的震撼中反应过来,千均矛一幻为三,连为一线接踵而至。半途中,最后方的矛影猛然加速,撞进中间矛影,二矛合一再撞进前方矛影——流星赶月!

    三影合一的千均矛,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突至卓清崎身前……。卓清崎魂飞魄散,脚下画卷光华大盛,腰间飞出块尺半方牌,挡在身前丈许处。

    “咔嚓!”矛挟千均之势击破盾牌,轰然前掠……。卓清崎脚踩画卷,手忙脚乱险险避过,紧跟千均矛的罗扬己至眼前,人未到拳风先到……。

    卓清崎慌乱中举拳相迎,轰然声中二人各自飞退,卓清崎口中鲜血喷溥而出,虚弱感传至全身,经脉内灵力起伏不定,已是受了重伤。

    卓清崎顾不得压制伤势,调动灵力制住即将失控的画卷,其飞剑则早己无踪……。

    罗扬借反震之力侧旋数丈,左臂反手抓住下坠的予尾,流枫划出弧线再次加速,数息之内即自左侧截住驭画卷亡命而逃的卓清崎——“战!”千均矛乌黑矛身似被淡银色的液体裹住,液体源源不绝的从矛尖迸出,数十枚银色的矛尖,成漏斗状直扑惊怒交加的卓清崎——流景扬辉!

    卓清崎眼光大惧,不敢硬接,全力催动画卷上升……罗扬晒然一笑,长矛遥指——漏斗霍然四散,其中数枚直接击中画卷,画卷化作流光消失。

    ——“战!”

    身形下坠的卓清崎再闻耳边怒吼,千均矛发出“隆隆”的浪击岩石声,矛影荡出满目狂潮,将大叫失声的卓清崎吞没——万壑归流!

    数招之间,卓氏第二战力卓清崎郧落!

    “住手!住手!颜沧海,我们认栽!”

    罗扬正待重入战场,卓清岗己领着卓氏幸存人员相互掩护退出战斗。另一方见卓氏撤退亦不追赶,聚于一处全神戒备。

    场中除了罗扬五人,尚留下三具遗体,除了被一矛洞胸的卓清崎外,还有一名被削首的绿衣女修,重烟正抬手将其腰间储物袋收起。另一人则被砍成两半,内脏流了一地,颜沧海手持板斧,立于一丈之外。

    卓清岗怕再激怒对方,一言不发,驭动飞行法器率先朝江面飞去。

    紫衫少妇见卓氏飞远后,与另一名劲装青年交谈数句后向前数步,颜沧海眼光若箭矢盯住少妇,少妇抱拳:“此番多亏诸位相助,我等方逃过一劫……”

    见颜沧海脸色愈发冰冷,遂不再多说,纤手拍腰间,手中多了把小折扇,折扇灵光暗淡,显然曾受重创。

    颜沧海、何山一见折扇皆面露杀机,重烟眼中若罩上一层薄雾,愈发朦胧难测……。

    少妇挥手将折扇抛向颜沧海:“颜兄,两日前,我在难生沟找到的这把折扇,此前萧丽景师姐与我们相遇……”少妇略作迟疑:“萧师姐似乎受了伤……”

    颜沧海手抚折扇魂飞天外,折扇是颜沧海三年前送给俞文若的定情物——上品防御法器元香扇!年前俞文若与天权峰数名师兄妹结队入十万大山——人、扇皆失……。

    萧丽景——天权峰内门弟子,十字岗萧氏嫡女,练气九重修为,正是当初入山的领队师姐。

    “走!”颜沧海驭动芭蕉扇转身穿空而去,何山脸色铁青欲言又止,盯着紫衣少妇看了数息,方追着颜沧海、重烟二人背影恨恨离去。

    罗、吴二人不明觉历,不过随便想想,也知晓是一出恩怨情仇的狗血剧。

    紫衣少妇目送五人离开,良久轻叹一声:“丽景师姐,小妹也是走投无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