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二十三章 灵火
    罗扬缓缓回身,一位着淡青道袍的道士,站在身后十余丈外,五官细致,身材欣长。罗扬乍见此人一愣:“是你!”

    道士向罗扬揖手:“贫道天罡峰洛离!谢过师弟援手之德……”

    天罡峰——洛离!罗扬脸色凝重向洛离揖手回礼:“见过师姐!”

    云顶宗内,杂役是最底层的存在,而外、内门弟子之间的差别在于——内门弟子每月都有固定的资源以供修练,外门弟子除了一点灵地,所有的资源都要自己赚取。

    不论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云顶宗都是用放养政策,成材可喜,成废物也无所谓。

    云顶宗真正被宗门看重的,是一群被称为真传弟子的精英,他们都是云顶宗高阶修士的入室弟子。有资格收亲传弟子的修士,最低境界不得低于金丹后期,这条硬性门槛,决定了亲传弟子的数量极其有限。

    而有资格收亲传弟子的高阶修士,也不是想收多少弟子就能收多少,宗门制定有严格的数量限制!即使如此,高阶修士收的任何一名亲传弟子,都需被宗门认可,将烂资质血亲收入门下,是极难通过宗门认证的。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培养一名亲传弟子耗费极巨,而修真界的资源是有限的。

    洛离——显然是道号,而不是名字,云顶宗唯有亲传弟子,或进阶金丹后才会被赐于道号。“洛”——是水字辈亲传弟子,这一辈所有的亲传弟子首字皆为水旁。

    洛离手一翻,将掌中玉瓶抛向罗扬:“此为沉香丹!尧林森若不是轻敌,你今日有大难。”

    “尧林森……”罗扬在肚中念叨数遍,这厮就是旁边尸体生前的名号了。

    沉香丹——极珍贵的疗伤药品,若去年罗扬手中有一枚沉香丹,最多三五日即可伤势全愈。罗扬接住玉瓶并不服用,只用双目凝视洛离。

    洛离双手负后正视罗扬:“火源珠由天地孕育,是极珍贵的先天灵物,只有身具大机缘之人,方可得其认可……师弟显然具有大机缘!”

    ——罗扬一脸懵逼……!

    洛离顿了数息,继续道:“据典藏记载,五行本源珠有一个奇怪的特性,一界不会同时出现第二枚同属性灵珠,只要你还在本界面,就不会再有火源珠出现。”

    “而且……”

    洛离似笑非笑:“五行本源珠认主,是有天道法则可循的,只要被其中一行本源珠认可,其余的本源珠,是不会再认可另外之人的。不但如此,得到首枚本源珠认可的有缘者,还会在各种‘巧合’的情况下,与其余的本源珠结缘……机缘二字真是不可理喻啊!”

    洛离脸带玩味:“贫道观师弟收取火源珠的……气度,断非首次!”

    ——罗扬脸颊极不自然的抽动,张张嘴却觉得无话可说。

    “师弟现在离练气大圆满也不远了吧?”洛离对罗扬的尴尬视而不见:“三个月后,宗门十年一轮的百寻秘地将会开启,秘地的最核心处有一枚土源珠!”

    看着罗扬一脸好奇,洛离苦笑:“十年前我破不开守护禁制……现在也破不开。”

    “知道……是何禁制吗?”罗扬心头大动!

    按洛离的说法推断,带罗扬至这一界的八成是水源珠,至于其为何会到地球去找有缘人,罗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息灵谷那枚果实,必是木源珠,在风泽城得到的十之八九是金源珠,刚刚又得到了火源珠,百寻秘地的土源珠将是最后一枚源珠。

    罗扬伸舌舔舔嘴唇——居然十分期待。

    洛离面露难色:“八门金锁阵!我事后请教了一位阵法大师,这位前辈言下之意……他亦甚是为难。”

    “为难个屁!”罗扬嗤之以鼻——毛线个大师!破不了八门金锁阵的,也敢妄称大师!

    洛离将罗扬的不屑看在眼中:“百寻秘地法则,只允许筑基以下修士进入,其内妖兽成群,亦无宗律约束修士的欲望,每次入谷修士能成功出来的不及半数,正是步步杀机。……吾观师弟的手段,只要运势不是太差——安全倒也无虞。”

    翻手一枚银色令牌射向罗扬——秘地令牌,见牌即入,认牌不认人。

    百寻秘地乃青云宗重要的灵材产地,虽危机遍布,但机缘更大,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也可窥视的。任何一个进入百寻秘地的名额都是各方博弈的结果,付出足够代价是题中应有之事。

    罗扬眼露疑色:“为何?若只为上次……”

    洛离偏首望向炽焰映空的赤焰峰:“师弟可知道先天灵火?”

    不待罗扬回答,洛离接着道:“赤焰峰蓄积数万年,极可能己产生了先天灵火,师弟不想碰碰机缘吗?”

    “先天灵火……”罗扬呯然心动:“你境界远高于我,为何与我合作?”

    “你刚刚收取了先天火本源,还有谁比你对先天灵火更敏感?”洛离都懒得看罗扬一眼。

    罗扬恍然大悟,自不会去说什么——难道我不会单独前去寻找灵火的废话!

    别看洛离现在跟自己有商有量,那是因为有巨大的机缘在眼前,若罗扬做出没下限的事,洛离虽不致于立时翻脸,其只需将罗扬杀尧林森之事泄露一二,罗扬即有大麻烦。

    “若灵火选择了我,如何保证你不会见利忘义。”罗扬轻叹一声。

    “实不相瞒!”洛离正容揖手:“若真有灵火,吾此次誓在必得。至于灵火选择师弟的可能不是没有,然极其渺茫!本源珠与灵火皆是先天灵物,所谓一山难容二虎……”

    见罗扬脸上挂满黑线,洛离并不在意:“此次若得师弟成全,此物即送与师弟!”洛离挥手,一只半尺玉盒飞至罗扬手中。

    罗扬狐疑的看着手中玉盒,先天灵火的珍贵,可不是随便什么东西都能打发的,哪怕罗扬只是从旁协助。

    打开玉盒一节碧绿的竹节躺在正中,罗扬眼光凝住——不能置信的使劲揉眼,终于确定不是幻觉。

    “啪”的一声合上玉盒,罗扬满是不舍的将玉盒抛回去:“师姐确定要用此物交换!”

    洛离点头:“有用的才是最珍贵的,此物我己祭炼了一份,再留着这份只是大麻烦……。”

    上次遇险得罗扬援手,洛离对其己有好感,此时见罗扬面对如此大的诱惑依然进退有度,更是大为欣赏!

    油然升起惺惺相惜之意,再次将玉盒推给罗扬:“吾结合各种渠道信息推断,赤焰峰此次极可能涎生的是‘先天离火’,若我推断正确,师弟就亏大了,所以不管结果如何,此物皆归师弟。”

    罗扬接过玉盒沉吟片刻,即收入储物袋。

    玉瓶内三枚沉香丹,罗扬仰首服下一枚后盘膝而坐。

    半个时辰后,罗扬、洛离并肩飞入一道断崖,狂涌的岩流自上方泻下,万丈断崖前犹如挂了一帘烈焰瀑布。

    罗扬皱皱眉,执矛逼近断崖,法力注入矛身,全力一挥,崖前烈焰四溅而飞,崖后竟然露出一个火光四射的洞穴。

    罗扬毫不迟疑,率先穿过火海飞入洞中,洛离紧随其后,在爆布合拢前与罗扬并立其中。

    二人小心冀冀,避过到处飞溅的岩流,在洞中穿梭。足足飞行了小半个时辰,才找到了一块落脚地——一汪数百丈方圆的岩浆池,侧方有一个向内凹进,一丈见方的平台。

    两人落于平台之上,边调息边向前打量,无数的岩浆自数十道山缝中流入岩池,又从低处流走。

    片刻后,罗扬正准备进入最大的一条山缝,忽若一股排斥情绪在胸中涌动,难道是——一山不容二虎!

    罗扬示意洛离勿动,驭动流枫围着岩浆池绕了一圈,随后向着一道只够罗扬侧身通过的山缝飞去——刚才飞经此处时,排斥力最大!

    山缝下方是滚滚岩流,上方也不断有岩浆自石缝中流下,有若一道道烈火门帘。

    两人屏息静气,用尽各种手段,在山缝中穿行了不知多久,前方豁然开朗。一条宽达十余丈,看不见尽头的岩浆河,出现在两人眼前——排斥感空前清晰!罗扬正待提醒洛离……。

    洛离脸现喜色,脚下飞剑光茫大盛,“啾……”向前狂窜。岩浆河中,一点红光腾空而起,顺着河道逆流而上,竟是落荒而逃。

    ——南明离火!

    熟读控火三篇的罗扬,瞬间就完成了对灵火的鉴定,以河道为参照物全力飞行,洛离与灵火早己踪迹全无。

    河道弯延辗转,不时有岩流汇入,罗扬毫不理会,只逆流而上。

    火源珠感应到了南明离火的存在,同为先天灵物的南明离火,自也能感应到火源珠。

    南明离火面对火源珠的步步紧逼,竟然没有产生危机感而回避,只说明一件事——南明离火还没有自主灵智。

    躲避洛离,估计是其感应到洛离的不怀好意,趋善避凶是天地灵物的本能。

    即然南明离火只是依本能行事,罗扬相信,自己只需顺着岩浆河道上行,肯定能追上洛离。

    罗扬修为远不及洛离,遁法亦相去甚远,也不似洛离般干系重大,在这布满危机的岩浆河上方,罗扬首要保证的还是自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