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二十四章 伏火
    罗扬循着岩浆河逆流而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岩浆河逐渐收窄。转过一个直角弯,罗扬眼光大亮——一截淡红色的金属,嵌在内角的岩壁上,露在外面即有尺半长、三指宽,罗扬仔细看了数眼,确定便是与玄铁齐名的庚金无疑。

    虽不知是何等阶,但就算是最低等阶的庚金,仅只露在岩壁外的这些亦价值不菲。

    罗扬用千均矛将庚金四周岩壁打碎,一块五尺长的庚金即落袋为安……。

    罗扬一路搜刮,倒也乐在其中。此处即然诞生了南明离火这等先天灵物,自然会更易找到火属性灵材,运气好的话,得到一些较高品质的火属性灵物也非奢望。

    至于洛离,罗扬觉得没有担心的必要!若以洛离的修为都处理不了的事情,自己去了估计也白塔。

    过了半个时辰,转过又一个直角弯,罗扬正待继续搜寻,猛的怔住!——前方百丈开外,一扇炽白色的火墙,发出燃尽界面的气势,肆意燃烧。

    洛离立于火墙三丈处,一拳拳的轰击炽焰,却被逼的步步后退——

    “草,火脉……”罗扬大惊!洛离于控火之术显然只是粗通,这般近于蛮干的方式绝对事倍功半。

    罗扬赶紧招呼洛离慢慢退后,翻手一枚玉简扔了过去——控火三篇!

    半刻钟后,洛离己退后了三十丈,火焰不再进逼,看来此处便是火脉的极限了——洛离将玉简递还给罗扬,眼中恍然!

    罗扬此到已与洛离并肩:“师姐,我尝试牵制住火脉,你见机行事……”

    洛离点首:“有劳师弟!”

    罗扬执千均矛逼近火脉,火脉似乎感觉到了罗扬的满满恶意,狂涨数丈一扑而下。

    “战!”罗扬厉喝出声,不退反进!身体没入火中,长矛前刺——扫、拖、搅,一气呵成——中流砥柱!

    狂怒的炽焰被千均矛带动,形成了一道烈火旋涡,旋涡越聚越大,数十息后,罗扬手中的千均矛已搅起了一道近五丈宽,四、五十丈长的火龙卷。

    一旁的洛离则双手负后紧跟罗扬,低眉闭目,一幅事不关己的悠然……。

    罗扬大步踏前,千均矛脊牵动火龙卷愈转愈快,愈转愈长!

    “战!”矛身轻影流转,一层矇眬薄雾泛起,瞬间荡起狂风,风掠矛脊,带动火龙猛然后甩,肆虐的炽焰如波涛般层层前涌,首尾相交——流风回雪!

    洛离紧闭的双目猛然睁圆,身形直扑龙尾,火龙尾部一点金光正拼命挤向火龙中心,被洛离截了个正着。

    金光似乎感到大难临头,爆闪出一片霞光,冲洛离撞去。洛离平静如水娇咤一声:“急急如律令——定!”

    并指作定状,霞光顿住……。洛离眉心闪出一道蓝光,本命剑射出,尺余长、三寸宽的蓝波稳稳的将霞光罩住。

    霞光在蓝波内左冲右突,试图破壁而出,蓝波内逐渐生出气雾,继而凝结为一点水滴……。

    乱窜的霞光终于与水滴相逢,水滴化雾无踪……霞光开始淡化,露出一朵深紫色的火焰——南明离火!

    洛离不敢大意,再次娇咤:“阳极阴生,急急如律令!”眉心一道乌光飞离,一把漆黑的寸半小剑钻入蓝波。

    罗扬一边操控火脉,一边偷看洛离降伏灵火。见又一柄本命剑自洛离眉心飞出,不由目瞪口呆!

    法力微滞,矛尖炽焰狂进,顺着矛身瞬息窜近执矛手臂。

    罗扬大骇,手忙脚乱定住火龙卷,继而狂吼:“洛离!天道法则之下,剑修只能孕育一枚本命剑——你怎么会有两枚?这……这不科学!”

    乌剑冲入蓝波突然溶化,如一团乌泥般散开,再聚拢。蓝波渐渐消退,乌泥聚拢后再次疑而成剑——南明离火己无影无踪。

    罗扬胸中浓郁的排斥感顿时消失殆尽!——大功告成!

    罗扬正待招呼洛离撤退,突然大惊失色!

    南明离火气息消失瞬间,火脉由炽白色转为紫色,紫焰如潮水般灌入千均矛,罗扬大骇欲弃矛——一声远古苍凉的呼唤在罗扬识海升起……!

    罗扬闭目凝心盘腿跌坐,九尺千均矛横于膝前,宝相庄严!

    ——火龙倒卷而回,将罗扬连人带矛罩入其中。

    洛离见罗扬生变,甚至来不及收回本命剑即扑向火海,离火海尚有五、六丈远,一股焚天荡地的炎力,击穿了洛离的护体功法,炎毒摧枯拉朽般窜入洛离肉身。洛离飞退,灵能瞬间布满经脉。脏腑各处,一阵剧痛——竟己身受重创。

    罗扬盘坐于紫焰中徐徐而降,岩浆流在紫焰临空三尺之时即向两侧分开,待得罗扬裹着紫焰整个没入后,岩浆流再次将河面填满,世间似己再无罗扬此人。

    洛离御阵当空,默默看着眼前这离奇一幕!直到感觉炎毒有在体内失控的迹象。

    洛离目光扫过四周,眉心飞出蓝芒,轰然炸开一面岩壁,盘膝坐于临时开凿的洞,入定疗伤。

    沉入岩浆河底的罗扬物我两忘!紫焰自首尾两端疯狂的注入千均矛——无穷无尽!千均矛来者不拒——所谓有容乃大。

    不知过了多久,紫焰渐渐转化为乌黑色,黑焰一吞一吐之间,四周的炎力开始凝聚。

    岩浆河面发出咕隆隆的声音,一串串气泡迅速布满其间。翻滚的气浪逐渐席卷整个空间,河面迅速下降……数个时辰后露出了乌黑的河床。

    罗扬身披黑焰时隐时现……!前方流下的岩浆一靠近黑焰即被吞噬。

    洛离虽觉惊异,但己然平静接受,远望烈焰中入定的罗扬,洛离用脚后根也能猜出,这是一场机缘!至于最后是福是祸,自有其天命运数,以洛离现在刚刚晋入筑基七层的修为,自然是无能为力。

    洛离念及此处,一缕缕蓝波于眉心浮现,再数息,无数针头大的紫焰亦随蓝波而现。洛离狂喜——阴极阳生!不想自家的机缘来得如此之快。

    一蓝一黑两柄小剑于洛离眉心浮现,蓝波向蓝剑汇集,紫焰飘于乌剑之旁。

    蓝波逐渐汇成点点水滴,水滴轻轻依附在蓝剑之上,瞬间浸透剑身。

    紫焰却不是那么顺利,乌剑轻抖,紫焰即四散而开,紫焰也不气馁,缕败缕战……。

    紫焰在无数次的冲击下逐渐相互结合,光点逐渐减少,冲击力却逐渐加大。

    乌剑的抵抗越来越弱,当所有的紫色光点汇合成一朵莲子大的紫焰后,乌剑愈发力不从心,每次抖动仅只能将紫焰驱离数分。

    洛离意识到决定胜负的时机来临,瞬息放开乌剑与南明离火的神识束缚……。

    乌剑闪灭间离体三丈,扶摇而成二尺短剑——迎头斩下!

    南明离火不闪不避,迎上剑刃,灵火中分为二,随剑起舞。

    乌剑本能一击,不想招贼上身,在空中各种造型……。

    南明离火如附骨之蛆,牢牢粘住乌剑任其折腾!

    时间流逝,南明离火从莲子大小己壮大至拳头般,两片灵火重新连为一体,将乌剑从剑尖至上方三寸余的剑身紧紧裹住。

    火焰还在不住翻滚,一点点的侵蚀着乌剑本体,乌剑徒劳的作着挣扎……。

    洛离运动法决,悬于三丈外,己经完全被南明离火裹住的乌剑轻颤——迅速缩小隐入眉心!

    洛离松了一口气——继玄元控水剑之后,南明离火剑也已练成,只剩最后的戍已厚土剑了!

    此时罗扬若清醒,定可看到洛离的眉心现出了第三柄剑,一柄淡黄色的无锋剑,戍己厚土——重剑无锋!

    罗扬感觉到自己过了一万年,或仅只一息!神魂终自天外而来——但见自家横枪坐于河床之中,紫焰裹体!

    罗扬灵魂归窍,只觉身入火炉蒸烤,紫焰的热力挟着炎毒灌体而入。

    罗扬闷吼一声,共工正身决流转入奇筋八脉,一路呼啸着击穿各大窃穴,一点点的精血开始汇聚壮大。

    半刻钟后,八团大小各异的精血冲出所属筋胳,一路摧枯拉朽,将入侵炎毒吸了个干净。

    挟带火毒的精血毫不停顿,自体内各个通道向血海汇入——八团精血几乎同时冲进血海撞在一处!

    半柱香时间,一团超大的精血冲出血海,横扫奇筋八脉,八脉如同通途,再无阻隔——共工正身决己至大圆满!

    千均矛猛颤,自罗扬手中飞起,圈圈波纹自矛身泛起,波纹四方流动飞速壮大,很快将整支千均矛裹得严严实实。

    波纹带动长矛上升,至罗扬当空十丈飞速旋转,紫焰以之前千倍、万倍的速度注入矛身,仅半刻钟紫焰即荡然无存——汹涌的岩浆奔腾而下……。

    罗扬腾空跃起,流枫适时出现在脚下,托着罗扬飞离河面。岩浆灌入河床,数十息内,岩浆河即恢复原状。

    千均矛盘恒于半空,感受到来自罗扬的招唤,闪入罗扬掌中!

    罗扬心念方动,千均矛化九尺黑焰,迅速拉长,直至十余丈,再以同样的速度缩小成半寸大小,贴入罗扬手心,悄然不见——罗扬手心一道半寸枪影似隐似现。

    罗扬昂首哈哈大笑——千均矛如此不凡,唯有落于老纸手上才不至宝珠蒙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