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迷失永生 > 晨曦若风 第二十七章 阻击
    半个时辰不到,洛离己在丹房与罗、吴相对而坐。罗扬毫不拖拉,将情况介绍一遍,并附上二人推断,洛离其间偶尔插上一两句,不到两刻钟即完成此次会面。

    洛离起身移步,道:“两位师弟若无必要最好别离开宗门……”

    见罗、吴郑重点头,洛离接着说:“二位师弟不用分心他顾,此事我自会处理的妥妥贴贴!”遂告辞离开。

    宗门之内的博弈,天玑峰罗、吴两个外门小练气的能量,加起来也比不上身为天罡峰亲传弟子的筑基后期修士——洛离的一截尾指。

    看看人家洛离,不声不响就弄了两枚秘地令牌,传出去那位有意在族老面前显摆的吴族长先要羞愧死。

    至于罗、吴——这两货从来就没打过令牌的主意,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梦到过!

    罗、吴一向甚有自知之明,有洛离这尊菩萨在,如何需两个小鬼出头。

    “准备”二字说起来轻松,落在实处却将两人折腾得欲仙欲死——特别是罗扬,为保险起见,准备了数个破禁方案,以确保万无一失。

    ——————————————————

    萧培驭剑穿行于平湖上空,他的心情有些糟糕——天玑峰两个外门小辈,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正在打百寻秘地核心区的主意……。

    十年前,箫培一位进入百寻秘地的族弟,带回一个让人震惊的信息——其机缘巧合进入核心区后,竟然发现了先天灵物‘中戊厚土’,及其它数件宝物,以其初级阵法师的水准,虽认出是八门金锁阵,却也仅此而已……。

    当时尚未进阶金丹期的萧培,乍闻此事真是痛心疾首。若有‘中戊厚士’,萧培大可再炼制一件顶级防御法宝——无字碑!以为本命法宝,哪象现在仅有一件差强人意的疾风梭。

    虽然那两个该死的小练气,也不是什么毫无底气的小辈,他们所在家族势力,比起十字岗萧氏亦不多让。

    只是比起‘中戊厚土’的诱惑,得罪两个势力不俗的家族,萧培并不介意。

    且从各方面消息总结,这两个小辈入秘地之事,只是其各人行为,与其家族无干。干掉两个小辈的事就算暴露,亦无非事后作些利益方面的让步,最多再丢出数个替罪羊,至于两个小辈幕后有无势力推动,萧培却管不了这许多。

    为了这份‘中戊厚土’,萧氏可谓付出了惨痛代价——十年准备十年谋算,仅只身上的这五枚秘地令牌,就让萧氏的库房大大缩水。但是——只要成功获得‘中戊厚土’,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甚至是一本万利!

    自打前两日传来那两个小辈的消息,萧培的心情就没好过,看啥都不顺眼!——比如对面那个,驭一把破飞剑,歪歪倒倒迎面而来的筑基小辈。

    萧培板起脸双手负后,见那小辈己飞至身侧,正待教教此筑基小辈如何做人……。

    来人双手一挥,七、八枚乌丸迎面从上、左、右三方袭来。萧培一怔,继而大怒:“找死!”

    挥袖正欲发出罡风震碎来物,忽然眼一凝:“葵水雷!”——只需被一枚葵水雷欺进丈内引爆,萧培自问不死也要重伤。七、八枚同时引爆,等待萧培的唯一下场就是尸骨无存。萧培亡魂具冒,身体猛的下沉——“轰隆隆!”上方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萧培尚来不及庆幸,一道蓝光己自下而上撩向其会阴。萧培冷哼一声,蓝光重重的斩在一方玉壁上——中品防御灵器,虎首壁!

    萧培只祭炼有一件攻击法宝,防御方面依然用筑基期的灵器。虎首壁光华一闪碎为粉屑,蓝光只一顿再次斩向萧培。

    “剑修!”萧培心里咯噔一下,筑基后期剑修,越级斩杀金丹修士不是没有先例!只此略一耽搁,上方的爆炸余波己卷住萧培。

    烟尘中,萧培猛然后退避过蓝光,闷哼声中喷出一口鲜血——萧培己被葵水雷重创。

    蓝光毫不停顿,飞刺萧培中庭,一道银线自萧培丹田飞出,正中蓝光——萧培的本命法宝疾风梭。

    疾风梭击退蓝光后,嘀溜溜转动,尾追蓝光而去,萧培趁机先运转功法压住伤势,继而口中念念有词,单手掐决,一只火虎露出身影直扑剑修。

    剑修飞扑而上,一拳击向火虎,拳爪相交火虎震飞三丈,剑修口喷鲜血,借着反震之力,身体划出弧度飞近萧培……。

    “法体双修!”——萧培愈加瑾慎飞身急退,边退边念咒掐决,又一只火虎张牙舞爪扑向剑修。

    蓝光终于摆脱银线飞斩萧培,萧培并指一点,先前的火虎放弃追杀剑修,侧身拦住蓝光去路,摆出与疾风梭夹击蓝光的架势。

    萧培终于松了一口气,剑修没了剑,你还玩个屁。萧培心中甚至己在策划,活捉住这小辈后如何玩死他。

    剑修也意识到了危机,疯狂扑向萧培!

    “垂死挣扎——”萧培不屑之极,心念一动火虎掀腰拦住剑修。

    萧培看着不过两丈外被火虎拦住的剑修冷笑:“小辈,等会让你见识下本仙师的手段,若不……”。

    剑修双拳缠住火虎,冷眼看向萧培,就象……看一个死人。

    一道乌光自剑修眉心飞出,将惊骇欲绝的萧培斩为两半……。

    十余息后烟尘散近,平湖又重新恢复平静,有若什么都没发生过。

    青云宗祖师堂,两名执守修士,百无聊赖的分坐在数千盏长明灯下方。

    一阵阴风带看渗人的寒气吹过,长明灯起伏摇拽,如若波涛。其中的一名修士打了个哈欠,突然怔住!——用手使劲的揉着眼睛失声惊叫:“古师兄,灭了一盏魂灯。”

    旁边的古师兄正闭目养神:“灭你妹!再打搅老纸……”猛的睁开眼:“你说什么?”顺着师弟颤抖的手望去,一盏极为靠前的长明灯己暗淡无光。

    古师兄“蹭”的一声跳起:“师弟,你在这守着,我去执事房禀告!”声尤在耳,人踪己无!

    十字岗萧氏族堂,萧家当代家主萧敬言坐在首位面色铁青,下首十余位族老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一幅小心冀冀的模样。

    三日前宗门祖师堂传来消息——萧氏新晋金丹萧培魂灯巳灭!

    稍后天珏峰萧护法,也是十字岗萧氏现在唯一的金丹修士萧敬松证实了这个消息——萧培郧落!

    用晴天霹雳来形容萧敬言此时的心情绝不为过,作为一族族长的萧敬言非常清楚,失去一名正当盛年的金丹对家族意味着什么?只需萧培郧落的消息扩散开,此前被萧氏打压,被迫让出大量利益的颜、俞两族就将进行疯狂反扑,失去萧培后的萧氏,根本没有实力抵抗两族的联手。

    萧敬言将目光转向左手第一位的族弟,负责家族情报的萧敬柏,道:“敬柏,查到谁干的吗?”

    萧敬柏苦笑道:“萧培是在从宗门来家族的路上被伏击的,以时间推算应是在平湖上空,我尝试推断了一条最合理的路线,并做了实地侦察……”萧敬柏闭上眼睛:“在平湖某处,有葵水雷爆炸后的迹象,随后我们调查了周边情况——有数名正好经过附近的练气修士,确实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初步可以确定,那一处即是萧培被伏击的地点。至于谁是伏击者,我们动用了一些手段后,只能确定一件事——伏击者中至少有一名剑修,或者就只是一名剑修,单独伏击了萧培——甚至……!”萧敬柏坚难的咽下一口口水:“甚至伏击萧培的,只是一名筑基剑修!”

    “越级斩杀……”萧敬言喃喃自语,脸上惊怒之色愈浓:“证据……”

    萧敬柏轻叹一声,手中多了些玉质碎片:“在伏击地的湖面下,我们找到了虎首壁的残骸,痕迹方面的专业人士作出了以上推断……。”

    萧敬言点头,不管怎么说敬柏的调查是有效并具有说服力的,强压怒色道:“谁有嫌疑?”

    萧敬柏迟疑的看向族长,又扫了一眼神情各异的在场族老,欲言又止。

    萧敬言瞬间明白了萧敬柏的用意——具有实力越级斩杀金丹的筑基剑修,哪一个都不是萧氏惹的起的。

    只要未在作案现场被抓现形,凶手就有足够的借口百般抵赖……就算抓了现形,萧敬言亦怀疑,宗门高层会不会指使执律堂大事化小……。

    除非能落实凶手有叛宗之类的罪证,包括青云宗在内的任何宗门,都不会轻易放弃一名,成功越级斩杀金丹的筑基剑修,哪怕其斩杀的是本宗一名无足轻重的金丹。

    萧敬言甚至能够推断出宗门后续手段——大事化小后,给于剑修一些看似严重,实则虚有其表的惩戒。然后大幅提升其待遇,使其感激涕零……多年后一名战力绝伦,对宗门忠诚满满的剑修横空出世!

    这些套路对于坐在族长位置上,己近一甲子的萧敬言来说,简直熟悉的不要不要的。

    萧敬言目光从在坐所有族老身上一一扫过,一甲子积威令所有人禁若寒蝉!目光最后定于萧敬柏身上:“无妨……”

    要如何进行报复,萧氏需要综合各方面因素作出决断,但若连正面对手的勇气也没有,萧氏有何面目在修真界苟活!萧敬言胸中燃起熊熊烈焰——修士逆天而行,决无逢难即退的道理。